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神|魔 > 第四章 前线
    第四章 前线

    训练刚刚到了第三天,两个格林公爵的亲卫,徽章是狮嘴内有着五颗利齿的顶阶白银骑士的家伙来到了克劳斯的营地,干巴巴的下达了以下的命令:“奉公爵大人之名,团队长克劳斯,就地晋升为西里行省暂编第十五军团,全军开发,向清风平原与西里行省交界处前进,配合其他二十个暂编军团,阻截史马特帝**,绝对不允许他们前进一步。”

    克劳斯还没有从自己的军衔突然提高了两等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就被后面的命令给惊呆了。他用类似指着一堆垃圾般的表情指点了一下由一群小市民组成的,扛着削尖的木棍在那里有气无力的刺杀着草人的新兵,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问到:“大人,要我带领这些人,去拦截史马特帝国的大军?难道您不知道,一个最普通的魔法攻击就会让他们吓破胆子么?”

    亲卫大人有点同情的,用同样的看待垃圾一般的目光看了看附近的那些新兵,摇摇头,无奈的说到:“克劳斯,这是公爵大人的命令。‘绿野兵团’在外面碰到了一点点小麻烦,他们想顺着科斯洛小山脉前进,掩饰自己的行军方向,可是他们碰到了山崩,速度被延缓了很多,为了保卫我们的领土,我们必须。。。”

    克劳斯叹息起来,无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长剑,低声嘀咕着:“我们必须让这些家伙上战场。。。好吧,我服从命令,但是,削尖的木头是没办法杀人的,甚至连最薄的皮甲都难得刺破,大人。”

    两个亲卫的脸上轻松了起来,他们呵呵笑着:“那么,请放心好了,公爵大人命令行省内的所有铁匠连夜加工,已经制造了足够多的铁枪头,磨锋利后,装在木棍上,不就是一柄长枪了么?只要他们学会用长枪捅人就可以了,五十万长枪兵,总可以杀伤敌人很多兵力的吧?”说完,他们顺手抛给了克劳斯一个样品。

    克劳斯瞪圆了眼睛,看着手上这个圆锥型的枪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根本就是铁皮卷成一个圆锥后,把接缝的地方用铁汁随便的粘贴了一下而已。克劳斯无奈的看着两个亲卫,叹息起来:“那么,就这样吧,起码比木棍的杀伤力大了许多啊,可是我还有问题。”

    两个亲卫面有难sè的看着克劳斯,低声说到:“这已经是能够找出的最快最有效的解决军械短缺的方法了,我们知道盔甲太少,刀枪实在不够,所以只能让他们把木棍弄长点,弄成超长的长枪对付敌人吧,实在没有办法了,其他的几个领主,他们的私人军团就停在西里行省的边境上,但是一个人也不肯过来增援我们,所以我们只能依靠自己了。”

    克劳斯长叹一口气,摇摇头说:“我不是说兵器的问题,我们这么多人过去,史马特帝国无论如何都会考虑一下进攻我们的风险的,用jīng锐部队换我们的这些新兵,是不合算的。我说的是:高级骑士,我们之间没有高级骑士。两位大人,我们三个师团的师团长,最高明的是白银四阶骑士,还不如两位大人的实力,而且只有他们三人才是白银骑士,象我这样的青铜顶阶骑士都很少,如果他们提出决斗,我们能够拒绝么?”

