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此又是过了数天时间,在周凡苦恼小猫三式第一式劈地式的时候,有小吏敲响了他的房门。

  “什么事?”周凡让小吏进来之后,有些随意问。

  “大人,圆恶大人说等会和公公、陈大人会过来,让你过去商议事情。”小吏回答。

  “我知道了。”周凡道。

  小吏离去后,周凡面露讶异之色,他们四人要不是有大事发生,除了月初会聚集在一起商议事情,其余时候都不会聚在一起,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吗?

  这半月来,霄雷州府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周凡偶尔才会出手处理属下无法解决的一些案子,其余时候都是用来修炼的空闲时间。

  他还关心着活死尸的事情,这段时间有很多鬼将、鬼尊不是被捉就是被杀死,但那活死尸的尸主始终迟迟没有寻到。

  秘密阁那边他还没有去询问过,月牙商号王海东就似他之前想的那样,没有任何的回应。

  周凡等了一会,才进入了集议室内。

  室内只有圆恶与和公公在,周凡笑着向两人问好。

  圆恶与和公公也是笑着回应,室内气氛一片和睦,他们即使是不同派系的,但在派系利益没有发生冲突时,相处起来还是挺融洽的。

  没有等多久,陈雨石也到了。

  见四征使集齐之后,圆恶脸色严肃起来,他沉声道:“刚刚灰猴县传来急报,说灰猴县北部区域的天上出现了大面积的深红光芒,足足覆盖了灰猴县的四分之一区域。”

  周凡三人都是脸色微凝,天象异变在这世界并不少见,其中谲象就算是天象异变中的一种,之前洛水乡念魇出现前,也投下过念光。

  但灰猴县约等于周凡那个世界古代一个小国大,占地足足三百万顷,要是占了四分之一,单是用想象都有些难以想象那深红光芒覆盖的范围有多么的大。

  如此大范围的天象异变,很罕见。

  “灰猴县的钦天监与霄雷州府的钦天监有说这天象是怎么回事吗?”和公公急声问道。

  钦天监素来负责观察天象,看星辰变幻,推算节气,没有机构比钦天监的人更了解各种天象异变。

  有很多异象并不会产生任何的危险,但也有不少异象预兆着危险的产生。

  钦天监的主要职责就是确认这些异象是否会对世间产生危害。

  “还在确认之中。”圆恶微微皱眉道:“不过应该快了,这么大范围的异象可不多见。”

  他说是这样说,但心里面担心的是这种异象之前并没有出现过,要是这样,那就很难采取任何针对性的措施。

  “上面的人也没有说大劫来了,所以这与大劫应该没有关系。”陈雨石开口说道。

  大劫将临,对他们四个这等层次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即使没有人能弄得明白大劫会是什么样子的,但上层可是说过,要是真的来了,仪鸾司会迅速知道。

  四人继续商讨着,但没有细说灰猴县该采取何种措施,即使在不清楚异象究竟是什么情况之下,灰猴县那边也会想法提前预防灾害的到来。

  如组织北部区域的人迁徙离开等措施早已经提前开始做了。

  灰猴县整个北地所有乡里村的人都已经撤离迁徙,要是由已经变得深红的高空俯瞰下去,可以看到纵横交错尺道上、荒野上,人类如蚂蚁一样爬行,远离自己居住的家园。

  只是就算有官家的帮忙,在荒野外长途迁徙还是很困难的事情。

  他们都明白,幸运的处在北地区域边缘的人或许一天之后就能走出深红天穹覆盖的区域,不幸运的可能要走上数月,又或者因为路途遇上什么危险,永远死在了迁徙的路途上。

  这些迁徙的人当然明白,但他们不敢就此停下来,因为要是异象真的存在危险,他们留下来只不过是等死而已。

  时间在焦灼中不断流逝了三天。

  这三天,霄雷州府、灰猴县仪鸾司、书院、大佛寺都在督促钦天监或其他人查阅典籍。

  根据那遍布在北地的深红天象与北地一些怪谲的迁徙逃离,他们还无法完全确认灰猴县北地区域的深红异象是什么,但已经有了几个猜测。

  这几个猜测指向的结果都十分可怕。

  “不能再拖延下去。”圆恶的声音在集议室内回荡着,“不仅仅是灰猴县,让相邻灰猴县的千马县、飞鹤县也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周凡、陈雨石、和公公都是脸色凝重,因为目前推测出来的结果都很不理想,以灰猴县的力量体系,未必能应付得过来。

  “最后,我们……”

  咄咄的急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圆恶的说话。

  “何事?”和公公声音尖锐道。

  “四位大人,灰猴县异象降临了,是红脑魔……”外面的人颤声说道。

  红脑魔……红脑魔……

  圆恶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周凡三人也是脸露惊骇之色,红脑魔是之前推测之中最坏的结果,没有之一。

  ……

  ……

  降临发生在中午时分。

  深红得让人不敢注视的天穹忽而散发出璀璨的深红光芒。

  就似天上的烈阳坠落了一般。

  所有深处北地或在北地之外的人都停了下来,下意识注视着天上那耀眼的深红光芒。

  在深红光芒的照射下,有着巨大得笼罩整个北地的阴影降临了下来。

  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到处在北地的人只能看到阴影变得清晰时,他们看到的是弯折的深红沟壑,那些沟壑深得不见底。

  只有站在北地很远很远的地方,拥有辽阔的视野,才能看清笼罩北地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深红脑球,深红的沟壑是褶皱的脑沟,它悬浮在灰猴北地天空中,庞大脑球噗噗地膨.胀收缩一会才彻底停止,脑球周遭突然又有着巨大的暗绿光环浮现。

  暗绿光带环绕着深红脑球转动着,有着细如微粒的暗绿光点从光带中掉落。

  掉落暗绿光点随风飘散。

  注视着这幕的北地人类,微微怔了怔,爆发出哗然声。

  北地每处人类哗然声汇聚在一起,发出吵嚷喧哗的声响,他们感到了无法抑制的恐惧,开始不顾一切逃命。

  只是飘散的暗绿光点实在太多了,他们逃无可逃。

  飘在空中的暗绿光点看着很小,但真正落下来时,慌忙逃命的人类才愕然发现,每一粒光点都是一颗沾染着暗绿液体的脑袋。

  好似人脑一样大的暗绿脑球。

  在远处看着这幕的灰猴县仪鸾司武者符师们面容惨白,他们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北地完了。

  灰猴县可能也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