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修真仙侠 > 杀人的心跳 > 第六章 最后一只箭
    心魔的脸上一向没有表情可是在李布衣手上火光晃动中此际他脸肌像一块黄布被人大力绞扭着从他脸肌里透出来的青筋则似千百只蚯蚓在蠕动着连汗也像一片片丑陋的鱼鳞颧骨上充血的巨痣更忽忽地跳动着彷佛要离开他的脸颊被灼痛似的弹跳出来一样。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心魔的表情是恐怖的。

    可是他的剑招更为恐怖。

    剑法有凌厉的有诡异的有迅疾的有沈雄的也有刚劲的威猛的亦有变化万千的以柔制刚的更有剑气逼人剑意伤人的甚至还有令人心魄俱灭魂飞胆裂的。

    但很少有种一剑法是“恐怖”的。

    心魔使的就是令人“恐怖”的剑法。

    但是这剑法却丝毫伤不到李布衣。

    李布衣仍以火把护胸左手的青竹杖以招拆招把心魔的剑法化解于无形。

    更奇异的是李布衣胸前的火把火时而暴涨时而萎缩萎缩时成喑绿色暴长时成金红色缩时只剩指头大的一点火苗暴长时像一颗井口大的火球烈熊熊异常惊人。

    火一收一涨就像心跳。

    激烈的心跳。

    火焰一涨一收愈来愈怏。

    心魔脸上就像一盆捣翻了的饭浆愈加恐怖但他又无法从洞中自拔曰

    李布衣的眼神更亮了。

    他突然做了一件事。

    他的右手动了在火暴长之时直刺小魔脸上!

    心魔出一声恐怖无比的哀号。

    他虽及时躲了开去但脸上眉毛、鬓、衣襟、全着了火。

    他继续出尖嗥但双手捂心彷佛他的痛苦不是来自灼烧而是来自心房。

    李布衣在这时候又忽然做了一件事。

    一件看来毫无意义又令人莫名其妙的事。

    他忽然向着刚收小的光连是全力鼓起丹田吹了一大口气。

    火“霍”地熄灭了可是心魔全身他忽然萎缩了下去伸着暴长而僵硬的脖子张大着溢血龀齿的嘴全身出一个似被重物压榨着每一寸肌骨的难听声响。

    李布衣吹出那口气之后他像用尽了全力一时无法恢复但他正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口气一吸他全身又像一个穿铠甲的军人似的挺直了起来。

    就在这刹那之间另一个人也长吸了一口气。

    吸气的是沈里南。

    他吸了这一口气之后脸上迅即恢复子红润纵控大局他一直在运功疗毒要以他深厚的内力把极难治愈的剧毒凭数十年真气交熬的深厚功力逼出去。

    张幸手眼见心魔高未末遇险正要去救但忽然瞥见沈星南的样子马上明白沈星南的功力即刻就可以恢复了。

    在这电掣星飞的刹那间。张幸子犹疑了一下:究竟要先杀沈里南好还是先杀李布衣

    ——杀沈星南可保自己安全!

    ——杀沈里南可使自己立下无大功!

    ——杀李布衣可救回高老!

    ——杀李布衣救回高老自有无尽的好处而且只要高老不死一定他杀了沈星南!

    这几个意念电光火石地在张幸手的脑子里闪掠而过张幸手决定要先杀李布衣救高未末:那是因为他知道若果让李布衣杀了高未末自已纵杀了沈星南也未必是虽已负伤的手布衣之对手!

    他稍梢迟疑了一下这一下却是决定性的一刹那!

    若张幸手早些决断快生出手结果会肯定不一样!

    当张幸手亮着金的手扑向李布衣后背的时候沈星南已气定柙是疾地解下腰畔的金弓搭上银箭而李布衣已倏地冲近心魔青竹闪电一般刺了出去。“噗”地一声青竹杖尖透背而过。

    竹尖没有血。

    伤口也没有流血。

    喷血的是心魔的口他的血吐得如此之多以至他最后一口喷不出来而噎在嘴里用牙齿咬住心看来像一块凝结的血团一样而火已开始波及他身上各处焚烧了起来。

    就在李布衣刺杀心魔高未末的瞬间张幸手那双金的手快击中李布衣的后脑。

    张幸手的手断金碎石是当今邪门兵器之一但就在这电逝星驰的霎眼间他的石手忽被一道尖啸穿过“笃”地钉在左手上直至双手被串在一起的时候张幸手这才醒悟到那是一支箭!

    银箭!

    这时第二支箭也到了!

    这一箭击中他心窝张幸手倒飞九尺八寸“砰”地被这一箭钉在墙上。

    沈星南第三支箭搭在弦上这根最后的箭对准着李布衣却还没有出去。

    李布衣没有立即回头。

    他望着焚烧着的心魔高未末的体嘘了一口气:“好险!”

