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神|魔 > 第九十三章 救援
    第九十三章 救援

    骑在自己那高大的马儿背上,雷用一种近乎孩子般好奇的眼神看向了面前的那位公爵。墨绿sè的长袍很妥帖的披在身上,黑sè的长发很伏贴的披在背后,纤长白嫩的手指上,带着一个小小的红宝石戒指,这也是他身上唯一夺目的sè彩了。这位背后参与了叛乱谋划的公爵大人,仅仅从他的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有德长者,根本不像是一个yīn谋叛乱,最后座地分赃割据的yīn险贵族。

    雷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公爵兹了兹牙齿,呵呵说到:“盖斯特公爵大人,我们急于赶路,因此还麻烦您给我们准备足够的干粮和饮水。前线军情紧急,因此我倒是没有空出席您的宴会了,这一点还请您原谅。对了,如果您乐意的话,您的私军军团我想带走其中最jīng锐的部分。我们现在不知道‘神城’的驻军到底还剩下多少战斗力,而罪民们现在又有多少大军压境了,因此任何的战力都是宝贵的,还希望您能够配合帝**的行动。”

    盖斯特公爵的脸上挂起了笑容,他轻轻点头说到:“这是应该的,如果罪民突破防线,我们整个帝国都会陷于灾难,这一点,我是明白的。亚力山,你带领两万重步兵随同雷将军出发,这是你立功的机会,可不要让我失望哦。。。你一直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那么,这是你最好的机会了。”盖斯特的眼睛,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那群官员中,一个有着火红sè头发,jīng悍身材的年轻人。

    身后背着一柄长剑的亚力山点头,他也不多说什么,甚至都不看雷一眼,他转身带着几个骑士走开了,看样子是去检点兵马了。雷好奇的看着这个年轻人,问到:“盖斯特大人,这是您的儿子么?”

    盖斯特轻轻的摇头,他指点了一下一个站得远远的,彷佛生怕雷他们战马身上的泥水会沾染自己雪白的丝绸长袍一般的,有着象牙般肤sè的中年男子,摇头叹息到:“这才是我的儿子,卡烈辅侯爵。亚力山是我的一个奴隶,他们全家都是奴隶,但是亚力山有很不错的武技,我答应过他,如果他能够立下足够大的功劳,我会脱去他的奴隶身份,让他成为帝国的贵族。这一次,也许是他最大的机会吧。。。雷大人,不知道东边四个行省的叛乱怎么样了?叛贼的首脑卡里被欧公爵,他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盖斯特的眼睛里面闪动着的是一种诡谲到了极点的光芒,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雷,似乎想要捕捉雷脸上最轻微的动作。雷大大咧咧的,还是丝毫没有下马的意思,大声说到:“哈,您看我已经都来到这里了,不就是证明我们的平乱已经成功了么?整个叛军彻底的被斩尽杀绝,按照帝**律,叛军一律斩首,这是规矩。。。至于卡里被欧那个该死的老家伙么,很不幸,他的居城被我命令史马特帝国的法师用禁咒整个的轰得没了踪影,因此么,顾及骨灰都剩不下一点点了。”

    盖斯特睁大了眼睛,吃吃兀兀的说到:“您,您命令法师用禁咒抹平了整个城市么?天啊,雷大人,那么岂不是任何东西都剩不下来了?我还派遣了一支三万五千人的部队,协助jǐng备军去接收他们的领地呢。。。真是可惜呀,雷将军,卡里被欧家族可是富得流油,您这么一来,他们家族积蓄的所有财宝可都没有了呀。”盖斯特此刻表露出来的,纯粹就是一个贪婪到了极点的守财奴,可是他的语气里面,怎么都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雷大摇大摆的看着盖斯特,一脸得意的笑着:“这个嘛,我们为了尽快的平定叛乱,这难免使用一些过激的手段,这也是为了整个帝国和整个大陆的安全嘛,如果我们不尽快的平定自己的后方,还怎么去对付罪民呢?这个道理,您可比我聪明多了,一定会明白这个道理的吧。想来陛下是不会因为我摧毁了一座城市而怪罪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帝国的利益嘛。不过公爵大人可以放心,您奉命派遣出去的那支军队,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嘛。”

