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修真仙侠 > 大道之后 > 第六十九章第七十章 永恒洪荒 参见第三至尊(结局)
    “你到底是谁?”王驰手持破天神斧对着对面的道人大声喝道。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www.26dd.Cn'}

    “嘎嘎嘎嘎……”一阵怪笑声中。那与王驰长的一样的道人邪笑道:“你想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会从你的身体里出来?那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吾乃人族之祖,洪荒道祖华夏道尊皇天氏!你是何人,为何与我一般模样,又从吾体内而出?”王驰一展手中的破天神斧怒道。

    看着王驰,那道人又是一笑,道:“上一劫中,我为圣母女娲娘娘所造第一人,为人族之祖,又为人族代人皇。后破天证道,及至此洪荒中,又为无数生灵开讲大道,被洪荒上下共尊为道祖!”

    “放肆!”听得那道人之言,王驰大怒道:“休得假冒于吾,你究竟何人,又为何出现于此?还不道来!若再胡言,吾手中的破天神斧可饶不了你!”

    “哈哈……”大笑声中,那道人双眼冒着邪光,看着王驰咬牙道:“我本是一现代精英,高待遇上流社会,为国奉献之余。亦可纸醉金迷一生,为何会来到步步危机的洪荒原始人族去受那般苦楚?我不欲做人皇,只愿做一普通人,随遇而安,享享清福地终老一生,你为何要那般要强的去争人皇,去争天地主角?为何你不安现状,要强行逆天证道?又为何要沽名钓誉地为天地生灵开讲大道,去做那洪荒道祖?是你……”那道人右手指着王驰,大声吼道:“是你,是你的沽名钓誉,是你的要强造就了我!你问我是谁?那我就告诉你,你听真了:我就是你!”

    “不……不可能....”听得那道人之言,王驰心下一阵大惊:自己从现代穿越到洪荒中去这个秘密,可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眼前的这个道人怎会知道?难道他当真是自己?不可能,他是自己,那我又是谁?

    王驰心中大乱间,微一闭眼,调节了一下心境,随即又猛地睁开双眼,看着那对自己咬牙切齿又邪邪笑的道人,说道:“你是吾的心魔?”

    “嘎嘎嘎嘎……”怪笑声中,那道人道:“你说我是谁,那我便是谁!你说我是你的心魔,嘎嘎嘎嘎……那我就是你的心魔了!”

    听着那道人的怪笑声和阴阳怪气的说话声,又看着那道人满面戾气。又目光邪恶,王驰不由得皱起眉头,心中一阵厌恶感自然而生。

    “嘎嘎嘎嘎……”又是一阵怪笑声传来,那道人邪邪地看着王驰道:“你是不是看着我厌恶之极啊?是不是欲杀我而后快啊?那就来吧!”那道人说到此处时,双手往自己和胸口一扒,拉开胸前的道袍,露出里面的胸膛,又邪笑道:“来啊,举起你手中的破天神斧往这里辟!打杀我以后,你就可以借此而证得无上大道了,就可以和后土姐姐重逢相聚,不离不弃了!”

    “后土姐姐?妞妞!”被这道人一提,王驰心中大急。妞妞独自一个人在混沌边缘修练,已有千万年没有见到自己了,她心中定是非常思念自己的,定是非常想见到自己的!而自己却是被自己的心魔给拦在了此处,不得前去与她相会。

    消除了心魔后当真可以证得大道了吗?是否欲证大道就须得先打杀自己的心魔呢?大道,你苦逼我证道究竟是为何?证得大道虽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但相比妞妞,却是不及,我现在宁愿不证道。也要先找到妞妞再说!

