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车队的一些武者脸上甚至露出了纠结之色,他们不愿意似周凡所说的那样赌一把,毕竟在没有绝望的时候,他们实在不想直面鬼葬棺。

  周凡很清楚他们心里的想法,只是脸色冷漠道:“希望你们明白,在那鬼葬棺面前,我与李兄不可能护住你们所有人,甚至我和李兄也未必能逃脱。”

  “所以如果鬼葬棺真的对车队动手,那我们更多是看自己的本事与运气了。”

  武者马夫们心里面当然明白,那可是血厉级怪谲,甚至可能早已经超过洛水乡仪鸾司的评级,周凡再强,也未必能保护他们。

  他们大多是过着刀口舔血日子的人,不会幼稚到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生死面前靠的还是他们自己。

  李九月道:“我与周兄综合权衡下,都决定留下来赌一把,毕竟一旦天黑,我们到时想逃命的机会都不会有。”

  “如果不想留下来的,都可以自行离去,车队会给足你们走出荒原的干粮与水。”

  李九月说得很坦荡,他心知肚明,要是勉强威逼这些人留下来,到时真的与鬼葬棺打起来,说不定会出现什么乱子,既然这样,还不如放那些不愿意留下来的人离去。

  一些人脸上顿时露出意动之色,他们甚至想到更多的东西。

  周凡冷笑一声:“不过丑话说在前面,那些选择离去的人,就占了车队留下来应对鬼葬棺的好处,所以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想再加入车队之中。”

  那些人微微低头,要是不能再加入车队,那荒野的所有危险都需要他们单独或几个人一起应对,那他们走出荒原的几率会有多大?

  他们很快又想到,车队要是被鬼葬棺毁了,鬼葬棺就会放过他们吗?

  要是这样,那还要离开吗?

  “好了,快决定吧,要不然待会鬼葬棺就要来了,到时想走都走不了。”李九月催促道。

  其实在鬼葬棺面前,这些武者马夫能起的作用很小,所以李九月也不在意他们怎样选,要留要走都可以。

  但就似周凡所说的那样,要是选择离去,那接下来将不会被车队接纳进来。

  武者马夫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选择离开。

  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就算留下来直面鬼葬棺让他们感到畏惧,但相比离开……他们权衡一番,离开终究弊大于利。

  留下来与车队一起面对鬼葬棺,才算是最为正确的决定。

  “既然没有人想离开,那就准备吧。”李九月脸色平静道。

  停下来的车队就开始在周凡与李九月的命令下做着准备,给自己的兵器贴上符箓,各自背上一些干粮与水,以防不敌鬼葬棺,那就各自逃命。

  做完简单的准备后,所有人都看着车队后方一望无际的荒草地,等着鬼葬棺的出现。

  半个时辰后,鬼葬棺从那茫茫天际与黄草混成的一线天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六蹄黑兽拉着承载着棺椁与灰人影的铁爬犁缓缓而来。

  六蹄黑兽的速度慢得就似老人散步,但它偏偏还是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内。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鬼葬棺的出现并不让他们感到意外,他们只是静静伫立着,看着那慢吞吞的鬼葬棺。

  六蹄黑兽每踏出一步都很费劲,但它还是坚定向着车队这边而来。

  众人甚至想,以这样的慢速恐怕等到天彻底黑下来,鬼葬棺也未必能到他们面前来。

  只是他们很快就发现,鬼葬棺的速度看似极慢,但却在他们的视野中变得越发清晰起来,原本看不清的灰人影以及跟着铁爬犁的黑影小兽都隐隐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

  “它们快到了。”周凡冷声说道。

  众人纷纷跃上马背,紧张看着背后的鬼葬棺。

  直至鬼葬棺在他们十丈之内,车队立刻动了起来,向着左侧方向而去,左侧十丈外可以看到一条尺道。

  他们早已经到了尺道附近,只不过没有进来而已,等的就是这一刻。

  当车队踏进尺道之后,车队又停了下来。

  周凡他们看着鬼葬棺,如果鬼葬棺再向他们冲来,那就只能与鬼葬棺斗上一场了。

  只是出乎周凡他们预料的是,鬼葬棺并没有一直前行离去,也没有向车队冲来。

  六蹄黑兽拉着的鬼葬棺停在了车队右方五丈开外,与车队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灰色的女人影与两个小孩人影皆是扭头看着车队。

  黑影小兽蹲伏在爬犁尾端。

  六蹄黑兽没有看车队,它抬起有着三个尖锐弯角的头目视前方。

  无声的静寂,周凡他们这边早已经剑拔弩张,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三道灰人影的注视,给武者们难言的压力。

  “它究竟想做什么?”李九月低声说道。

  周凡眼神冷然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鬼葬棺究竟想做什么。

  车队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听说鬼葬棺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他们终究没有人亲身面对过鬼葬棺,鬼葬棺的信息不是来自仪鸾司记载就是道听途说。

  “我们走。”周凡冷静想了想道。

  李九月点头,挥了挥手。

  车队缓缓动了起来,顺着尺道前进。

  只是车队一动,这六蹄黑兽也是抬了抬脚跟着动了起来。

  由于车队的速度不快,六蹄黑兽也就得以拖着铁爬犁,继续与车队处在同一水平线前行。

  三道灰人影还是一直看着车队这边。

  但爬犁上的三道灰影始终没有冲过来的意思。

  压抑的气氛在车队之间蔓延,他们无法想得出鬼葬棺的意图。

  这也跟周凡所预料两种结果完全不同。

  “周兄……”李九月忍不住开口。

  周凡摇了摇头,打断了李九月的话:“让车队停下来。”

  李九月又挥手示意车队停下来。

  车队停下来后,另一边的鬼葬棺也再度停下来,还是没有任何冲过来的意思。

  越是如此,越让武者马夫们心里发寒,要不是周凡李九月没有开口,他们早已经散开逃了。

  周凡看着鬼葬棺,沉默了一会,他忽而轻笑一声:“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