    亲卫们笑起来,脸上神情轻松了许多,点头说到:“这个问题,公爵大人已经考虑到了,我们的队长,强大的凯洛黄金骑士,将会带领几个高级骑士前往边境,如果他们要公开决斗的话,就让那些史马特帝国的软脚骑士领教一下我们梵特战士的厉害吧。”

    克劳斯的脸上也挂起了笑容:“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了,我虽然只是一个青铜骑士,但是我应该可以干掉他们帝国白银中阶的家伙吧?干掉他们一个师团长,我可是可以大大的发一笔呢。”

    三人大笑起来,言语里充满了对史马特帝国骑士的不屑。

    克劳斯笑着,可是心里却充满了疑虑:“奇怪,格林公爵不论去哪里,凯洛大人都一定跟随着他的,可是这次,凯洛大人居然带人去前线,那么公爵大人都不担心他的安全么?”可是克劳斯怎么知道,格林公爵得到前方战报后,已经带着家属、全部的财产朝dì dū转移了,如果不能在地方上做一个威风凛凛的领主,那么去dì dū做个高贵的贵族也不错,总比被敌人俘虏后杀死好得多。

    就这么,在领主大人已经逃窜,领地内的大部分高级骑士已经随着‘绿野兵团’覆灭,周围其他领主的私人军团迟迟不肯开到,dì dū的援军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时候,雷他们所在的新兵队伍开向了前线。

    幸好克劳斯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团队长,他把卡里村的年青人所带领的小队全部归纳到了自己的老兵队列中,而一路上,对其他的新兵队伍,克劳斯是毫不留情的加强了训练,每天行军之后,在营地里都要那些清一sè的长枪兵疯狂的挺枪突刺,直到他们的手都抬不起了,这才让他们去休息了。

    一个从城市里面征召的小业主,在训练的时候突然痛哭失声,结果当场被克劳斯的斗气隔着一米远砍下了头颅,让所有的新兵理解了什么叫做军法从事,一时间训练的热情再次的高涨了三分。

    不过,克劳斯他们的驻地距离西里行省的边境实在太近了,就算这么拖拖沓沓的走,三天后也到达了汇合点。有三个暂编的军团已经到了,大营也已经驻扎好了,远远看去大片的灰sè或者黑sè帐篷很是壮观。

    克劳斯命令士兵们去安置营地,而自己带着几个亲兵去见其他几个团队长,哦,现在的暂编军团长。

    他刚刚走到临时的中军大帐,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咆哮声:“好了,我们的任务是防守好自己的行省,拦住正面的这三百里边境就够了,你们成直线下营,每个营盘放置两万人,一共给我下二十五个营寨,守住中间的两百里地面,左右两翼不要去管他们。如果史马特帝国要从我们两翼前进,他们不可能不惊动那些该死的领主的军团,就让他们去打好了。”

    克劳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看到的,正是身穿紫sè盔甲,徽章上是自己家族龙形纹章的凯洛骑士。他是出身于一个高贵的家族,虽然他没有家族的继承权,但是他被特许在盔甲上使用自己家族的徽章,他的骑士标志是雕刻在他的兵器上的,一条金sè的飞龙,嘴里有着四颗利齿。

    看到克劳斯走了进来,凯洛只不过是微微点头,就继续吩咐起来:“不,为了安全,我们还要把营寨更加靠近一点,明白么?不要给敌人任何攻击我们的机会。哼,如果我现在的手下都是‘绿野军团’这样的jīng锐,我才不需要这么小心,可是。。。”他低声咕哝了一句:“一堆垃圾,能够打仗么?”

    大帐内沉默了一阵,凯洛喝了一口水,正要继续发话,雷就一头冲了进来,大声惊叫着:“克劳斯大人,不好了,我们的人和暂编第七军团的人打起来了。。。我们团里有个兄弟和那边团里的一个兄弟是世仇,两人见面就打起来了,我们当然要帮他们,他们也自然帮自己人,现在两千多人打在一起了。”

    凯洛刚要处置雷擅闯中军的大罪,可是听得两千多新兵打成了一团,顿时也没有心思对付雷了,他气恼的拍打起了桌子,吼叫起来:“走,跟我去看看,军法队在哪里?给我砍了那些带头的家伙。。。该死的,我怎么忘记了,这样的垃圾军队,怎么可能有军法队。”他气恼的冲出了帐篷,回头一看,又咒骂了一句:“难怪一个小兵都可以冲进去,看门的居然是新兵?难道你们连安排几个可靠的人看门都办不到么?”

