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378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第九守秘局 > 第三章 院长室

    现在早已不是旧时代,许多迷信的东西在科学研究下,也逐渐变得清楚明了起来。

    譬如灵体的研究。

    霍胖子他们部门里发放的基础资料,就有不少关于灵体的介绍,包括陈闲对灵体的了解也是来源于这些资料。

    灵体是生物的精神能量与意识汇聚的最高体现,它们的能力高低也与自身磁场有关,磁场强则自身强。

    空气中的阴气粒子越重,灵体的磁场就越强,这是异人们公认的常识。

    此刻是深夜,是宗教学中阴气剧增的时刻,又逢瓢泼大雨,算是碰上了道家所谓的天阴盖顶。

    所以像是这些刚死不久的灵体,能够以如此真实的状态出现在陈闲他们面前,倒也不算奇怪。

    “这些应该是精神病院的病人吧?”陈闲随口问道,左右打量一眼,这些灵体都赤着身子并没有穿衣服,所以他也不敢确定这些灵体的身份。

    “有可能。”霍胖子答道,说话都显得特别小心,压低了声音,生怕引起这些灵体的注意,“我看过这家医院的资料,病人有几百号,医生护士只有几十个,这里的灵体至少有上百吧?”

    “可能不止。”陈闲摇摇头。

    被大火烧毁的走廊漆黑幽深,那些本不该存在的“人”,都来了精神病院的一楼,在走廊里背对陈闲他们,不断用头撞着墙壁。

    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密闭空间,稍微说话大点声,回音都会变得很大,所以在这时候,陈闲他们能够听见的只有那种砰砰撞墙的声响。

    那一个个烧至焦黑的头颅,发出的撞墙声沉闷,又富有一种节奏感,似乎能让人莫名其妙的沉浸在其中。

    霍胖子只稍微听了一会,双眼便变得无神,好像失去了控制自主的能力,身体也跟随着撞墙的声音,缓缓左右摇晃起来。

    陈闲看他一眼,伸手使劲在他人中掐了一把。

    剧烈的疼痛感让霍胖子回过神来,好像他还没意识到之前发生什么,捂着嘴瞪了陈闲一眼:“你干什么!”

    “你也想去撞墙?”陈闲好笑地看着他。

    霍胖子愣了一秒,似乎想起了之前自己的异状,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些灵体对我们的敌意不大,没必要跟它们动手。”

    陈闲低声说道,轻轻在霍胖子胳膊上拍了一下,示意让他松开枪别乱来。

    “它们本就是横死之人,心中有怨有恨,不受到刺激或许还能平静点,如果我们弄出的动静大了......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霍胖子松开握住手枪的右手,感觉自己确实有点失态了,只是一些灵体而已,原来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可紧张的?

    “现在怎么办?”霍胖子问道。

    “屏住呼吸跟我走,注意别碰到它们。”

    陈闲说完这话便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带着霍胖子向走廊深处行去。

    走廊本来就狭窄,左右两侧都站着背对陈闲他们的病人,所以只能通过中间狭小的缝隙走过去,并且还得注意走过的姿势,要尽可能保证自己不会碰触到那些病人。

    在霍胖子手电的灯光下,幽深的走廊依旧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像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隧道。

    两人都不敢发出声音,连走路的声音也压到了最低。

    一时间,幽深沉闷的走廊里就只剩下了病人撞墙的声音。

    砰。

    砰。

    砰。

    每一个病人都赤着身子,皮肤被烧得焦黑,有些部位甚至皮肤都破裂开了,破裂处微卷像是被油炸过的鱼片,露出了皮下被烧熟的肌肉组织。

    那种烧肉的气味,最初闻着还挺香,但慢慢就变得恶心反胃了,香气里夹杂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油腻腐臭,那种高温烹调人类脂肪的气味,简直像是一罐被阳光暴晒过的变质猪油。

    虽然说出来很丢人,但霍胖子确实想吐。

    时间在这种时候过得格外慢,每一秒的流逝,都变得异常清晰。

    当他俩彻底穿过这条犹如地狱般的走廊,时间已经过去了大概三分钟。

    中途陈闲跟霍胖子一直都屏着气,直到从病人堆里彻底走出去,才敢恢复呼吸。

    “需要怎么搜?”陈闲开口问道,回头望了一眼那些被烧焦的病人,白皙的脸上挂着笑容,“这里病房不少,需要地毯式搜索的话,可能得忙活到第二天早上。”

    “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去院长室看看。”

    霍胖子说道,指着前方的拐角处:“这家医院的平面建筑图我看过,院长室就在一楼拐角的后面。”

    在审讯洪金喜时,霍胖子就得到了大概的信息。

    精神病院这栋楼的结构是个回字型,四条边分别是住院部、医疗部、以及其他医用的房间,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空旷的天井空间,那里有一座小型独立建筑,之前洪金喜他们就是栽在了那里。

    据洪金喜说,精神病院购买的那批金砖,也是被运进了那个屋子里。

    那里究竟有什么?

    这个答案霍胖子很想知道,因为在他看来,整座医院里最让他难以捉摸的地方,就是天井里面的那座小型独立建筑。

    那建筑是干什么的,这个霍胖子猜不到,但就它藏得那么隐秘......肯定有不得了的东西在里面!

