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邪御天娇 > 绝世邪神-2511 破开封印
    谭妙彤点了点头道:“正是那里,我被几个歹人给盯上了,结果叶楚哥哥从我们谭家的羽化池上空打破了虚空,直接冲进了第十一域直到将我给找到,然后带着我逃了大半年……”

    “原来如此。”

    七彩神尼赞道:“怪不得你们感情这么深,原来你们在一起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也没经历多少事了,妮姐姐我听蓉蓉说,你和叶楚哥哥也经历了许多事情,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他呢?”谭妙彤问七彩神尼。

    七彩神尼楞了楞,俏脸上闪过了一抹红霞,苦笑道:“我是小蓉的师父,而且我年纪也太大了一些……”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谭妙彤却并不以为然:“像晴雪姐姐,慕容雪姐姐,都要比叶楚大很多,其实对于我们修行者来说,没什么关系的这些都……”

    “如果真的相爱的话,哪用在乎这些呀……”谭妙彤说。

    七彩神尼道:“有些事情该来的就会来的,若是强求也没办法的,一切看缘份吧……”

    “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有时候你争取一下,可能就离这个缘更近一些了。”谭妙彤看着头顶的星星,她想起了自己当年年轻的时候。

    谭家人不让她和叶楚在一起,还派谭尘以及一些人来抓自己回去,那时候若是自己放弃了,可能就没有现在的小萌萌了。

    也许就是那一回的坚持,自己在心里认准了叶楚,后来才又遇到叶楚之后,就再也没有放过手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妙彤你说的也有道理。”七彩神尼微笑道,“这些年你们真的都长大了,连蓉蓉也成长了不少……”

    “人总是会长大的……”

    谭妙彤道:“只要人心保持不老就行了,像妮姐姐你这么会享受健康的人,也是不会老的,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叶楚哦……”

    她拿起酒杯和七彩神尼碰了碰,她到了现在这把年纪了,可是一点也不显老。

    本就是修行者,最多也就二千岁而已,外形保持的和二十岁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容貌和肌体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尤其是入圣之后,对于女人来说更是如此,除非是你的容颜受损了,可能就无法改变回来了。

    但是她们都服用过美颜丹,圣水,以及各种的天材地宝,所以一般来说可能会在死之前,都还会保持现在这副模样。

    “我现在倒是没有你想得开了……”

    七彩神尼苦笑着说着,抿了口酒,看着远处的天空。

    此时附着在她元灵上的师父悟清,也在元灵深处与她交流:“其实这丫头说的有些道理,为师当年对你们的教诲有些不对,原本就不该如此……”

    “人都是有情的人,七绝**太过绝情了,所以让你总是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目示人……”

    “如今你已经步入了高阶圣境这种境界了,七绝**已经无法再影响你的判断了,你也可以回归本心了,回归到你的纯真感情世界了……”

    “大胆的放手的去爱一场吧,哪怕是失败了,哪怕是历经磨难,也值得一试……”

    悟清在心头暗想:“其实为师当年也试着去爱过一回,只是为师失败了而已,但并不代表爱情就不美好,就是涂毒世人的东西……”

    “那都是为师,为了让你们苦练七绝**才这么做的,也是被逼无奈,不能告诉你们实情,都是为师不对……”

    悟清仿佛想通了许多,七彩神尼抿了口酒,在心里对她师父说:“师父,徒儿知道了,我会在这里等他回来的,到时把心意都告诉他,他一定会接受我的。”

    “恩,你有信心就好,我的好徒儿可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哪个男人看了不喜欢呢,呵呵……”

    “师父,徒儿可没有哦……”

    ……

    黑白大门前,叶楚依旧端坐在那里。

    时间又过了一年了,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四五年的时间了,终于在这一天,他把那一百零八个古字全部烙进了脑子里。

    他开始坐在这里思考着,如何将这一百零八个生涩的古字,拼成一部无上的道法。

    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要如何将这一百零八个古字,凑成一部道法,胡乱的拼凑肯定是不可能的。

    叶楚需要用情圣的至尊意去体会,可是又必须得防止情圣的至尊意发作,到时引得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还在这里……”

    这一天,屠海又回来了。

    他在外面潇洒了几个月,就会回来一趟,来来回回都不知道多少趟了,叶楚还是坐在那里。

    “叶老弟,还是没进展吗?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吧,咱们还是出去吧。”

    屠海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哪怕叶楚是换个姿势,换个坐姿,说几句话也行呀,这样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像个石头雕像似的,确实是令人憋的发狂。

    “你先出去吧,我还要在这里呆段时间……”

    都努力了这么久了,叶楚岂能就此罢休,何况现在还找到了一些门道了,现在就离去的话,这回时间就白瞎了。

    而且直觉告诉他,这一百零八字古书,可不会是什么凡物。

    说不定又是一种至尊奥义之类的神术,自己绝不能就此错过这样的一场造化,有机会当然要拿到手了。

    “呃,老弟你终于是开口说话了,都什么情况呀快和老哥我说说,到底能不能开呀?”