    克劳斯他们几个团队长互相看看,说不出话来,老兵都派出去监督那些新兵了,哪里抽得出人手?这些新兵要是没有老兵带着,早就不成队列了。

    凯洛带着五名黄金骑士、十二名白银骑士冲到了正在疯狂欧斗的场地边,此刻是超过五千人挥动着拳头打在了一起,而远远的,在右手边的小丘陵上,大概万多人正在拍着巴掌吼叫着:“打啊,打啊,他妈的,打死那群王八蛋,加油啊,哈哈哈,真他妈的热闹啊,原来军队这么好玩啊。”

    凯洛气得浑身发抖,他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长剑,猛的运足了斗气,对着那个丘陵上的士兵吼叫了一声:“闭嘴。”可以看到一圈空气的波纹呼啸着冲了过去,最前面的百多名士兵只觉胸口一闷,眼前金星乱闪,身体顿时软在了地上,而巨大的声浪,也让那些幸灾乐祸的看热闹的士兵闭上了嘴巴。

    连带凯洛在内,一共十八名高级骑士挥动着兵器冲进了战团,他们下手很狠,这些高高在上的骑士大人,哪里会在意这些贱民的死活?在克劳斯他们不忍的眼神中,大概两百个人头瞬间落地,四溅的血液让正在斗殴的双方士兵发出了一阵阵惨嚎,见鬼一般的连滚带爬的分开了,哆嗦着站在了原地。

    整齐的步伐声传来,凯洛带来的,那四个从‘铁血战堡’前逃脱的帝国团队冲了过来,抡着兵器的手柄对着那些斗殴的士兵就是一顿毒打,把他们扔死狗一般的扔了出去。

    凯洛沉重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营:“再有聚众斗殴,不守军纪者,杀。”

    一个小小的声音有点颤抖,但是又有点不平的低声说到:“杀也要杀带头的人啊,干嘛杀死这么多无辜的人?军法,军法,军法也太严厉了。”

    凯洛猛的回头,闪着血光的双眸死死的盯住了说话的雷,克劳斯大感不妙,可是他哪里敢阻拦?雷的话刚刚出口,心里就后悔了,他害怕的看着面目狰狞的凯洛,差点就瘫倒在了地上。

    凯洛冷笑着逼近了雷,突然一手拎住了雷的脖子,大声吼叫起来:“你知道什么,你明白什么?这里是军队,纪律高于一切,纪律就是生命,纪律就是胜利。如果一堆乱七八糟的垃圾都可以打赢战争,那么还要军队干什么?你明白么?军法,军法,哈哈,如果你能做到我的位置,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一定要严格的执行军法。。。”

    凯洛不屑的看了一眼被他掐得说不出话,面sè紫红的雷,冷笑着说:“不过,我不认为你能够有机会成为我这样的人,小朋友,我是帝国黄金顶阶骑士,帝**中将,我的骑士衔是功勋骑士,爵位是子爵,你。。。哼哼。”

    凯洛重重的把雷扔在了地上,刚好把他扔在了几颗还在淌着鲜血的头颅上,低声喝到:“虽然你没有违犯军纪,但是你擅闯中军,不敬长官,违犯长官的意旨,也是一个罪名。不过现在我们需要人手,所以,留你一条小命,你要感激我啊,小朋友。”他冷笑着抖动了一下自己的大红披风,带着一批高级骑士朝大帐走去,嘴里丢下了一句话:“那些斗殴的人,每个人五十鞭子。”

    雷却已经被吓呆了,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头,自己的屁股下面还坐着一个人头,手居然还按住了一个,他眼前一黑,胃里一阵的翻腾,顿时狼狈的呕吐起来,刚刚吐出几口苦水,他就晕倒了过去。

    克劳斯呆了,他可是清楚雷他们一群人,比起普通市民要彪悍得多,如果他都是看到人头就晕倒,那么其他的士兵还不看到血就逃跑么?这,这仗还怎么打?他飞快的游目看看四周,果然那些围观的士兵脸上都挂起了一点点诡异的神sè,诡异到似乎再有一个头颅凭空出现,他们就会撒丫子跑人一般。

    比特他们已经闻讯赶了过来,无奈的把雷从地上扶起。奥列在旁边嘀咕着:“平rì里雷杀那些野兽的时候眼睛都不眨,怎么看到人头了就这样?”