    “行,那我们现在就去院长室。”

    陈闲说道,继续在霍胖子身前开路。

    这家精神病院的走廊看着很不吉利,虽然这个形容有点抽象,但它给陈闲的感觉就是如此,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墙壁,天花板,地板。

    在那层被烧焦的漆黑痕迹下,又透着一种血的颜色,暗红且又深沉。

    是血?

    好像不是。

    它们比血的颜色更深,也更沉闷。

    “小陈,你有没有感觉不大对劲?”

    “有。”

    得到陈闲的答复,霍胖子抬手在胳膊上挠了几下,表情说不出的难受。

    “我怎么感觉心里有点慌呢......”霍胖子嘀咕道。

    “你第六感挺准的。”陈闲露齿一笑,秀气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凝重。

    或许是因为异人的身份,陈闲的感知力比普通人强得多,特别是有些危险还处在未知状态时,他大多都能提前感应到。

    这是生物的本能,一种野兽般的直觉。

    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危险,而且这阵危险的感觉......是从前面拐角后的走廊里传出来的!

    “小心点。”陈闲说道。

    下一秒,他便带霍胖子越过拐角,来到了院长室所在的那条走廊。

    在看见这条走廊时,陈闲忍不住皱紧了眉,霍胖子也惊讶得失去了声音。

    “这.....这是怎么回事?”霍胖子瞪大眼睛问道。

    这条走廊干净得令人发指!

    瓷白透亮的地砖一尘不染,被粉刷过的墙壁如雪般洁白,根本看不出半点遭受过火灾的痕迹。

    难道这场火没有烧到这里?

    “小陈,这是怎么回事?”霍胖子问道。

    陈闲仔细打量了一阵,摇摇头说不知道,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见。

    之前火势之大可是有目共睹的,要说没烧到这里,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条走廊确实没有被烧过的迹象,反而像是刚被人精心打扫过的。

    难道......

    突然,陈闲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他仔细看了看四周,却又感觉拿不准了。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陈闲喃喃道。

    在走廊中间,有一扇极其显眼的房门,与其他房间的门差异很大,透着一种要高人一等的感觉。

    “那应该就是院长室了。”

    “小陈走,咱过去看看!”

    那是一扇崭新的红木房门,似乎刚安装上不久,甚至还能闻见上面未消散的油漆味。

    霍胖子一脸的跃跃欲试,只想着赶紧打开门进去看看,说不准就能在院长室里找到那把钥匙。

    但与他相比,陈闲的表情不那么好看,甚至他还有点压抑。

    距离这扇门越近,那种危险的预感就越强烈。

    “说不准钥匙就在这里面......如果他们没有转移的话......”

    霍胖子兴奋得自言自语着,抬手便握住了门把,刚要使劲推门,陈闲却突然伸出手拦住了他。

    “别开门!”

    听见陈闲冷不丁的话,霍胖子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急忙松开门把手,转脸看着陈闲问道:“怎么了?有情况?”

    “有声音。”陈闲低声说道。

    霍胖子急忙安静下来,支起耳朵仔细听着,想听听陈闲说的是什么声音。

    但走廊里依旧是无声的死寂,用落针可闻来形容都毫不夸张,哪儿有其他的声音?

    “会不会是你听错了?”霍胖子问道。

    “没听错,在里面。”

    陈闲说着这话,往前走了一步,用耳朵贴在了门上。

    里面悉悉索索的,还有纸张翻动的声音。

    好像有人在里面写字?

    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陈闲很是熟悉。

    “有人。”陈闲低声说道。

    “人?”霍胖子一皱眉。

    陈闲想了想,说,不确定。

    “我打头阵进去,你小心点。”

    说着,陈闲握住门把手,轻轻扭动了一下。

    伴随着一声极其清脆的机械转动声,办公室大门瞬间就打开了。

    霍胖子拔出手枪,严阵以待地紧靠着墙壁站在一侧,只留陈闲一个人站在门外。

    院长室里很黑。

    窗帘都被拉上了,也没有亮灯,找不到任何光源,可以说这里面的能见度低得可怕,哪怕霍胖子壮着胆探头看了一眼,也什么都看不见。

    这间办公室就像是被黑暗吞噬了,那种诡异的气氛,连陈闲都觉得不安。

    霍胖子正要用手电往里晃一下,但刚抬手就被陈闲叫住。

    “别用手电,我能看见。”

    陈闲的视力比较一般,跟普通人差异不大,但他却可以在黑暗中视物,这点也是他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之一。

    在他眼里,这个屋子的能见度很低,但还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

    院长室装修得非常简约,而且出人意料的狭窄逼仄,还不如之前路过的那些病房。

    大概有十平方左右。

    这里面只放着一张办公桌,一张皮质的椅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家具。

    在那张唯一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怪人”。

    这也是陈闲不敢让霍胖子打灯的缘故,生怕惊动了它。

    那个赤着身子的人骨瘦如柴,枯瘦的身躯,只像是一层皮肤裹着骷髅架子,根本看不见半点脂肪,眼窝深陷得吓人。

    这里的光线太暗了,哪怕是陈闲能在暗中视物,也照样分辨不出它的皮肤是什么颜色。

    此时,它如枯枝般的手指紧抓着一支钢笔,不停的在某个记录本上写着什么。

    好像不是灵体?

    陈闲看向怪人的目光中有些好奇,打算凑近了再观察一下。

    不等霍胖子说什么,陈闲便往前迈了一步,跨过门槛走进了这间院长室里。

    在走进这间屋子的瞬间,他并没有发现。

    身后的办公室门......

    消失了。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