    雷神秘的笑了笑,弯腰了下去,而盖斯特也会意的走近了雷的战马,踮着脚尖的听雷的低语。雷轻声的笑着说到:“其实,我都搜刮了很多的金银珠宝呢,这一点,公爵大人放心好了,四个公爵家族几千年的积蓄,就算我炸毁了一座城池,也不会有太多的损失的。您完全可以希望您的军队会给您带来最丰富的回报的,这一点,我是绝对有把握的。”

    盖斯特的脸上露出了让雷一时间摸不清含义的笑容,盖斯特的那种笑容很是高深莫测,似乎他一时间明白了很多东西。只听得他轻轻的笑着说到:“原来这样,那么我是绝对放心了。将军大人,等您凯旋的那天,一定要来我的府邸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会准备很多jīng彩的节目等待将军大人的到来的。现在既然军情紧急,那么我也就不耽误大人的行程了。亚力山会率领两万我下属最jīng锐的重步兵,携带足够的干粮追上您的,这一点,您放心好了。”

    雷很是不舒服心里的那种有些什么东西没有搞清楚的感觉,盖斯特的笑容让他觉得极其的不爽,他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您下属最jīng锐的两万重步兵?那么您还有其他的重步兵么?唔,您在东方四个行省,已经奉陛下的命令派遣了三万五千士兵过去了,现在您手下还有两万重步兵,就已经超过了您允许的私军军团的人数了,您居然还有其他的军队么?”

    盖斯特的额头上马上的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珠,他哈哈笑着,笑了半天后,这才说到:“我所谓的最jīng锐的两万人,就是说他们比那三万五千名派遣出去了的士兵要jīng锐呀。雷将军,我知道我的私军军团是超过了帝国法律规定的人数,不过仅仅超标五千人,应该没有问题吧?亚力山带着那些小伙子跟着您一走,我手下可是一个兵都没有了。”盖斯特轻轻的举起袖子,就这么不着痕迹的轻轻的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低声嘀咕了一句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灰尘。

    雷露出了会意的笑容,他大小着说到:“五千人的规模么,这一点不算什么的,帝国南方几个行省的领主,他们的私军军团超过标准最严重的居然超标了七万多人,真不知道,有着帝**的保护,他们还要养这么多的私军干什么。盖斯特公爵不用担心什么,五千人是个很小的问题,不算什么的。”

    盖斯特露出了笑容:“这个么,将军大人可要为我在军部那里说说好话,我可不是有心要超编我的军团的,不过我的几个孩子还有我的十几个孙子,他们总是喜欢自己招揽一些人手,不知不觉的就超过了五千人的规模,嘿嘿,这还希望将军能够理解,等我派遣出去的军团回来了,我会马上着手整顿的。。。哦,亚力山带人回来了,您看?”

    雷的手挥动了一下:“亚力山,带着你的下属在前面开路,我们出发,我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那些该死的罪民不会傻傻的呆在‘神城’等待我们汇聚整个大陆的力量去对付他们的。你们的行动要快,明白么?用你们最快的速度赶路。。。公爵大人,这一次真是不好意思,我是实在太急了,所以,请原谅我的失礼,全身甲胄在身,按照帝国法律,我有权回避应当的贵族礼仪的,所以,如果有任何失礼的地方,还请您多多谅解啊。”雷的马鞭子重重的虚抽了一下,他坐下战马一声长嘶,飞快的跑了开去。

    雷的战马一动,后面的五万狂龙骑兵呼啸着跟着他冲了出去,滚滚的烟尘呛得盖斯特以及他下属的一群官员个个咳嗽不已。盖斯特的儿子气恼的叫嚷起来:“这个粗鲁的家伙,哪怕他现在是全身铠甲的要去作战呢,父亲大人怎么也是一个公爵,他总该下马和您交谈的,他居然骑在马上说了这么久的废话,真是该死的家伙。。。还有,父亲,亚力山那个家伙向来不怎么听我们的话,您怎么把他派出去了?”