    终于是听到叶楚说话了,屠海总算感觉好了一点点,要不然在这里干看着,真是得憋疯了不可。

    “现在还不知道,你到别处去玩一会儿吧……”

    叶楚并不想和他多说废话,会打扰自己的思路,屠海自讨没趣,正好之前带了许多妹子进来了,自己去生命之海的外海找地方自己玩去了。

    不用想,这家伙肯定又是去试验,他那上千种的姿势去了。

    生命之海地方很广,现在有不少地方,已经留下了他和他女人们的痕迹了,当然并不是什么干净的痕迹。

    屠海走后,叶楚再一次平静下来,他的嘴里含着一片叶子。

    是一片当年取自第一祖树上面的叶子,这片叶子对他来说,有着令他平静,抛弃一切杂念的神奇作用。

    尤其是在这种需要思考,极度消耗脑力的情况下,是很有帮助的。

    ……

    情域,谭家祖地。

    这一天,谭家祖地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令谭家祖地又有些不平静。

    谭家家主殿议事大厅,谭尘和一众太上长老,以及谭家老祖等人都在这里有些发愁。

    “大家别光在这里站着了,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吧……”谭家老祖坐在最上位,一头白发再配上白色道袍的他,看上去像是一位老神仙。

    大太上长老问谭尘:“小尘,你觉得我们如何处理为好?”

    “此事,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谭尘想了想后对众人说:“现在我们谭家祖地灵气十分充足,在这里修炼并不会慢,若是派出那么多年轻后辈前往至尊路,也不见得是一种最好的修行方式……”

    “可是那可是至尊路,万年才开启一次的至尊路,只有经过了血与泪的历练,才能最终问鼎至尊,成为最强的那个人。”三太上长老皱眉道,“若不是我这把老骨头半截到土里去了,我都想去试一把呀……”

    谭尘还没说话,谭家老祖沉声道:“我们谭家,近三千年内都不会有至尊出现的,这是定律……”

    “老祖,那依您的意思是?我们是要派还是不派?”大太上长老问。

    谭家老祖说:“小尘说得有道理,我们谭家现在祖地里的修行条件很好,不必派那么多年轻后辈去至尊路上历练……”

    “不过派几个子人过去倒是可以的……”

    谭家老祖说:“这样吧,至于派谁去,谁愿意去,由小尘你们几个人商议一下,去的人数不能超过五人……”

    “好……”

    一众人等算是达成了一致了,这回的至尊路上,派出最多不超过五个谭家年轻弟子前往,让他们去至尊路上历练一下。

    他们都退去之后,只剩下了谭尘和谭家老祖两人。

    谭尘见大家都走了,这才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老祖,您没觉得这回的至尊路开启的有些怪异吗?”

    “恩……”

    谭家老祖微笑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让你派几个子人过去,切不可将家族中最有天赋的一些年轻人派过去……”

    “难道是一场阴谋与陷阱?”谭尘惊道,“若是那样,我们谭家人一个也不要去最好呀……”

    每一个谭家年轻人,都是一笔财富,不能轻易的损失掉任何一人。

    谭家老祖笑道:“小尘你别误会了,倒不是说什么阴谋与陷阱,只是至尊路都是血路铺出来的,它的出现也有它的必然性……”

    “哦?不是万年才出现一次吗?为什么现在就突然要开启了?”谭尘有些困惑的问,“掌控至尊路的人是谁呀,为什么他们可以开启至尊路?”