    比特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两百多头颅,无奈的叹息:“毕竟是人的脑袋呀。杀死一条野兽和杀死一个人,应该是不同的吧?”

    奥列歪着脑袋叫嚷起来:“那要不要我们去找史马特帝国的军队,杀个人试试,看看我是不是会晕倒啊。”

    克劳斯听得有点好笑,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奥列的肩头,喝到:“胡说八道,你们几个人去找史马特帝国的军队?一个最低级的法师都可以轻松的杀死你们了。就不要说他们的士兵,虽然史马特帝国的士兵是垃圾,但是他们起码装备比你们好多了,而且怎么也是受过好几年训练的,你们就这么几个人,是不行的。”

    场地里,四个团队的帝国士兵已经把那些斗殴的人按倒在了地上,抽出了皮鞭、麻绳,或者干脆就是木棍等等对着他们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这四个团队的帝国士兵都是jīng锐,手上力气大,只听得那些斗殴的家伙一个个惨嚎着在地上翻滚,薄薄的衣服粉碎,一条条血痕出现在了他们身上。

    克劳斯低声叹息起来:“五十下?可以让他们两个月爬不起来,嘿嘿,没想到我刚来前线,就非战斗减员两千多人,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暂编第七军团的头子,同样身为团队长的埃克斯,青铜四阶骑士,苦笑着看着克劳斯:“得了,克劳斯,我不也是一样么?他妈的,那带头打架的人是谁?等下我要亲手废了他。”

    克劳斯面无表情的看着场子中渐渐的滚爬不动的人,冷笑起来:“当然,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两千多人啊,两千多个枪兵啊,竖起长枪,可以防守里许长的防线的,嘿嘿,我不废了那个混蛋,我还是克劳斯么?”

    比特他们在旁边听得不寒而栗,不敢说话了。

    另外一个团队长插话了:“我倒是更担心别的问题啊,战斗力也就算了,人数的优势多少可以补充一点点战斗力不够的问题的,可是至于士气么。。。我不认为看到血就心慌的士兵,能够坚守阵地啊。”

    又一个团队长诉苦起来:“我所有的老兵都派到队里做监督了,不过我想效果不是很好吧。我倒是觉得,与其让那些老兵浪费jīng力去和这些新兵混在一起,还不如把他们集中起来,我们三个师团,二十一个团队加起来也有三万人的规模呢,集中优势兵力防守一点,效果可能好多了吧?”

    克劳斯皱起眉头:“那怎么行?没有老兵监督,那五十万新兵保证会乱成一团的,你想全线崩溃么?而且三万人,实在不够对方的大军冲击的。‘绿野兵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还没有赶到呢?”

    那些行刑完毕的帝国士兵正列队从他们身边走过,听到了克劳斯的抱怨,几个军官面带诡异的偷偷的瞥了他一眼,飞快的走了过去。其他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不正常的表情,倒是刚刚苏醒过来,刚刚睁开眼睛的雷看到了。不过,脑袋里面还是一阵糊涂的雷,并没有联想到那些军官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勉强招呼着那新兵把那些被打得动弹不得的家伙扛进了帐篷,克劳斯他们几个团队长再商议了一阵,就大声的吼叫着驱使自己的下属士兵,按照凯洛的要求重新布置营地了。尽可能的在保持兵力密度的情况下,把防线延展,到时候就看哪个暂编军团倒霉,被对方第一个攻击吧。