    盖斯特走近了他的儿子,低声训斥起来:“笨蛋,除了喝酒和玩女人,你到底学会了些什么?雷这个家伙越粗鲁越可爱,证明他说过的话都是真的,他真的命令那些史马特的法师毁掉了卡里被欧家族的居城,这样对于我们是绝对的好事,要不然,如果有什么把柄落入jǐng备部的人手里,我们可就麻烦了。。。你今天就带人走,要我们还在领地内的军队返回山区的基地,不许任何一个士兵露面,帝国肯定会在rì后的一段时间内加强监察力量的,我不想惹麻烦。。。至于亚力山,就是因为他不怎么听我们的话,留在身边对我们没好处,不如让他去前线送死,你当那些罪民好对付么?还可以卖雷一个人情,这不是最理想的么?”

    盖斯特身边的几个亲属连连点头,低声赞叹盖斯特的主见英明无比。‘隆隆’的步伐声中,十五个魔法傀儡晃悠悠的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丝毫不在意可能一脚下去就踩死了某个帝国的重要人物。盖斯特得意的看着那些魔法傀儡渐渐远去的身影,低声说道:“我本来以为卡里被欧他们会成功的,只要他们能够攻下dì dū,我就准备发兵,谁知道五兽军团回来得这么快,哼。。。这次我派两万重步兵去帮助雷作战,正好削弱一点自己的军力,省得我们行省的军力太强,万一被jǐng备部或者皇宫的密探探查出来,我们可就倒霉了。”

    “沙格鲁陛下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些军力太强,而在叛乱期间又没有出动主力替他抵挡叛军的人的,所以,你们一定要把姿态做好,就好像我们的军队受到了多少的损失一样,这是最好的。这样我们才有理由说我们要补充军队对付罪民,才好把那些山区的军队给拉出来。当然,现在的情况下,他们要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山区,绝对不许他们出来。”

    连篇的马屁中,盖斯特公爵得意的露出了笑容,低声嘀咕着:“卡里被欧居城被毁了?也好,也好,证据也都全没有了吧?只要我尽心尽意的招待好后面的那些军团的大人们,等我们胜利了,论功行赏我也是大功一件呢。看样子是要紧急的调集粮草和兵器以及魔力晶石了,这些东西,要尽快准备好啊。”

    雷在疾驰的马队里,对着身边的几个将领吩咐到:“派人去通知后面的克里特,要他们小心盖斯特的手头上,起码还有五万人的军队,要他们直接干掉盖斯特全家,不要和他们的军队交手。这些地方上的贵族,难怪梅梭那些老头子这么敌视他们呢,一个个根本都不把dì dū放在眼里了,这么多的军队,真的是造反都太容易了。”

    马队追上了亚力山带领的重步兵大队,雷策马到了亚力山的身边,大声说到:“亚力山是么?。。。喂,你是不是叫做亚力山?”

    问了好几声,雷身边的那些狂龙骑士都差点忍不住要砍人的时候,亚力山那冷漠的眼睛才翻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雷说到:“是的,侯爵老爷,我是亚力山。盖斯特公爵下属第二重步兵师团师团长兼任第三重步兵师团师团长,奴隶。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是了,我亚力山一定会服从老爷的吩咐的。不知道您有什么指示,侯爵老爷。”雷身上佩戴着的,是宫廷纹章大臣重新设计的家族徽章,象征着有巨大功劳的侯爵身份的三只金sè的斑鸠是那样的醒目。

    雷大笑着跳下了马,和亚力山并肩走在了一起。他的身材比起亚力山足足要高了两个头,亚力山看着他那肌肉虬结的手臂,不由得也有些吃惊的闪动了一下眼睛。雷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亚力山的肩膀上,笑着说到:“我不管你是不是奴隶,总之,你的身手看起来不错,那么你就不该做奴隶。。。我也不是什么该死的侯爵老爷,你叫我雷就是了。起码我在两年前,我还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和你差不多啊。”

    亚力山显然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帝**部大力宣传过的奇迹人物的大名,他很是吃惊的看着雷,惊讶的问到:“您,您是。。。”

