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378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第九守秘局 > 第四章 怪人

    从他迈进院长室的那一刻起,那扇门就如同被黑暗鲸吞了一般,从这间屋子里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门外站着的霍胖子也在这时慌了神。

    “人呢?!”

    霍胖子一下子冲到了门口,毫不犹豫的用强光手电往里照去,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这间办公室究竟有多诡异。

    任何光都会被它吸走,或是说......被它吞噬。

    手电照过去的时候,就像是照在一面会反光的黑色墙壁上。

    除了黑还是黑,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怎么搞的......”

    霍胖子皱紧了眉,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平心而论,霍胖子不是那种没见识的调查员,他在成为小领导之前,见识过数不清的诡异案件,什么样的妖魔邪厄没见过?

    但这一次,他算是开了眼。

    院长的办公室就像与这个现实世界撕裂开了,变成了独立存在的空间,霍胖子也壮着胆把手往里伸了几下,触感非常奇怪。

    好像手掌不是在空气里,而是在一滩冰冷粘稠的水里,那种粘稠滑腻却又阴冷刺骨的感觉,让霍胖子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灵体.....真的有能力做到这一步?

    还是说这根本就不是灵体作祟?

    “小陈!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霍胖子顾不上这里情况危险,冲办公室里大喊了几声,脸上的表情愈发紧张。

    “小陈你没事吧!小陈!”

    与霍胖子的惊慌失措不同,当陈闲发现院长室大门消失后,表现得异常冷静。

    陈闲似乎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只是往回走了几步,仔细找了找,确定找不到大门的位置,眼里这才闪过一丝明悟。

    怪不得门外的走廊干净如新,找不到半点火灾后的痕迹,原来是这样......

    “没想到这里的灵体还厉害,竟然搞出来这么厉害的域。”陈闲左右打量着,忍不住啧啧称奇。

    在过去老旧的传说里,常有一种鬼打墙的说法,说的是有不干净的东西迷人眼,导致人失去方向感,在原地不停的打转,走不出那个被鬼打墙锁住的地方。

    事实证明,这种情况确实是存在的,不过在现代,应该被称之为“域”。

    最初级的域,既是传说中常见的鬼打墙,会让人失去方向感,但并不是绝对完美的,也有能够走出去的办法。

    至于高级的域......例如现在这种。

    其实从一开始陈闲他们就走进了这个灵体制造的域里,外面那条找不到火烧痕迹的走廊,就是域中的一部分。

    简而言之,“域”并不一定是虚构的画面。

    灵体越厉害,道行越高,它们能制造出来的“域”就越真实,甚至能够达到构造另外一种现实的效果。

    “覆盖面积很广啊.....”陈闲心里估算着之前那条走廊的面积,忍不住啧啧称奇,这么大规模的域,他也是第一次遇见。

    感慨之余,陈闲也将目光移开,向前方看去。

    那个坐在办公桌前写字的“生物”,很像是人,而且是活着的那种,胸腔会随着呼吸起伏,干枯的皮肤下隐约还能看见脉搏的跳动。

    不过它再怎么像是人,陈闲也能闻出来它身上的那股死气。

    它绝对是灵体,但与以往见过的灵体相比......好像又多了一些活性?

    没错,就像是一个还活着的人,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来。

    望着那个枯瘦干瘪的身影,陈闲默不作声地思索一会,便抬起脚慢慢走了过去,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好像对这种画面已经司空见惯了。

    在此之前,陈闲跟霍胖子说的那些话,并不是胡扯敷衍,他确实不是宗教类修行者,根本不通那些所谓的阴阳术法。

    所以说在遇见这种情况时,陈闲只有一个破掉“域”的办法。

    除掉制造域的灵体,再真实的域也会灰飞烟灭。

    “能听见我说话吗?”

    陈闲走至那个怪人身旁,伸出手在它面前晃了晃,动作随意轻松,似乎并不害怕它会一口咬上来。

    “沙沙......”

    怪人没有任何反应,对于陈闲的声音以及肢体动作,都表示不为所动,依旧低着干瘪凹陷的头颅,拿着笔疯狂地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

    对于这种情况,陈闲还是有点头疼,毕竟他并不是很喜欢跟灵体动手,能够用语言沟通解决的事,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但现在看来......好像沟通的可能性不大啊!

