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378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五十七章:馊主意

    只可惜庄建业来试制办的时间短,还不太了解情况,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无奈之下只能干看着,甚至都做好了舔着脸去找自己的老丈人调工作的心理准备。

    怀着这个心思,整个人的情绪就好了很多,哪怕饭菜大不如前,至少餐餐有肉,也比普通食堂稍好些,唉~~还是想想自己的论文吧,那才是要紧的。

    庄建业心里哀叹着,遥想前几天自己去老丈人家时,宁志山不容置疑的吩咐,庄建业就头疼,要写论文,这是宁志山核心的硬指标,理由是为自己好,为此甚至要求宁晓惠在自己论文未完成前不许见面。

    好吧,庄建业承认老丈人抓到了自己的七寸,早知如此自己跟宁晓惠就该给这老爷子搞个外孙子,现如今想什么都晚了。

    “事情比想象的要糟糕!”

    就在庄建业为自己的论文抱着饭碗满腹愁苦的时候,主任办公室的小宋抱着饭盒还没等在对面的桌子坐下,便一脸愁容的跟身旁的人唠叨起来,庄建业好奇的望过去,正好跟小宋忧虑的目光碰上,连忙客气的招手:“小庄,过来一起。”

    这些日子,他也跟小宋等人混熟了,小宋大名宋旗帜,其实一点儿也不小,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可因为长得一张娃娃脸,再加上大家都小宋小宋的叫着,于是小宋这个称呼也就叫开了。

    实际上已经是工程师的宋旗帜在试制办算是老人了,只不过为人低调,平日里总以严天成马首是瞻,这才显得有些透明,不过其人很随和,是个踏实做事的人,如今这样的人说出“糟糕”的话来,显然事情不简单。

    庄建业也没多问,捧着饭盒过去,跟几个人挤在一张桌子上,就听宋旗帜继续说:“昨天跟主任去9号楼开会,见到书记,他说咱们试车台的待遇还要降,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

    “还降,为什么?”

    “是呀,总要有个说法呀!”

    “厂里这是怎么了,偏抓着咱们不放?”

    几个人一听,顿时如同踩了尾巴的猫,不忿的叫了起来,庄建业也放下饭盒,皱起了眉头,待遇再降就成了普通水平,倒不是不能接受,问题是这么干厂里就不清楚后果吗?

    要是试车台的人心散了,试车台也就成了摆设,要知道这可是六十年代国内筹建的最先进的试车台,航空发动机出厂试验必备的硬件设施,要是没了,永宏厂说是自断一臂也不为过。

    当然,庄建业永远不会承认他舍不得大师傅的四菜一汤,和能讨好宁晓惠的劳保用品。

    “还能怎么了,厂里上半年的效益不好呗,听书记说,上半年厂里军品比去年下降了四成,民品方面还没见到效益,再加上涡喷7的质量问题,所以厂里准备勒勒裤腰带。”宋旗帜继续说。

    其他人有些恍然,其中一个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后问:“意思是说,厂里的其他部门和分厂都要降待遇。”

    宋旗帜摇了摇头:“这个还不清楚,不过听上面的意思,要是下半年电冰箱的效益上不来,你说的就很有可能。”

    “唉~~你说这事儿搞的,这么大的厂子怎么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呢!”

    “是呀,是呀,都说改革,改革,怎么越改比以前越差了。”

    “要我说,还是厂里的路线出了问题,不该一门心思往民品上钻。”

    “那你去做军品?任务量一直在降不说,利润也少得可怜,提成和奖金更是没有,你去做?”

    ……

    听了宋旗帜的话,周围的人就开始议论上了,只不过质疑厂里削减待遇的话没有了,反倒关心起厂子的发展,甚至有几个杠精因为路线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庄建业看了就直摇头,厂长和书记关心的问题,你们在这里说破天有个屁用。

    对争论同样不感兴趣的宋旗帜也不打算听这些没营养的争吵,捧着饭盒就准备吃饭,无意中看到庄建业古怪的表情,就笑着打趣道:“你不参与一下?”

    庄建业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道:“我有这精神,还不如跑到省政府大门口去吼两嗓子,全国人民都凭肉票油票,一个月一人只有一斤肉半斤食用油,凭什么试车员要搞特殊?让负责拨款和配给的省里领导下来看看,干脆直接把咱们的待遇彻底取消算求了,既然得不到,那就干脆谁也别拿一个子儿。”

    庄建业骂骂咧咧的把饭盒里的饭吃完,便起身气咻咻的走了。

    宋旗帜看着庄建业离开的背影,唯有苦笑,这样的人最近他见多了,削减待遇就等于是剜肉,放谁身上都得疼,抱怨两句甚至骂几句出气太正常不过,问题是如此一来试车员们的积极性就要受到极大打击,以后还能不能完成任务就要两说了,这也是这两天严天成愁云不展的主要原因。

    弄得他这个为主任马首是瞻的头号亲信也头疼得紧,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索性化难题为食欲,开始对付饭盒里的饭菜,然而吃着吃着,他忽然停下来,又仔细回忆了一遍刚才庄建业那番骂咧咧的话,突然一拍桌子:“娘的,我TM怎么笨成猪了。”

    宋旗帜的反常举动引得周围人一阵愕然,可宋旗帜却顾不得这些,连自己的饭盒都顾不上,抹了把嘴就奔出了食堂。

    ……

    “全国人民都凭肉票油票,一个月一人只有一斤肉半斤食用油,凭什么试车员要搞特殊?”

    试制办主任办公室里,严天成反复咀嚼着庄建业的这句话,布满皱纹的老脸渐渐浮出久违的笑容,抬眼看着宋旗帜:“这是小庄说的?”

    “没错,当时我以为他是抱怨,可仔细琢磨发现是个不错的好主意。”

    “屁的好主意,馊主意还差不多!”严天成骂了一句,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点怒意,掏出钢笔,在一张信纸上唰唰的写上几段话,然后封到信封里递给宋旗帜:“寄到省里吧!”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