    谭家老祖摆手道:“坐下来,我和你慢慢说一说,这个至尊路来历可不小。”

    ……

    至尊路,时隔八千年即将重现人间。

    这是近来九天十域最令人振奋的消息了,也是最为轰动的事件了,但凡是与至尊扯上点边角关系的事情,都会被修行者们无限的放大。

    何况这还是一条,闯荡过后,就有可能问鼎至尊的神奇之路。

    传闻这是人间界各大势力,在动乱年代,为了历练人界年轻修士的一条神奇之路。

    在这条至尊路上闯荡一番,如果你还能活着到达终点的话,就被认为姿质可以堪比至尊,最后还会被封为少年至尊。

    至尊只有一个,但是少年至尊可远不止一个,不过近古时期的这些少年强者,青年强者们,几乎都经过了至尊路的洗礼。

    当年那血屠至尊就是在至尊路上,一路杀出了一条血路,最终离开至尊路的时候,修为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准至尊之境了。

    那时候他就已经无敌天下了,没有哪个修士可以与他媲美了,所以就直接去追寻至尊之路了。

    九大仙城之一的天空之城,如今这里也是人声鼎沸,偌大的一个恐怖的天空之城,占地面积就不知道得有方圆多少百万里。

    这样的城池,当之无愧被称为仙城,也只有这样的城池,配称为真正的仙城。

    经过这几百年的变化,天空之城之中,如今强者的数量也是呈现大爆发的时代,各种强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天空之城,一座南部的偏远小庙中。

    此时正有一黑一白,两位强者,正在这里进行着对恃。

    身穿白袍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虎背雄腰的,面相有些凶煞,而身穿黑袍的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脸戴面纱,身形玲珑纤弱。

    “将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中年男子冷笑了两声,眼里闪烁着道道戾色,要逼这年轻女子交出一样东西来。

    “我说过,我没有拿……”

    年轻女子右手一挥,掌心出现一把银色的软剑,隐隐闪烁着道道极强的圣威,这是一把圣剑。

    “哼!”

    中年男子却并不以为然,没有被圣剑吓到:“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我自己来取了!不过等下,你就会成为我的胯.下之人了!”

    “无耻!”

    年轻女子斥骂了一声,手中的软剑在虚空中一闪,出现在了这中年男子的周围,软剑猛的一变,变成了一个银色的牢笼,将这中年男子困在了其中。

    “这就想困住本座?”

    中年男子冷笑连连,猛的一拍自己的右肩,肩膀被他拍碎了,不过他却并没有什么事,反倒是从肩骨那里长出了一根黑色的骨剑。

    “轰……”

    这根骨剑似乎很不凡,直接扎穿了年轻女子的圣剑套装,在圣剑套装外面扎出了一个大洞,中年男子身形一闪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右肩上的那根长约有十米的黑色骨刺,看上去特别的扎眼。

    “你到底是什么人!”年轻女子神色也冷了下来,这家伙现在这个样子,不像是什么正道修士,难道是魔界的人?

    中年男人的声音此时也变得更沙哑了,他拍了拍自己的左肩膀,飙出一股黑色的血之后,左肩头上也长出了一根黑色的骨刺。

    这两根骨刺都很诡异无比,不像是人类应该拥有的,比一般的圣材要坚硬的多,要不然也不能轻易的捅破年轻女子的圣兵。

    “本座说过,将东西交出来!”

    中年男人嘴里都在喷涌着黑色的煞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本圣也说过,我没有拿你的东西,你若是想要战,本圣奉陪就是了。”年轻女子高傲的说。

    “你真的没拿?”

    中年男人听得出来,这年轻女人真像是没有拿的样子。

    年轻女子起誓道:“本圣若是拿了你的东西,此生永不得道!”

    “呃……”

    中年男人楞了楞,左右肩上的黑色骨刺,自动的收了回去,男人脸上的煞气,身上的戾气都消散了不少,似乎又回归正常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年轻女子却有些不罢休,“若是你是魔域之人,本圣今天照样要灭了你!”

    “本座不是魔域之人……”

    中年男人冷哼道:“小丫头片子,你也没有灭我的实力,下回别穿这么扎眼的黑袍……”

    说完,这家伙身形一闪,已经瞬移离开了。

    “哼!”

    年轻女子揭下了脸上的面纱,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几年前天谴让老疯子带回人间界的蓝霞仙子。

    “真是该死!”

    “强者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我这初阶圣境都不够看了!”

    蓝霞仙子坐在小庙里,右手抓了一把木头过来,在小庙里点着了一个火堆,坐在这里烤起了火。

    她才回到九天十域,不到两天的功夫,好不容易才穿过了那片荒芜的沙漠,来到了这九大仙城之一的天空之城。

    可是没想到,就在那边缘就遇到了这个怪异的家伙,一直说自己拿了他的东西,追了自己两天的时间,到现在一口水都没有喝过。

    好不容易将这个家伙给打跑了,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座破小庙里,蓝霞仙子突然泪流满面,掩面而泣。

    “我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再次出现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已经过了好几百年了,当初若不是被叶楚那个混蛋给抓了,被天谴给带走的话,现在自己应该和天钰和其它的七彩仙子们在一起。

    “叶楚,你个混蛋,等本圣找到了你,一定要好好修理你!”