    忙碌了两天,雷终于把最后一根木桩用石头砸进了泥地,他摩擦了一下**的上身,叹息了一声。从军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起码支架营地都是这么的麻烦和辛苦。不过他是不知道,正规军安置营地不过个多小时的功夫,实在是他们新兵队的效率太慢了,所以才用了两天的时间。尤其凯洛又要求一定要加强营地正面的防御,木桩都打了三排,速度慢一些也是难免的。

    同时么,那些城市里征召的新兵,能够磨洋工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出力的,就以卡里村的小队负责的这一段来说,基本上都是山区的新兵在劳作,那些小市民啊,哪里肯出力?比特他们虽然是小队长,但是毕竟年轻,还没学会摆官威,也还不会打小报告,对于这些人实在是没有办法的。

    一个老兵晃悠悠的走了过来,笑着拍拍雷的身体,赞赏到:“雷,你小子挺jīng壮啊,看起来哪里像个十七岁的年青人,嘿嘿,我们团队里块头最大的兄弟,也不过和你差不多啊,你这一身肌肉,如果再好好磨练一下,学习一下骑术,说不定可以做骑士呢。”

    雷有点羞涩的笑起来,而比特已经过来凑热闹了:“卡夫老哥,你可不要小看我们雷啊,要是比力气,三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他母亲有病,他没时间跟我们一起学拳法,十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阿。。。对了,我看到团队长他们都会使用斗气啊,难道军队里面不教这个么?”

    卡夫看了看左右,嘴里咕哝了几句,低声问到:“教你们武功的那个斯特都没有告诉你们这些么?斗气啊,是高级骑士或者贵族才能学习的。帝**倒是有一种标准的修练方法,但是起码要是青铜四阶骑士才有资格学习,其他的贵族家族,倒是也有一些不同的修练法门,可是怎么可能教给我们呢?”

    雷不解的问:“为什么?如果我们都学会了,岂不是可以增加很多战斗力么?”

    卡夫小声说到:“屁,如果我们都学会了,那些贵族的骑士、军官,他们怎么抢夺军功啊?而且,上面放心让普通百姓掌握这种强大的力量么?就好像史马特帝国一样,魔法师学徒都需要发誓绝对不告诉普通人任何关于魔法的知识,而且他们身上都被打上了魔法烙印,让他们无法违背自己的誓言。这都是一个道理呀。”

    比特他们没话说了,统治阶层的心理,是他们这些普通百姓所不能理解的。

    就这个时候,雷突然cāo起了自己的弓箭,转身搭弓,随后一箭shè了出去,‘吧嗒’一声,他用力过猛,手中的制式弓被他拉成了两截,而那支箭失却是带着尖啸声shè了出去。

    远远的,一骑黑马正从清风平原上急奔而至,卡夫已经紧张的叫嚷起来:“是史马特帝国的魔法师,大家注意了。。。奇怪,他怎么敢一个人来这里?。。。奇怪,雷怎么听到的?我们可都没有注意呀,真是个怪物小子,不愧是做猎户出身的。”

    比特则是一边召集下属士兵一边大声抱怨:“雷,你都不害怕误伤我们的人么?虽然说清风平原上已经没有我们的军队了,但是也可能是我们的人呀,还好他穿着魔法师的袍子,否则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时间,利箭已经破空袭到了那个黑袍魔法师的面门,雷的这一箭,实在是快准狠到了极点。

    诡异的,让所有急冲冲的赶来的士兵目瞪口呆的事情出现了,空气中泛起了大圈大圈的,肉眼可见的波纹,而那支利箭则是缓缓的降低的速度,最后停在了空中。那个魔法师策马奔过,随手的把停在空中的箭失一手抓住,随后一道小型龙卷风卷着那支箭失呼啸着shè了回来。