    想到此,王驰心中大急间,亦是大怒,又看着眼前一脸戾气,邪笑地挑衅自己的心魔,王驰杀心骤起,手中的破天神斧也随之举起,一声大吼中,朝着那邪笑的道人辟去。

    王驰一斧辟出,那邪笑的道人却是在虚空中右腿后退一步,右手握拳后缩,又猛地击出,直往辟来的斧刃迎去。

    “轰”的一声巨响,在斧尺与拳头相击后,虚空中能量爆炸不绝,一团巨大的白色能量光圈如冲击波一样向洪荒大地的各处荡去,而王驰与那道人也皆是被震得后退数十里。

    “不好!”看着那因二人相击而产生的巨大能量光圈往洪荒大地各处荡去,王驰心下一惊,自己的修为几近大道,虽不知眼前的这邪邪的道人为何能接得住自己一击,但如此修为的两个人大战,特别是在这洪荒大地上大战,伤的先可是这洪荒大地和洪荒中的无数生灵。

    王驰不及再理会那道人,身体一转,左手对着虚空中一吸,待得王驰转得一周,那往洪荒各处荡去的无数能量光圈,皆被王驰吸回了手中。

    将那打斗余威收了后,王驰心知自己的心魔。也就是眼前的这个道人,绝不好对付,若是大战,最好还是将其引到混沌中去战。

    想到此,王驰又伸出左手,对着数十里外看着自己邪邪笑的道人一挥手间,空间立时转换,二人已是皆到了混沌深处。

    “若欲证得大道,必先除我!”那道人看着王驰怪笑道:“来啊!来打杀我啊!”

    混沌中本无法传声,但此时那怪笑邪面,和那一脸挑衅的神色,却是令得本就心急大怒的王驰杀心再起:虽不知打杀了心魔是否能证得大道,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若不打杀这心魔,就难以与妞妞相见,既如此,杀了何惜?

    “哼!”一声怒哼中,王驰身形猛涨,身上也散着越来越浓的苍凉古朴的盘古气息,却是王驰运起了体内的九转玄元功,施出了盘古真身。

    “嘎嘎嘎嘎……”一阵怪笑声中,那邪道人的身体也是一阵暴涨。却是一点也不比王驰的盘古真身慢,身上散出来的盘古气息,也与王驰一样无二。

    王驰的身形涨至五十万丈之时,那邪道人的盘古真身也涨到了一般高下。

    见得王驰看向自己的眼中有些疑惑,那邪道人怪笑一声后,却是说道:“我说过,我就是你,你有盘古真身,我也有盘古真身!”说到此处时,却是又见得邪道人一声轻喝间,其手中也现出了一把巨斧。邪道人又道:“破天神斧,我也是有的!我就是你,你有的,我都有!”

    “来啊,打杀了我,你就可以证得那无上大道了!”邪道人一展手中的巨斧,大声喝道。

    听得那邪道人之言,王驰双眼一眯,也不说话,抡起破天斧,由上至下地直往那邪道人辟去。

    看着王驰含怒举斧辟来,邪道人脸上现出一道诡裔的笑容,随之也举斧迎了上去。

    王驰有‘尊’道境修为,又体悟了大道所化的三千紫气,以及大道之下所有的道,按说,此时的王驰,在修为上,怕是大道之以下,已是无有对手了,即便是对上大道,怕也有一拼之力。

    如此修为的王驰,其心魔也是相等对的。

    两尊巨大的盘古真身,皆是手持巨斧,也都是几近大道的实力,在混沌中大战,只几息时间,本已暴虐不堪的混沌,更是混乱不已。

    两尊盘古真身每出一斧,皆是有一道亮光闪过,破开无尽的混沌虚空。其暴虐混乱的混沌之气与能量,比起当初盘龙盘凤开天辟地时不知绞乱了多少倍,凶险之处,怕是盘古盘凤和盘古亲至,亦不敢近观。

    “轰轰轰”即便是在无法传声的混沌之中,那无比暴虐的混沌之气及混乱的能量所带来的爆炸之声,亦是清析传出很远。

    “兹兹兹”“轰轰轰”