    “看你这回还怎么嚣张!”

    “我就不信你也成圣了!”

    想到这事情的罪槐祸首,还得算是那叫叶楚的混蛋,把自己给抓了,然后又抱又搂了,最后像丢白菜一样丢给了天谴。

    结果跟着天谴,遭了不小的罪。

    “阁主,你们到底在哪儿呀……”

    蓝霞仙子又想到了天仙阁的姐妹们,想起了紫霞仙子,红霞仙子她们,想起了天仙阁的阁主天钰,有二百多年没见着她们了。

    ……

    “哈欠……”

    “哪个妹子想我呢……”

    此时,正在黑白大门前的叶楚,突然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

    他从入定中醒来,双眼中闪过了两朵青色的莲花形火焰,对于这座大门中的符印已经有了一些明目了。

    “真是大手笔……”

    “不愧是至尊人物……”

    在这里枯坐了这么几年,叶楚也不是白坐的,他感悟到了这一百零八个字的涵义。

    一百零八个古字,分别取自,太阴,太阳,两部太古神经。

    之所以这么久才找出来,是因为情圣写的字很古怪,不像是一般的人写的那样子,说难看也说不上,但也绝对好看不到哪里去。

    “原来情圣当年也想过,他肯定也试过,将太阴和太阳两者融合在一起,只是他好像失败了……”

    也得益于叶楚的道是太极阴阳道,融合之道,所以他深谙融合之术,才推算出了这一百零八个古字的顺序。

    “屠大个子!”

    叶楚终于是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周围一声大喊:“还想不想要你们先祖的宝贝了!”

    “啥!来了!”

    屠海此时正在几千里外的一座小岛上,陪着好几个女人在那里爽呢,突然听到了这句话,袍子都没穿好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嗯!”

    “什么怪味儿!”

    这家伙一冲过来,便是一股子很浓重的那种阴邪的味道,叶楚立即皱了皱眉道:“在你的先祖面前,你就准备以这副面目示人吗?快去洗洗……”

    “好,好好,老弟你等着,我洗白白了马上就来……”

    这家伙眼睛兴奋的直冒金光,仿佛要和叶楚发生点什么似的,叶楚赶紧呸了几声,等这家伙去洗澡了。

    过了一会儿后,屠海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色袍子,还理了一个仙风鹤骨的发型,配上这眉清目秀的模样,还真有几分老仙人的感觉。

    不过叶楚可是知道这家伙的底细,实则是一个超级大种。马,趴在女人肚皮上修行的家伙,是一条真正的神棍。

    “叶老弟,你真的可以打开这道黑白大门了?”屠海小心脏还在砰砰乱跳。

    叶楚自信的说:“放心吧,等下你配合我一下,破解开这个封印应该不成问题……”

    “恩,这里面有大量的残魂戾魄,你的宝贝不拿出来吗?”屠海有些担忧,“不然我怕我们扛不住呀……”

    “不要紧……”

    叶楚摆手道:“你我都是高阶圣人,要是这点阴魂阳魄也搞不定,那还修什么行呀……”

    “呃……”

    屠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如果真有事的话,等下他还有法宝可以用,暂时就先不要逼这家伙亮出他的那宝贝来吧。

    叶楚吩咐了屠海一些,两人各站一头,黑白大门面前各站了一人,开始准备打开这沉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生命之海的真正的大门。

    “准备好了吗?”

    叶楚问屠海,屠海甩了甩脑袋,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说道:“好了,开始吧!”

    “好,听我的,先将手掌放上去,将本命圣血封印在掌心,渗到这门体里去。”

    叶楚一步一步的引导屠海,教他如何打开这黑白大门,同时自己也在一旁先做,屠海跟着一起学。

    “好,接下来,听我的,跟着我一起念……”

    两人的身形开始分时的亮了起来,叶楚身形是实形,屠海那边就是虚的,相反也是一样,就像有一个大灯在他们身上不停的转换而已。

    “天,地,人……”

    “阴,阳,合……”

    “相对,融合……”

    叶楚教着这屠海,一个字一个字的凝出形来,然后烙在自己的元灵之上,同时与这门体之间形成了一种冥冥中的默契。

    紧接着他们两人的身形都从原地消失了,直到第一百零八个古字全部消失的时候,他们发现面前的大门已经不见了,黑白大门在他们的身后了。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