    雷重重的点点头,再次一巴掌把亚力山的肩膀拍的重重的歪了一下,大笑着说到:“你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自己的身份呢?帝国的军律并没有说,奴隶立下了功劳就不能受到奖赏。但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很是耿耿于怀你的奴隶身份么?可是你现在不是两个师团的师团长么?那些贵族少爷,还不如你呢,你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自己的身份是什么?。。。立下功劳,你就是我狂龙军团的军官。”

    雷严肃的看着亚力山,大声说到:“立下功劳,我发誓,我会让你成为真正的骑士。我不能保证你会成为所谓的贵族,但是我发誓,只要你作出了足够的功绩,我会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现在,我以帝**团长的身份,按照帝国战时特别法令,我征召你加入狂龙军团,你的下属,也全部编为狂龙军团dú lì重步兵师团,你就是师团长。”

    “按照帝国战时法令,我有权剥夺伯爵以下贵族的封号或者授予帝国骑士的特别权利,因此,我正式宣布你不再是一个奴隶,你的奴隶身份,立刻会由军部发文取消,而我正式授予你帝国黑铁一阶骑士的称号。。。你的实力,可以做高阶黄金骑士而绰绰有余,但是你没有军功,想要晋级的话,就用你的军功来换取吧。”

    雷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看着突然之间,整个人都有了一种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的亚力山,低声的说到:“亚力山,你要明白,你的命运不是掌握在别人手里的,你有足够掌控自己命运的实力,因此,好好的努力给我看吧。。。记住,你现在是狂龙军团的军官,你和盖斯特公爵,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只需要向我负责就可以了。”

    亚力山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彷佛身上突然的脱去了上百万斤的枷锁一般,他抽出了自己的长剑,正式的向着雷行了一个骑士的礼节,恭声应命到:“是的,将军。”雷的队伍中负责军纪的黄金骑士飞快的策马冲了过来,把一个黑铁一阶骑士的徽章以及狂龙军团的军徽递给了亚力山。亚力山双手有点哆嗦的接过了那两个徽章,凝重的在自己空荡荡的铠甲胸口比划了一下,看向雷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感激甚至是感恩戴德,恨不得替雷去死的火焰。

    雷微笑着对着亚力山点点头,策马行向了前方。雷在自己的心里嘀咕着:“洛马特说过的,这种学问叫做御下之术,唔,不知道我学到家了没有啊。盖斯特那老不死的也真是的,这么强的一个剑士,他居然不收为自己的家族骑士,非要放在奴隶堆里便宜了我。这样也好啊,这两万重步兵看起来都是亚力山一手训练的,亚力山看样子是服了我的,那么他的军队等于就是我的了。”

    得意的想着事情的雷,脸上挂满了开朗的微笑。他突然看到了那个长官军纪的黄金骑士,看看他马鞍后的那个小包裹,雷差点又笑得要掉下马去,他在心里咕哝着:“这些长官军纪的军官真可怜,身上要带这么多的骑士徽章,真是累啊。不过也没办法,谁叫兄弟们立下了功劳,最好现场就发给他们晋升的徽章呢?嘿嘿。。。”

    大军滚滚前进,朝着凯森行省前进。雷再次的策马到了整个人都彷佛沐浴在阳光下,一副神轻气爽模样的亚力山面前,雷问到:“亚力山,你对于这西北的几个行省熟悉吧?我还是上次增援‘神城’的时候来过一次,路都忘记干净了。我们到凯恩行省和神赐草原的边境,从这里走还要多久啊?”

    亚力山连忙回答到:“大人,从这里去边境线的话,按照现在的速度,起码还要三天的时间。毕竟盖斯特公爵的领地距离边境就不远了,如果你们是走的另外一个公爵家的领地,那么可就是绕了一个大圈子了。虽然那条路可以很快的到达凯恩行省的腹地,但是要走的路程可就多了一倍多啊。”亚力山此刻是浑身的轻松,对于雷也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激之情,他看着雷的面孔,突然的说出了以下的话语:“大人,如果,如果您不嫌弃我的话,收我做您的家族骑士吧。”话刚刚出口,亚力山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后悔,身为奴隶时的自卑,再次冒上了心头。

    雷愣了一下,突然的笑起来:“做我的家族骑士?那么我可就太划算了,亚力山,你体内的斗气很强啊,我都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一身高强的武技的。可是你就吃亏了,按照你的实力,以后肯定可以出人头地的,做我的家族骑士,那么你以后再飞黄腾达,也只能在我的属下做事了,你不后悔么?”