    又是三道光亮闪过。三声巨大的爆炸声传出,各自又硬拼三斧的王驰和那邪道人皆是‘蹬蹬蹬’地被震荡得退出几步。

    五十万丈高下的法身,各自退出几步,已是相隔了数十里。

    看着由于自己和心魔刚才大战时所在之地,王驰心中又是一惊,适才对辟之处,此时已是没有了多少混沌之气,取而代之的是稀稀落落的黑白气体。那黑白气体也在不停的变化,不一刻,黑色气体往下沉,白色气体却往上升,中间更多的黑白气体又化作了红黄白蓝绿灰等等各种气体。

    “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看着眼前的气体,王驰知道,此处不知多大的混沌之地,已是在王驰自己与心魔大战之时,于不经意间开出了一片天地来。而那白气上升就是清气上升,黑气则是浊气,中间的那五光十色等,则是混沌化阴阳,阴阳化五形,又化成各样能量等。

    “已开天辟地,会不会有玄黄功德?大道会不会要我以身化万物呢?”

    正在王驰心中疑虑丛丛之时,却是见得对面的那道人目露嘲弄,怪笑不止。见此,王驰已然明白:此天地并非应大道而出的天地,定是不会有玄黄功德的,更不会要自己去化身万物。但随即王驰又大怒不已:敢嘲讽于吾,今日不论能否证得大道,定要消除了这心魔。

    “吼!”一声怒吼中,王驰又举起手中的破天斧朝那邪道人辟去。

    “来的好!”陷害着王驰辟来的神斧,邪道人一脸邪笑,兴奋地也举斧而上。

    高手过招,自是威力巨大。

    “轰轰轰”连续数声巨响,几次巨大的爆炸传出,王驰与那邪道人斧斧硬撼,将二人各自震荡得退出数步,皆是一口鲜血喷出。

    看着嘴溢鲜血,面露邪笑,嘲讽地看着自己的道人,王驰又是一声大吼,破天神斧在混沌虚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形,带出极亮的白光,直往那邪道人辟去。

    圣人修为,已是可毁天灭地了。那天道级修为,催毁一片洪荒宇宙,亦是在举手投足之间。如此,那尊道境修为者的实力呢?几近大道修为的王驰与心魔大战,虽是在混沌深处,但其威力,真的仅仅只影响在混沌中吗?

    王驰与那邪道人大战,所使力道却是渐渐增大,所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初时,还只两尊巨大的盘古真身周围亿万里内混沌之气暴虐混乱,随着二人的力道增加,慢慢地,二人打斗的余威已是逐步地加大,波及到了整个混沌之地。

    王驰虽不知这无穷的混沌之地究竟有多大多广,但于与心魔的打斗中,王驰也感觉到了整个混沌的抖动,王驰甚至还感觉到了,这已快到了混沌中所能承受的极限了。若是自己与心魔再继续打斗下去的话,可能整个混沌都会因此而崩溃。

    可是此时王驰与心魔已是全力出手了,又岂能稍有留手?几近大道修为的高手过招,稍有不慎,可能就一败无返了,甚至还有身陨之虞!

    再者,心魔相阻,自当除之而后快!更何况,若要证得无上大道,打杀这心魔则是势在必行之事,自己这无数年来的证得大道的夙愿,又岂能不全力以赴?

    如此,又岂能留手?又岂能收手?

    “轰轰轰”

    王驰与邪道人二人手中的巨斧同时被震得脱手而去,二人的身体也同时被震得往后飞去。

    “卟!”王驰喷出一口鲜血,以手擦了擦下腭嘴唇,看着对面无数里外仍在邪笑的道人,王驰双手握拳,正欲再次上前,一鼓作气地打杀心魔时,却是突地一怔,面色一变。

    却是王驰突地感应到了前方无数里外,那盘龙盘凤所开的天地宇宙中,正天塌地陷,洪荒大地中到处山崩地裂,飞沙走石,有些地方火山爆,有些地方洪水滔滔,已是无一处好地方了。而洪荒大地中的无数生灵,包括人族,妖族,巫族,僵尸族,神龙族,巨龙族,浴凤族,精灵族,魔兽族等等,无数的生灵在这灾难中死伤无数。任你神通无敌,任你变化多端,在这毫无先兆的灾难中,极少有逃过一劫的。只有修为达金仙,大罗境以上者,或可侥幸逃脱。而修为达准圣境者,或有余力地保住一些弱者。