    “写什么呢这么专心......”

    见怪人写得这么入迷,陈闲忍不住凑过去,在那个破旧的记录本上看了一眼。

    上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字。

    每个字之间都没有空隙,看着让人非常压抑,而且满篇的内容就只有四个字。

    是四个不断在重复的字。

    “她出来了!”

    记录本上的字迹颇为潦草,甚至能从字里行间看出写字人的那种恐慌感,那种透过字体传达出来的恐惧,是陈闲从未遇见过的。

    “她出来了她出来了.......”

    陈闲看着纸上不断出现的这四个字,只感觉满头雾水。

    她出来了?

    她是谁?

    难不成又是一个灵体?

    陈闲正想着这些,面前的怪人突然停了下来。

    它不再动笔,而是低着头看着记录本上的一行行字迹,诡异地笑了起来。

    “嘻......嘻嘻......”

    它的笑声断断续续,像是癫狂到极致的精神病人,声调起伏非常大。

    那种嘶哑扭曲的声音,通过它干瘪如同枯树枝的喉咙不断传出,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仿佛是忍不住要大笑出来一般,肩膀不停地颤动着。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陈闲再度确定了一次,略微弯下腰,用手在它面前晃了晃。

    这一次,陈闲得到了不一样的回应。

    只见干瘪怪人毫无预兆地抬起了手臂,直接用之前还拿来写字的钢笔扎穿了陈闲的手掌。

    整个过程在一瞬之间,连陈闲都反应不过来。

    “嘻嘻......”干瘪怪人依旧笑着,枯瘦如柴地手掌握着钢笔,扭曲凹陷的脸庞上,布满了疯狂的笑容。

    那只钢笔就像是硕大的钉子,死死钉在了陈闲的手掌上,伤口处的皮肤也被带得凹陷了下去,散发着腥味的血液,瞬间就从边缘的缝隙里流了出来。

    感受到这阵刺骨的疼痛,陈闲几乎是本能般地抬起手臂,横着一记肘击砸在了这个干瘪怪人的脸上。

    嘭!!

    怪人被肘击砸中后,发出了极其凄厉的惨嚎,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但在半空中它却突然掌握住了平衡,像是一只枯瘦的野猫,四肢着地的落在了不远处。

    陈闲看了一眼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怪人,又低头看了看手掌上的伤口,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他能感觉到疼,但他却意外的不怕疼。

    那种刺骨的疼痛感对普通人而言是种折磨,但在他眼里......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握住钢笔,猛地一拔。

    陈闲面无表情的将笔身从手掌里拔了出去,而那些被撕扯开的皮肤也随着翻了过来,狼狈不堪地搭在钢笔留下的窟窿上,整个伤口看着血肉模糊极其的骇人。

    这时,趴在不远处的怪人已经按耐不住,发出了如同野兽般的嘶嚎,它并未站立起来,而是开始四肢着地的奔跑,直奔陈闲就冲了过去。

    它的速度快得只剩下一道影子,几乎瞬间就跑到了陈闲身前,张牙舞爪的向他扑上去,似乎是想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但它怎么也想不到,陈闲的动作比它更快。

    陈闲没有闪避的举动,反而一步上前,抢先用右手拽住怪人的胳膊,横着一甩就赏了它一记过肩摔。

    待这个干瘪怪人落地,陈闲又乘胜追击,直接用脚踩住了它的脖子。

    如果说之前这个怪人的动作像是野兽,那么陈闲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怪人凄厉的惨叫声中,陈闲缓缓张开嘴,露出了两排明晃晃的森白皓齿,不待怪人再有反抗的动作,照着它胡乱挥动的手臂一口就咬了下去。

    用肉眼来看,这个怪人的躯体非常真实,简直就跟活人没什么两样。

    但在被陈闲撕咬后,那一团肉直接脱离了实质状态,转而变得像是一团绿色的烟雾,一股脑的让他给吞进了肚子里。

    从科学角度来说,灵体是一种处在异常状态下的生命,也是一种非常规物质能量的聚合体,它们构造身体的能量中,除了百分之十的物质暂时未知之外,剩余百分之九十都是阴气粒子。