    亚力山诚恳的看着雷,低声说道:“我的武技,都是我很小的时候,那个被盖斯特公爵打入死牢的将军教授我的,我本来,没有机会接触到斗气和武技的,能否出人头地,我其实都没有想过的。。。雷大人,如果您愿意,就收下我吧。”

    雷考虑了一阵,脑袋里面飞快的思索了一阵,他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这么说来,那么,好吧,我收留你。亚力山,我也答应你,在帝国法律允许的限度下,我会把盖斯特家族的人交给你处置的。你应该明白他们参与了谋反吧?他们迟早都会被帝国审判的,到时候,我会把他们交给你处置的。”话音未落,雷的长剑已经轻轻的在亚力山的肩膀上敲击了一下。

    亚力山呆住了,他有点吃惊的看着雷,问到:“您,您刚才说什么?”

    雷一脸沉思的模样,笑着说到:“洛马特经常告诉我,一件事情,看起来没有任何头绪的,但是绝对会从其他的地方看出端倪来。你身为盖斯特公爵的奴隶,他提拔你做了师团长,哪怕他没有给予你贵族的身份,一般的来说,你都应对他很感激的。但是我刚才看到,你居然对于他的命令有些不置可否的模样,那么,你不是完全的服从他啊,而你一个奴隶,和公爵之间是不会有什么仇怨的,你对于公爵的那种冷漠,只可能来源于教授你武技的那位将军,不是么?”

    亚力山呆住了,他看着这个面孔丑陋甚至可以说可怕的将军,看着他彷佛一头狮子或者狗熊,就是不像一个人的身材,实在想不到,这么一个粗鲁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细腻的心思。雷身后的哥西亚轻轻的吐了一下舌头,低声说到:“我们的大人啊,看样子越来越聪明了。不知道他是本来就这么厉害,还是洛马特那家伙教得好啊。”

    披星戴月,大军继续前行。雷的骑兵队伍都有战马代替脚力,一路行起来并不很累,但是让雷觉得惊奇的就是,亚力山下属的两万重步兵,身穿沉重的盔甲,居然也能跟上队伍,这就让狂龙军团的那些骑士们都有点不能理解了。这样jīng锐的士兵,哪怕在五兽军团内部都可以算是顶级的jīng锐了,而这些士兵,居然是盖斯特的私军,那么盖斯特的军队岂不是拥有了和帝**正面决斗的实力?

    雷把这个问题拿去问亚力山的时候,亚力山很坦然的说到:“这两万士兵,是我jīng挑细选的奴隶或者最贫苦的平民子弟,他们训练的时候比起那些贵族少爷带领的军队要刻苦得多,战斗力也比他们强得多。我一直是作为盖斯特公爵的近身护卫团出现的,可是这次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肯把我们派遣出来。”

    雷轻轻的点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盖斯特会派出自己手中的最jīng锐的军队,但是这并不是他在意的。他注意的是,既然这支军队的组成成分是奴隶和贫民,那么只要亚力山倒向了自己,这支军队就彻底的成为了自己的下属了。

    前方的地势已经开始渐渐的平坦起来,很显然,他们已经进入了凯森行省的地界,靠近了神赐草原。这一块区域,虽然拥有不少的山丘,但是看上去就好像是神在创造神赐草原的时候,为了把整个草原弄平,干脆把所有的山峰都抓了起来胡乱的丢在了凯森行省一般,这些山都是不成堆的,山区和山区之间,就是空荡荡的平地,看起来很是突兀。

    一百多骑快马疯狂的冲向了打头的重步兵大队,最前面的两百名重步兵很干脆的把手中的长枪尾部插在了地上,竖起了一排密集的枪林,等待着这一百多名不知晓身份的骑兵到来。最前面的那个黑汉子突然的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妈的,哪个混蛋的军队不长眼睛,认不出大爷我是什么人么?让开,让开,你们的长官是谁?”