    当然,妖族,巫族,僵尸族,神龙族,巨龙族,浴凤族,精灵族,魔兽族等等种族生灵,王驰却是不如人族关注的过多。感应着洪荒中和凡人界中的人族族人,一个个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已是被这无兆而来的灾难吞没,感应着那些族人喊爹哭娘,拖儿拉女地,一个个,一群群地被洪水吞没,被火山淹盖,被飞石压埋……感应着这些族人们无奈,恐惧,惊怕,迷茫,绝望无助的眼神时,王驰心如刀绞。

    这些族人惨死,洪荒中的那无数生灵身陨,这些都是自己与心魔大战而引起的,而心魔是自己的,也就是说,这些人族族人的惨死,这无数身陨的生灵,皆是自己害的。

    想起上一劫中人族初生,艰苦险阻地走过种族林立,危险丛丛的洪荒太古时期,最后终成天地主角,想起这一劫中,人族与上一劫中的遗族一起面对这一方天地洪荒中的土著种族,在自己的庇护下,在自己的弟子的带领下,一步一步称霸洪荒。而现在,却是又因为自己而承受如此无妄大灾,甚至还有灭族之险。

    想至此,王驰心中一阵悲痛,两粒清泪不知不觉地,已是从那巨大的双眼中滑落。

    “吼!”强忍着心中如刀绞,如锥刺的痛,王驰回过头来,双眼暴虐怨恨地看着邪道人,一声大吼:“心魔,受死吧!”提拳扑身而上,右拳后缩蓄力,猛地往那邪道人击去。

    “嘎嘎嘎嘎……受死?我说过,我就是你!你不死,我又如何会死?”邪道人怪笑声中,也握拳蓄力,朝着王驰迎拳扑上。

    眼看着自己与心魔二人蓄满法力的拳头越来越近,王驰突地又是一惊:自己若是再与这心魔全力一击的话,那余威怕是令得洪荒大地更是不堪,甚至还有可能就此破碎。自己与心魔毕竟皆是几近大道的修为,当真与心魔作生死大战的话,怕是到最后,连这无穷的混沌也要崩溃,更不要说洪荒大地了,恐只有毁天灭地一途了。天地毁,混沌崩溃,即便是自己,能否在崩溃的混沌中存活,还是一个未知数,更不要说那无数的生灵了,还有妞妞,也是没有一丝存活的机会,自己守候无数年,就是这个结局吗?不是,绝不是!即便是不证大道,也不要妞妞出事,也不愿洪荒中无数生灵陨命。

    如此,自己还要与心魔硬拼吗?还有必要与心魔硬撼吗?可是自己若不消除心魔,那心魔会放过自己吗?是了,适才心魔说,自己不陨,他是不会陨的!如果他说的话当真,那自己当真没有必要与心魔拼个你死我活的。

    王驰悲心一起,万念之间,杀心已去。

    杀心既去,王驰收回拳头法力,抽身后退。可高手过招,岂容骤然收手?王驰收拳后退,终快不过已巨拳击来的邪道人。

    “嘭”的一声巨响,邪道人的重拳已是结结实实地击在了飞身后退的王驰胸口。

    “卟”王驰被震得飞身亿万里外,又喷出一大口血来。

    虽然被击飞亿万里,又喷出一大口鲜血来,但王驰却是面露微笑。

    王驰面露微笑地看着近身而来的邪道人,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浓。而对面的邪道人看着嘴角溢血的王驰,也怪笑不止。

    微笑半晌,王驰突地收起了盘古真身和破天神斧,开口说道:“你不是我的心魔,你是我的恶念!”