    然后才回身缓缓的回身道:“好箭!”

    说着的时候刹地抽回了青竹道:“你的功力恢复得好快!”

    沈星南一直不开口一开口便问:“你是怎么知道以火破“心魔**”的?”

    李布衣笑了:“我不知道我只是猜。”他笑笑又道:“他左石颧骨孤峰高耸从相学观点来说难免孤寡且在流年至该部位时必遭劫难。何况……”

    “……他左颧近命门处一颗灰痣在相理上一主居一口匹防跌一主一生中难免火难我算一算他在江湖上闯的年纪大约不离四十四、七岁而命门上颧骨有痣的人对四十六、四七和五人、五九的流年都有极大的影响高末末颧削见破生平少成喜事掌纹只怕也不会有何补救之处当能应验而颧骨命门有痣者三、四十岁必有一段时候权重一时心魔未返回疆前确也如是。”

    他望着心魔烧焦而且难闻的道:“所以我姑且试一试看能不能破他的“心摩**”。”

    沈星南沉声道:“你试对了。”

    李布衣道:“本来我也不知对错持着火把却见火光映照下他那颗痣鲜然欲活脸色大变知道对了泰半而心魔一反常态不作主动攻击不施“心魔**”使我越肯定。”

    沈星南道:“他的“心魔**”是以心制心他要把自己的心跳融合对方心的节奏后再陡然加快减慢使对方心碎而亡这种奇功必须要专心集中神志不成火的跳动光芒使他的心战移转了目标只有**的份儿你的相理战术果然灵验!”

    李布衣微微一笑叹道:“其实在未成功之前谁也不知道白己的预测是否应验就算有真凭真据搏的仍是运气!”

    沈星南道:“魔功自有魔收邪道自被邪毁。武功底子与判断、应变只怕比运气更重要因为它能左右运气。”

    李布衣笑了:“你可以射了。”

    沈星南开了一口气。

    李布衣道:“不管我相理如何验你这一箭对准了我心窝你的武功与判断我已不反应变只要我躲不过去我就死定了当年的恩怨就可以消了。”

    傅晚飞又睁大了双眼只见沈星南拉弩箭的手轻微抖着终于一放箭没有射出沈星南收起了弓冷冷地道:“你运气好我不想射你。”

    他停了停又说:“何况刚刚你才救了我一命。”

    李布衣道:“你也刚救了我一命。”

    沈里南冷笑道:“你不救我在先我又如何救你n”

    李布衣道:“命不贵贱也不分早迟一命救一命算是抵消又如何?”

    沈星南道:“命是互不相欠怨却是偿还未清!”

    李布衣道:“过去的事请听我道分明……”

    沈星南一扬手截道:“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我不杀你也不是想听你的解释。飞鱼塘的人马上就到你们走吧。”

    落柙岭是飞鱼塘的重要关口重地当然不止古宅一处从黄昏至入夜到古宅把守的重将都没有讯号联络别处镇守的高手一定警觉赶来探察。

    飞鱼塘的实力深沉莫测是武林白道的主要力量。

    傅晚飞却不了解低低重复了一句:“你们?”他想不出除了李布衣还有谁。

    沈星南冷冷地道:“就是你和李布衣。”

    博晚飞全身一震又想下跪求“师父”收回成命沈星南一字一句清晰地道:“布衣砷相救了你你拜他作师父去我已在自己人面前和敌人面前都亲口不认你作徒儿我说出来的话向无更改不必多说。”说罢大步行出古宅。

    傅晚飞知道师父不悦自己曾被有宿怨的布衣裨相所救而在敌人威胁下不认他为徒博晚飞焉有不知但师父出口向不更改他更是深知的。

    李布衣拍拍他的肩膀叹道:“呆子你求他是没有用的了你师父还要赶去第九峰找生死未卜的女儿你还是少阻他一阻罢。”

    傅晚飞望着沈星南逐渐融在夜色里雄厚的背影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那我怎么办呀?”

    李布衣捻长髯略作沉思道:“天下何大怕没地方去?”

    傅晚飞问:“前辈去那里?”

    李布衣笑道:“我年纪也大你不多不要前辈前、前辈后的难听死了。”他笑笑道:“我流浪去替人消灾解难望天打卦。”

    傅晚飞亮着眼有点腆地道:“我……我跟你去。”

    李布衣沈吟了一下仰天打个哈哈道:“我跟你都算投缘你若不怕茁便跟着来巴。”

    说着便拿起竹杖笃笃的点地往外行去一面笑道:“我可不愿意再给飞鱼塘的高手碰着当我是杀死戍守在此“老头子”的敌人办!”

    博晚飞看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呆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古宅心中无限感慨只见孟晚唐因为毒又功力不是无法逼出毒力已经咽了气怔子一下便向李布衣追去一面叫道:“前辈等我一等前辈…”
----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