    阴气粒子对人是有害的,如果有其他异人像是陈闲这样,直接将灵体的部分躯体吞入腹中,那么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轻则被阴气入蚀五脏六腑,重则阴毒攻心当场毙命。

    在霍胖子他们部门的异人登记档案里,唯有陈闲能做出食用灵体这样的壮举。

    临时工是有编号的,也有代号,陈闲的代号也是因此而来。

    食异者。

    一个能够食用异常生命的人。

    “嘭!!”

    随着这声闷响,陈闲被怪人冷不丁地踢了出去,不偏不倚的落在几米外的办公桌上。

    由于这猛地一下撞击力过大,略显粗制滥造的办公桌直接就塌了,一时木屑纷飞烟尘四起,桌上的物件也散落了一地。

    “大意了......”

    陈闲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有明显的血迹,但他也不在乎,抬手随便擦了擦,然后将手掌放在右肋部,轻轻地摸了几下。

    肋部有明显的凹陷,应该断了几根肋骨,剧烈的疼痛让他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可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冷静得可怕,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是别人,只是稍微深呼吸了几下,便再次站了起来。

    “你是谁?!”

    就在陈闲准备上前继续教育它的时候,那干瘪怪人突然开了口,虽然说话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能大概的听出来内容。

    嗓音沙哑,像是声带受损后的声音,声调起伏非常大。

    “你为什么在我的办公室里?!”

    听见这震耳的咆哮声,陈闲止住脚步,有些惊讶地看着它:“恢复神智了?”

    从它说的话,大概就能判断出来,这个怪人就是雾山精神病院的院长。

    “你不是我们医院的人......你是谁!”

    院长还在愤怒的质问,并且步步紧逼,开始主动往陈闲身边靠拢。

    但慢慢的,它就意识到了某个重点。

    “我......我死了?”

    院长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貌似这才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枯瘦如老树皮的脸上,瞬间又多了几道褶皱,它低着头不断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语气越来越惊慌。

    “对......我想起来了......她出来了......所有人都死了......”

    院长说到这里,身体突然颤抖起来,本就恐怖凹瘪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种人性化的表情。

    恐惧。

    “谁出来了?”陈闲下意识地问道,对于这事他还是比较关心的。

    从院长透露出这些简短的信息,陈闲就能大概得知,医院的变化......包括这场大火,说不准都跟“她”有关。

    但她究竟是谁?

    “十三号病人......她出来了......不不行!我要躲起来!”

    院长已经失去了神智,跟真正的精神病人一样,被陈闲啃掉一只手后,只用仅剩的右手抱住了头,疯疯癫癫的胡乱大叫着,转身就往黑暗的角落里跑去。

    待陈闲反应过来追上去,院长已经消失了。

    对于灵体而言,穿墙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是它制造的“域”,在这片被鬼打墙围困的空间里,只要它存心想逃,陈闲也不一定能拦住它。

    “你好歹把话说清楚再走啊......”

    陈闲郁闷万分地停住脚,随之也察觉到了院长室的变化,四周的黑暗在渐渐消失,而之前被黑暗掩盖的大门,也悄无声息的恢复了过来。

    “小陈!你没事吧!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陈闲皱了皱眉,并未转过身去,而是不动声色的将之前受伤的右手放进口袋里,他并不想让霍胖子发现手上的伤口。

    陈闲抬手摸了摸肋部,能感觉到骨骼在“活动”,凹下去的肋部正在重新鼓胀起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初。

    “小陈你没事吧?!”

    霍胖子已经大步跑进了办公室里,站在陈闲身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拿着手电不断左右扫视着,生怕这里还有潜藏的危险。

    “我没事。”

    陈闲笑了笑,脸上还是那副亲切十足的笑容,放在口袋里的右手一动不动,身体也站得笔直,让人根本看不见他肋部的异状。

    “刚才我遇见院长了,但它跑太快没能抓住,抱歉啊霍叔。”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