    “你说我是你的心魔,我便是你的心魔!你说我是你的恶念,那我便是你的恶念!”那邪道人也收起了盘古真身和神斧,怪笑道。

    王驰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你适才击在我胸口的一拳,最多只有天道级的法力!我心中的杀心恶念一去,你的法力也就相应的减小!”说到此处时,王驰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又道:“一直都是我在主动攻击你,你从来没有主动攻击过我!而且,我攻击你的法力越大,你相应的实力也越大,此亦说明,你的实力法力,却是由我的心念所控制的!”

    邪道人不置可否地怪笑道:“怎么?不想杀我了?不打杀了我,你又如何能证得无上大道?”

    “证得无上大道,确实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诱惑,而且,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可是,现在,我却是觉得,有些事比证得无上大道更为重要!”王驰摇头说道。

    邪道人听得王驰之言,并没有说话,只是邪笑着看着王驰。

    在王驰的心中,证得无上大道虽然无比重要,但比起与妞妞在一起来,比起洪荒大地中的那无数生灵的生命来说,却是颇有不如!或许证得大道后,可以再造出已牺牲了的妞妞,也可再造出人族和那无数的生灵,但那时的妞妞还是现在的妞妞吗?那时的人族族人和无数生灵,还是这些生灵吗?何为大仁?何为小仁?皆是仁,又何有大小之分?要自己舍去这些而证得无上大道,那自己即便是证得了那无上大道,心中那会有很多的遗憾。虽然现在不证大道也有些遗憾,但此遗憾或还有机会弥补,失去妞妞,失去族人亲人的遗憾,却是补不来的。

    突地,王驰脸上又是一变,看着那邪道人的眼神也越来越凝重了:若这邪道人当真是自己的恶念的话,那他是如何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的呢?自己可没有斩尸,若他真是自己的恶念的话,那现在自己心中只有悲意,已无恶念了,眼前的这邪道人也应该消失才对啊!而这邪道人并没有因为自己心中的恶念消失而消失,这……这只能说明,眼前的邪道人,并非自己的恶念所化!既不是自己的恶念所化,又阻碍自己证道,令自己见之生厌,那他究竟是何人呢?

    王驰双眼微闭,想起这道人出现之前,自己正受大道强行灌输大道之道,从而令自己对大道生起了怨恨之心,欲与大道相战之时,这邪道人的声音便在自己的体内出现了……而这邪道人出现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感受到大道强行灌输道行了……那这邪道人究竟是自己的什么呢?难道……难道是……

    猛地睁开双眼,王驰看向对面的邪道人,面色凝重地道:“你不是吾的心魔,也不是吾之恶念,你是我的道心!你,是吾心中的道!”

    “我说过了,你说我是你的什么,我便是你的什么!”邪道人仍是怪笑道。

    “哈哈……”一阵大笑声中,王驰说道:“证大道证大道,其实证的并不是大道!”说到此处时,王驰却是仰面朝向头顶的无边混沌,叹道:“上一劫中,自我出世以来,从一小妖口中得知吸收天地灵气之法,后又得后土姐姐赐与祖巫精血和巫族绝技,继而又得十二祖巫精血和其各自所属性的功法异能,再于三清处得到元神修练之法,最后又于祖巫殿中得盘古精血相溶,从而方才成就有如今修为的我!从吾出世到现在的无数岁月中,所修练的功法技能,皆是得于别人,无一是自己独创!如今大道就在眼前,难怪自己的道心会出来相阻!一直所修所练者,皆是别人的道,这又如何能证得无上大道?更何况,我还有许多牵挂放不下,又有无数因果未了,又怎会有无比坚定的证道道心呢?”

    微微摇了摇头,王驰又闭目沉思起来。

    半晌,王驰方才睁开双眼,看向了那邪道人,说道:“所谓证道,其实并非是说证了多少道,而是说破了多少道,破了自己心中的多少道!你道他道我道,皆为道!不管因果有多少,也不管所修谁道,我,自求我道!我,自有我道!”

    王驰说完,却是面露微笑,看了看邪道人一眼后,却是转过身去,对着已稍稍平静了一些的无边混沌说道:“你们既然都来了,便也过来吧!”

