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古今言情 > 汉末烽烟 > 211相互忌惮
    程允等人快马加鞭,又不需要一路战斗,在朱等人还没有拿下采桑津的时候,程允已经率军到达了北屈县的南边安营扎寨。

    虽然采桑津在并凉二州的交界处,但无论是并州出身的张辽,还是凉州出身的杨定等人,都对这片地方不熟悉,程允一看,得,那咱一起考察下周围的情况吧。

    采桑津并不是像孟津那么大的渡口,程允等人思来想去,也认为朱不应该从这里东渡,荀攸拿出地图,思考了下,“凉州兵马,应该会喜欢走桥多过走船吧?”

    程允一怔,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陷入了这个误区!周围有什么河窄的地方、水流缓慢的地方、水浅的地方没有?他们可能从那里搭桥过河。”

    贾诩不用再看地图,已经对这一片地方了然于心,“我们不如直接西进壶关口,扼守住采桑津附近的河流,直接与朱兵锋相对,在他们渡河之前,就把他们打退,一劳而永逸。”

    李儒和程昱觉得贾诩说的没错,程允也点头,“那还说什么,就直接开拔吧。”

    壶关口其实是面向东方的关隘,程允之前一直不关注这个关隘,毕竟自己占据之后也没有什么加成,但现在一想,朱占据壶关口扼守的话,自己肯定是没法进攻的,只能拖在这里,这关口会让双方此消彼长,那还是占了吧!

    大军渡河占据壶关口,又等了三天,朱等人才姗姗来迟,扎营在关西三十里外。

    程允摩拳擦掌,这是他第一次带大军与汉末名将对战,心情十分激动,问几位军师,“我们要不要趁朱公伟远来疲惫,深夜袭营?”

    程昱不太建议这样做,“朱公伟久经沙场,实力不容小觑,他们肯定已经派过斥候打探这里的消息,知晓我们在壶关口了,如今三十里外扎营,很可能是诱惑我们前去袭营,我们应该稳住,不要冒进。”

    荀攸与朱有过接触,沉思了一下,“朱公伟不仅会提防我们袭营,还有可能夜袭我们。我们壶关口西面城墙低矮,不适合防守,这也是我们在关外又驻扎营地的原因,既然我们出来了,朱公伟很有可能就趁夜前来。不过强攻不太可能,只是扰乱我方将士休息吧。”

    李儒对朱不太了解,因为自从毕岚程允救驾之后,朱一直都是尽量掩盖自己的才能,韬光养晦,这也是他能够有机会跑出洛阳就任凉州牧,与程允等人对峙的原因。但不

    了解这个人,也了解常规的军事手段,“既然猜到他们可能夜间骚扰,不如先出营埋伏?”

    贾诩没有说话,程允觉得奇怪,问他怎么了,贾诩沉吟,“朱公伟与公达、文优没少接触,和仲德也有过一些交流,岂会不知道三位的大才?在这种情况下,我反倒是觉得,他会在防守的基础上,稳扎稳打,所以晚上不一定会来夜袭。”

    几人都陷入思考,程允挠头,“话不能这么说,要是这么分析下去仗就没法打了。既然他在三十里之外扎营,那我们就等他一手,巡逻的士兵在关外营地巡逻,大部在关内休息,这样的话,即便是他扰营,我们损失也可以降到最低;若他真的夜袭,我们也能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应对。”

    几人相视一眼,都点了点头,程允的方法是最中庸的方法,不会建立奇功,也不会出什么大差错。

    朱心中对程允不屑一顾,但不会小觑程允的麾下谋士,他深知荀攸等人的能力,经常叹息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人才要跟着程允作乱,可能是因为立场不同而导致看待问题的眼光不一样吧,因为程允的问题,朱与卢植这昔年好友也分道扬镳了。

    扎营之后,朱连忙召集了麾下议事。

    朱是最后的与程允为敌的清流党人,身边聚集了一众文武,如赵苞、张猛、邯郸商、庞、王瑰,都有出众的武艺与战阵经验,其中赵苞是十常侍赵忠的从弟,因为赵忠的事情与赵家分道扬镳,是个文武双全之人。张猛是张奂的儿子,也有过硬的军事才能,张奂是汉桓帝时期最有名的将军,凉州三明之一,邯郸商和庞都是张奂的弟子。王瑰是王颀的从弟,王颀...因为和王允一起造反,死了。

    胡毋班和阴循是朱的军事参赞,偶尔也客串说客的角色,在他们两人的努力下,朱到了凉州不久,就得到了归义羌、党项羌的支持,组建起了汉羌联军八万余人,其中一应军马,都是凉州大族王家半价在羌人那里购买的,王家的家主王琰王文昭是朝廷的护羌校尉,但还是选择了支持朱。

    除了这几位汉家将军,归义羌长拉穆和党项羌头领李文化也在此列,归义羌是朝廷册封的归义羌长,党项羌是自己选的头领,在这方面还是有点区别的。他们不擅长谋划,只擅长战斗,所以站到一边听就可以了。

    朱也从探子那里获取到情报,程允率领西园八校已经过了河驻扎在了

    壶山口,离自己不过是三十里,眼睛一眯,“我们就地安营扎寨,明日再好好会会他们?”

    阴循与程允没有打过交道,他之前一直是太常丞,这个位置程允没有插手的权力,所以对程允这边并不了解,果断提出夜袭的建议。

    胡毋班跟程允打过交道啊,对程允比较熟悉,加上年岁较大,思想略微保守,“程允麾下人才济济,又在关东有过被夜袭的经历,肯定对夜袭有防备,我们夜袭并不能占据便宜,还是明日两军列阵,正大光明做过一场。”

    赵苞皱眉沉思,邯郸商站了出来,“夜袭?我想我们反倒应该防备程文应的夜袭,他们在关东有过夜袭成功的例子,可能会食髓知味,夜间埋伏,我们麾下的羌族战士没怕过谁。”

    李文化点了点头,拍着胸脯嚷嚷,“只要他们敢来,我们的战士就敢留下他们的性命!”

    张猛跟邯郸商不对付,张猛一直觉得张奂应该把精华的东西全部留给自己,而张奂却是有教无类,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分发给学生,邯郸商表现好,得到了不少的部分。“也正是因为程文应肯定知道我们在夜间占据的优势,所以才不会夜袭我们,他不仅不傻,还很谨慎,谨慎到他自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胜绩,却无一败绩。”

    邯郸商总被他针对,也对他看不过眼,想和他争辩,赵苞说话了,“程文应的军队夜袭能够取得巨大胜利且自身不怎么受到损伤,说明他们的夜袭能力也很强,所以夜袭他们是不明智的。但要说他们夜袭我们,我也不相信。所以我觉得今晚应该会相安无事。”

    “不可不防。”胡毋班为人谨慎,“今晚要派人出营巡逻,防止被偷营,前半夜交给归义长的士兵吧,后半夜就辛苦下李头领?”

    拉穆点头,李文化立刻跟上,他与拉穆不同,拉穆本来就是隶属于凉州牧麾下的,而他之前却是和韩遂等人一同造反的,朱成为凉州牧他才率军投诚,率军投诚的原因是韩遂太过于专权,并且亲手杀了他的哥哥李文侯,在党项羌与先零羌之间造成了难以弥补的裂痕。

    投诚之后李文化还寸功未立,面对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大声表达自己的忠诚,“全都交给我麾下儿郎吧!”

    拉穆瞪了他一眼,他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朱摆摆手,“就按季友说的办吧,你们两个也别争了,明日出战,才是正菜啊!”
----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