    那个黑汉子似乎有着一肚子的火气,他手中一根形状古怪的铁棍已经抡了起来,一股黑sè的棍风‘呼呼’的朝着最面前的那些重步兵冲了过去,看起来是想让那些步兵出丑的样子。在队伍前列带队的亚力山突然的拔出了自己的长剑,风一样的闪了过去,一道青sè的剑光激闪,亚力山嘴里传出了低沉的吼叫声:“斩。”一个最简单的直斩很干脆的把那大汉的棍风劈成了两片,随后消融在了他凌厉的剑气中。

    大汉身后的两名骑士发出了吃惊的声音,那个手里拎着一柄双头长矛的骑士一手拉住了那位就要从马上扑下来拼命的黑汉子,大声的喝到:“我是狂龙军团雷将军下属罗卡特,这两位是英格尔、比蒙,前方是谁的队伍?隶属谁的属下?”

    雷已经骑着马冲了过来,他大声的吼叫着:“妈的,罗卡特,你们总算送音讯回来了?他妈的,你们到底打探到了什么消息没有?现在前线怎么样?‘神城’的人还没有死光吧?”雷的身后,一票亲卫骑士紧紧的跟着,每个人的眼睛都看向了满身血迹的罗卡特他们。

    罗卡特等人翻身下马,跪倒在了地上。英格尔有点喘息的汇报到:“大人,我们碰到了莱茵大人率领的一万荣耀骑士和罪民发生了血战,我们参战后,一万下属几乎全灭,只有我们这些人逃了出来。莱茵大人要我们来后方寻求援军,他们可能已经被罪民给包围在了某个山区,因为我们到达了‘铁堡’后,并没有得到他们回来的消息。”

    罗卡特接着回答到:“现在‘神城’大军驻扎在了凯森行省‘铁堡’一线,他们的妇孺已经向帝国内部转移,可是罪民大军一共一百二十万已经大兵压境,扎营在了神赐草原上方。我们是参加了两次的守城战后,奉哈特大人的命令,来催促帝**的援军的。敌人军势太强,已经横扫了‘铁堡’外百里内的所有城镇,抓捕了不少的帝国百姓,他们很可能已经在进行复活‘血骑士’冥#8226;德思的邪恶仪式,因此,还请大人尽快催促后方的援兵到来。”

    雷他们全部愣住了,雷呆呆的说到:“不是吧?‘神城’被攻克了也就算了,现在他们还被赶到了凯森行省了?如果不能在凯森行省挡住他们,那么岂不是我们帝国的腹地就非常危险了?。。。你们怎么走这条路来求援?”

    比蒙瓮声瓮气的说到:“从帝国腹地到达边境有五条路线,除了最北方和最南方的路线最远外,其他三条路线都已经派出了催促援兵的信使。我们这一路因为是大人你们最有可能到来的方向,所以哈特那个家伙派我们来这条路上等着。结果我们刚刚出来一个白天的时间,大人你们就到了,大人,我们还是赶快赶往‘铁堡’吧。那些罪民好像发疯一样的在攻城,看样子是不把那座城给拆了不肯罢休啊。”

    雷死死的咬着牙齿,过了良久,他才说到:“你们先起来吧,你们告诉我,莱茵大人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大概会被包围到了哪个山区?”

    罗卡特和比蒙看向了英格尔,英格尔沉默了一阵,用手指在地上飞快的画了起来:“这个方框是‘铁堡’,他的西北方八十里就是神赐草原的边境,从那边转向西南大概五十里有一片山区,如果莱茵大人他们没有回到‘铁堡’汇合,他们最有可能被包围在了那片山区或者干脆被消灭了,但是罪民们想要消灭他们的可能xìng不大,因此,他们应该被围困住了。”

    雷沉默了一阵,喝到:“哥西亚,派遣两百jīng锐的战士,你带着他们走,去催促后方的援兵。同时要军部jǐng告大陆上的其他国家,他们的军队必须rì夜兼程的赶到我们帝国dì dū汇集后过来增援。唔,快去,现在就去,不要浪费时间。同时要求帝国把那些配置好的火yao什么的都给运上来,那种东西对于大量的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很有效果。”