    王驰的话声一落,便见得十数道人影从远处的混沌中行来。待得近时,却是见得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总共一十八人,皆是圣人修为,正是盘龙盘凤所开的天地宇宙中的十八圣人。

    十八圣人正是孔宣,神农,轩辕,蚩尤,悟空,凤善,鸿钧,太清,元始,通天,女娲,阿弥陀佛,菩提,将臣,后羿,敖青,罗候,镇元子等十八人,自洪荒大地中糟受无妄大灾后,十八位圣人便一面使**力或护住生灵族人,或使法宝收入一些族人生灵,后又相聚一起来寻这大灾的来源之处。可十八圣人虽可于混沌中来去自如,但混沌中的未知,即便是圣人实力,也不敢轻涉其中,是故只有小心地慢慢深入,来寻这暴虐混沌之气的根源。

    听得王驰声音相召时,众圣心中大喜,待来到王驰身前一看,却是见得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皇天道祖,而且身上的气息一样,只不是一个面色慈善,而另一个却是满面戾气邪气。

    “弟子神农氏,轩辕氏,蚩尤,孔宣,孙悟空,凤善……等叩见老师,老师圣寿!”

    “弟子鸿钧,太清,元始,通天,女娲……叩见老师,老师圣寿!”

    “弟子罗候,叩见道祖,道祖圣寿!”

    众圣虽不知为何会出现两个一模样的道祖老师来,但老师一向面色慈善,又岂是那种满面邪恶之人?

    见得众人相拜,王驰也不叫起,反而就于混沌中盘坐下来,对着众圣道:“尔等证道不易,既于此时来此,也是一番机缘!”

    听得王驰此说,众圣心中皆是惊喜不已,忙又伏地拜道:“还请老师(道祖)赐教!”

    王驰也不回话,径自对着前方的一片混沌虚空一指,便见得那灰色的混沌虚空中出现了一个白衣胜雪的妙龄女子来。

    那女子面貌娇柔,修为只得准圣至境,乍一来此,见到王驰后,便面露惊喜之色,一个乳鸽投林,朝往王驰扑去,口中也喜叫道:“叔叔!”

    来人正是妞妞,被王驰以大/法/力摄来。

    看着已投身自己怀中的妞妞,王驰心中也一阵感叹。

    “弟子等叩见师娘,师娘圣寿!”众圣见后土娘娘来此,忙朝妞妞叩拜道。

    为妞妞擦了擦眼角的泪迹,王驰对她说道:“妞妞,且坐于一旁,听我讲道!”

    “叔叔……”妞妞含泪的凄美面貌看着王驰,似是想倾诉这千万年来的相思一般。

    “妞妞,你如今虽有九转玄元功七转顶峰,准圣至境实力,也不怕这混沌之气,但,终归是没有证道,听我讲道,却是有益无害!”其实王驰此时的实力,不要说妞妞已达准圣至境,就是刚入仙道,王驰也可便她立地成圣!但那终归不如自己修练得来的有底蕴,道,还得要自己体会才是!

    听得王驰此说,妞妞点了点头,正欲坐于一旁时,却是突地看到了那邪道人,惊羿地道:“叔叔,他……他是……”

    王驰微微摇了摇头,没有作答,反而对着下面一十八圣人说道:“洪荒大地因我而受无妄大灾,如今我再为尔等开讲大道一次,尔等回到洪荒中后,需得善待洪荒生灵,以为补尝!”

    “老师慈悲!”众圣忙喜回道。众圣虽不知老师为何此说,但老师所言,又怎能不尊!

    王驰点了点头,开口讲道:“圣人之道,在于掌控,更在于责任。识责者,尽责,则得天之道!……”

    众圣于混沌中听王驰开讲大道之时,却是不知,一旁的那邪道人,自王驰开讲大道之时起,便也盘坐于旁,微闭双眼,聆听王驰讲道。众圣更是不知,随着王驰的讲道,那邪道人的身体,也慢慢地出现虚实闪动之景况。随着王驰讲道的时间一长,那邪道人的身体也越的虚幻起来。最后不知过了多久后,那邪道人的身影在连续闪动数次后,消散于灰蒙蒙的混沌之中,再也不复见了。

    就在那邪道人消失的那瞬间,正在讲道的王驰心间,却是突然间有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明悟涌进心头来。同时,王驰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证道之机,得证无上大道,就在眼前也!