    哥西亚重重的点头,他低声的丢下了一句:“大人,您一定要小心了。”这才带领了两百骑兵冲了出去。哥西亚的心里一阵的郁闷,自己可是大人的亲卫首领,如今抛下了自己的大人而去催促援兵,怎么看都是自己的失职啊。但是哥西亚也知道,如果派遣其他的将领去,别人可能根本看不起那些将领,本来要快办的事情,他们都会拖拉一阵。而自己是代表着雷的心腹将领,这个身份可比普通的将领有分量多了。

    雷跳下了马,冲到了英格尔的面前,看了看地上简易的地图,问到:“那么,英格尔,你告诉我,现在的罪民是大致上什么情况?他们复活的那个该死的‘血骑士’是什么东西?”

    英格尔简短的介绍了冥族复活‘血骑士’的情况,这些消息是从哈特那里得来的。连续两次的攻城战没有发现冥族人的身影,让哈特他们判断这些家伙已经得到了足够满意的灵魂,回去进行复活仪式去了。甚至他们刚开始的两天没有进攻‘铁堡’,而是对附近的城镇展开了烧杀抢掠,说不定就是在寻找合用的处女。

    随后,英格尔沉默了一下后,说出了让所有在场的人有点接受不了的话语:“大人,我建议我们此刻不要去‘铁堡’汇合他们的大部队。”

    比蒙呆了一下,大声的叫嚷起来:“英格尔,你说什么?我们不去汇合的话,要抵挡罪民的冲击可是很困难的。尤其那些老家伙的法力才恢复了三分之一,根本挡不住他们的亡灵法师、兽族巫师的攻击的。”

    雷的脑袋都大了,亡灵法师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可是现在又多了一个什么兽族的巫师,这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人物啊?他看向了英格尔,想要听一下英格尔的理由。英格尔看了看身边的将领们,很简单的指了一下附近的战士,说到:“看吧,看吧,天sè还没有黑,现在正是大中午的时光,比蒙,罗卡特,你们看的出来,大人带来了大概五万人的骑兵,这里还有两万人的重步兵,七万人,加入了‘铁堡’的防御又有什么用?”

    “‘铁堡’的城墙很窄小,每次只要几千人就可以防御对方的攻击了,加上有在外围的‘神城’驻军的配合攻击,他们还可以抵挡一阵子时间。而我们的七万人,就算是加入了战团,无非也就是让那些罪民得到更多的杀戮的机会吧。想象一下,我们的一万轻骑兵,在他们的手下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被歼灭了,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战争。我们的士兵想要对他们造成威胁,必须是用七倍到八倍的兵力包围对方,才有可能对敌人造成伤害。”

    雷吞了口吐沫,再次的看了看地图,低声说到:“那么,英格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去救援莱茵大人,是不是?”

    英格尔笑起来:“我不知道大人和莱茵大人有什么关系,但是大人很明显的非常关心莱茵大人的安危。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去救援莱茵大人呢?包围莱茵大人的罪民军队不会很多,我们这些人手足以在里应外合的情况下对敌人展开重大的打击,如果敌人的包围圈溃散,他们前线正在攻城的大军肯定在士气上会受到影响,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到底来了多少援兵,说不定他们会暂时的后退,这样我们就有了时间等待大陆的援兵。”

    英格尔顿了顿,低声说道:“哪怕莱茵大人已经死了,或者敌人的包围圈太强,我们也完全可以来得及退却到‘铁堡’一线的,两边的距离并不远,是不是?”

    雷点点头,大声的呵斥到:“那么,全军就地休息,恢复体力后派出斥候打探消息,我们全军出发。。。那个山区叫做什么名字?嗯?英格尔?你记得地图么?”

    英格尔等人哑然。。。

    莱茵此刻的确是被包围在了那个山区。他身负重伤,身边能够作战的荣耀骑士也不过只有千多人了,他们凭借着一个小山谷的狭隘入口,这才抵挡住了罪民们cháo水般的疯狂进攻。指挥进攻的,是图下属最亲近的大将之一,号称武力全族第七的鲁。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