    感应到那邪道人消散于混沌之中后,王驰却是睁开了双眼,停下了讲道。

    王驰停下讲道,下面的十八圣人和妞妞也皆是跟着睁开双眼来。

    看着下面众人,王驰面色如水,道:“吾适才所讲,皆圣人之道与天道之道。尔等若能悟透,突破到天道修为,当不在话下!”

    “老师鸿恩,弟子等绝不敢忘!”听得王驰此说,孔宣,神农等人十八圣人皆是心中大惊大喜,忙又朝王驰跪拜,以至于一旁少了那邪道人一事,众圣也皆是忽略了。

    王驰却是摇了摇头,抬眼看了看前方的无尽混沌虚空,突地伸出右手,对着那无尽的混沌一抓,便见得有两颗晶莹剔透,婴儿拳头大小的圆珠,不知从什么地方遁入了王驰的手中。

    王驰手握圆珠,看着下面众人说道:“此乃吾悲伤洪荒大地受到无妄之灾,而流下的眼泪所化,可称为皇天泪!此泪珠中有吾的无尽慈悲意,可镇压一切邪恶力量!”

    王驰将那两颗皇天泪往前一抛,便见得那两颗皇天泪已是飞到了下面十八人中的凤善面前,王驰道:“凤善,此皇天泪便赐于你了,望你能好生体悟,早日合身天道!”

    “合身天道?”听得王驰之言,众圣皆是大惊,众圣都知,此洪荒天地中的天道,已然是被道祖皇天氏封印,何需要人以身相合?难道老师要将那天道的封印解开不成?

    “谢老师天恩!”凤善收了两颗‘道祖泪’后答道。凤善虽不知老师为何会选择自己为合道人选,但老师此言此意,自己只有感激的份。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更何况,合身天道,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可即便是坏事,凤善受老师天恩,又岂会不尊师命?

    王驰微微点点头,说道:“洪荒大地受灾之时,天道的封印已去九成!吾于混沌中为尔等讲道万年,此时那天道已是脱出封印!此时天道有如初生,实力不过圣人初期修为,却是不如尔等。”王驰说到此处时,又对凤善道:“凤善,你乃盘凤血脉,却是以你最为合适合身天道。再者,你此时修为高于天道,再悟透皇天泪,合身天道后,却是一切皆可以你的意志为主。只需你谨守慈悲,善导天地生灵,当无受天道控制之虞!”

    “老师慈悲!”凤善跪拜道。

    听得王驰此言,下面众人心中大惊:天道脱出封印,虽实力现下不高,但天道终归是天道,自己虽为圣人,但也在天道之内,那是不是也要受到天道的管辖?凤善合身天道后,那自己等人,是不是又在凤善之下,受她辖制呢?

    见其余众圣的眼中有些疑惑,王驰又道:“尔等证道成圣,皆吾批而准之,当为大道圣人,不在天道之内!”

    听得王驰此说,下面众人心中大安,忙跪谢不止。

    王驰看向一旁的妞妞,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妞妞,好好修练,你证道成圣之日,便是与叔叔再次相见之时!”

    “什么?叔叔要离开?不要,妞妞是不要和叔叔分开……”听得王驰的话后,妞妞大惊而起,往王驰扑去。

    可是这次妞妞却是失算了,无论妞妞如何使用法力神通,妞妞与叔叔之间那看似只有不过一丈的距离,却似是一永远也无法到达的鸿沟:看似无限近,行时却无限远!

    “老师……老师不与弟子等一起回洪荒?……”

    “弟子万请老师移驾天柱山皇天宫……”

    “不知老师欲往何处,弟子等愿永远跟随老师左右……”……

    看着妞妞满面含泪地在自己眼前狂奔伤心不止,又看着下面众弟子的苦苦请求,王驰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吾证大道在即,却也并非一去不返!众弟子休要如此,他日自有再见之时!”

    “证大道?”众圣听得王驰此言,皆是面上一愣,继而大惊,再大喜之情跃然脸上,忙又朝王驰拜服不止。

    王驰又对着妞妞一挥手间,妞妞已是停于王驰身前丈处,王驰道:“妞妞,且莫如此,叔叔得证大道后,这整个混沌,整个洪荒天地,也皆在叔叔的掌控之内!只要妞妞好好修练,证道成圣后,便可与叔叔一起遨游那混沌之外的大道天地了!”

    妞妞只是哭泣摇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摇了摇头,王驰叹息一声后,却是闭上了双眼,双手随放于双膝上,五心朝上,入了定去。

    王驰入定不一息,便见得其身体一阵虚实闪动,连续闪动数次后,王驰的身体却是变成了虚体。随之王驰那虚形身体又开始慢慢涨大。

    不几息间,王驰涨大的虚体越来越快,直接穿过众圣与妞妞盘坐之地,却是一点也无让人感觉到触接之感。

    慢慢地,王驰的虚体随着涨大,虚影也越来越远,不一刻,已是将无数的混沌包裹在了体内,也似涨大的消失在了混沌似的,总之,王驰已是不原地了。

    “恭贺老师得证无上大道!恭送老师!”

    随着众圣恭敬的声音,王驰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虚无飘渺,亦有无数的明悟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一种充盈,虚无,又舒畅无比的感觉充斥着他的身体,好似整个洪荒大地,整个无尽的混沌,也都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当这种感觉维持到无限高时,王驰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好似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样,又好象是自己的身体被一个牢笼困于里面无法动弹一般。被压制,和身体困于一地不受自己的控制的感觉,这种感觉令得王驰极为不适。

    “吼!”苍白无力的王驰仰天一声长啸中,王驰感觉自己的身体再次暴涨起来,往那如牢笼一般压制自己的东西上强力顶去。

    “嚓嚓嚓”一片如玻璃破碎的响声传出,王驰顿感身体上一阵脱离牢笼压制轻松和舒爽感传来。随着脱离牢笼压制轻松和舒爽感,王驰又感全身上下无数的毛孔钻进阵阵热气,舒畅无比。

    “吼!”一阵极为酣畅淋漓的吼声过后,王驰慢慢地睁开眼来。

    睁开双眼,第一个映入王驰眼中的是一地的晶莹透明如玻璃的碎片,看着这些碎片,王驰知道,这就是那让自己感觉到被压制有如牢笼物体,虽然破开成了一片片的碎片,王驰仍能感觉到那些碎片上面流动的似灵气非灵气的东西,给人一种非常威慑和震憾的感觉,王驰感觉,若是以此来炼法宝的话,怕是即便现在自己已有大道实力,也仍需全力以赴才行。

    在王驰极为舒畅地仰天长啸,破开那如牢笼一般的物体时,王驰就已是有了很多的明悟,知道了自己来到了哪里,也知道了宇宙的分布,形成,和来历,更知道了自己为何会从现代社会穿越到盘古开天的洪荒中去,当然,也知道了现在他自己的地位……

    “永恒人族,参见第三至尊!”在王驰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却是出现了一个明显由众多人同时喊出,却又极为整齐,极为威严气势的声音来。

    王驰抬眼往前看去,却是见得有数十人正在宫殿厅中朝着自己跪拜,而自己也正立于宫殿中的御台之上。

    看着下面跪着的数十个身上盘古气息极浓,修为皆是天道级以上的人,王驰面露微笑地道:“皆是永恒洪荒人族族人,无须多礼,可平身说话!”

    “哈哈……”王驰的话声刚落,便听得一旁一阵大笑声传来道:“三弟,你终于回来了!”

    听得此声音,王驰身体一震,慢慢地转过身来,朝那大笑说话之人看去!

    (全书完)(!)
----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