    雷下意识的低了一下头,‘噗哧’一声,他背后的一个倒霉的新兵立刻被这支长箭shè穿了胸膛,惨嚎一声倒在了地上。雷浑身都有点哆嗦起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同伴的死亡,尤其那家伙栽倒的时候,胸膛还在雷的后背上摩擦了一下,大片的血涂抹再了雷的后背上。

    新兵们叫嚷起来,十几个弓箭手已经拉起了弓箭,准备shè击了,而那个黑袍法师则已经策马到了大营前十几米的距离。法师冷笑起来:“这就是你们梵特帝国对待使者的礼节么?实在让我感到失望啊。”

    中军大帐扎在克劳斯的营地内,听到了外面的喧闹,凯洛带着大批骑士、士兵冲了过来,大声喝到:“史马特帝国的使者么?哈,我不接受任何的说辞,请回去吧,如果你们的统帅要开战,就来吧。”

    那个黑袍法师缓缓的把自己披风的头罩解下,露出了一张俊美的脸蛋,微笑着说:“很对不起,我就是这次史马特帝国的军队统帅,我叫做卡林,史马特帝国凤凰五阶法师。”他微笑着在马上微微鞠躬,动作虽然滑稽,但是看起来却有着无比的优雅。

    凯洛愣了,他呆呆的问:“你,你是史马特的统帅?还是一个法师?凤凰五阶?在你们史马特帝国可不算什么,让你这么一个人来统领大军,你们的皇帝疯了么?”

    卡林耸耸肩膀,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有点手忙脚乱的爬下了马,就这么朝着大营走了过来,叹息着说:“我也认为陛下他疯了,不过谁叫我的父亲是帝国的第一首相呢?他总是要我立些功劳,然后好提升我的官职,可是我卡林可是号称dì dū第一情人的美男呀,打打杀杀的事情,他真忍心让我来呢。”

    凯洛的眼里已经冒出了奇妙的光芒,凤凰五阶的法师不算什么,砍掉了他也不过千多个金币的奖赏,可是史马特帝国的统帅,如果能够把他送去dì dū,自己起码可以提升到上将的军衔,或者捞一个伯爵的爵位啊。尤其他是史马特帝国第一首相的儿子,他能够充当史马特帝国的统帅,想来都是凭借着他父亲的关系吧?那么他父亲一定非常喜爱他咯。。。这个人的价值,实在太大了啊,而他居然又孤身一个人到了自己的大营,天啊,一个法师,孤身到了一个充斥着骑士和士兵的大营,这简直就是一条可爱的小羊羔,自己跑进了龙窝啊。

    凯洛露出了笑容,恭敬的鞠躬,用一种不怀好意的语调问候到:“阁下,非常荣幸,请进,请进,哦,您喜欢什么酒?天啊,你们魔法师是喝茶的,我马上派人给您找一点好茶来。”

    卡林已经走进了军营的大门,笑嘻嘻的挥挥手说:“没关系,没关系,亲爱的凯洛将军。哦,我其实对于美酒是非常爱好的,那些贵夫人、小姐都是喜欢红酒,上好的红酒,所以我对于茶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呀。只有迎合了她们的口味,我才能追求她们呢,来点酒就是了。”

    不等凯洛说话,卡林就自顾自的说起来:“倒是对不起了,我失手杀了你们一个士兵,这是我太敏感了,实在抱歉,唔,我想我应该赔偿一点点抚恤金的。”说完,他就开始在身上的个个口袋掏摸起来,不过他摸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依然什么都没摸出来,顿时有点尴尬的笑了笑。

    凯洛马上吩咐到:“没关系,尊敬的阁下,来人啊,把这个可怜的小伙子扛进去,给他家里五百个金币的抚恤金,要直接送到他家人的手里,明白么?好了,阁下,请进,请进。。。”

    卡林点点头,目光轻轻的瞥了一下木头一样站在旁边看热闹的雷,再瞥了一下他手中断裂的制式弓,心里嘀咕着:“是这个小子啊,他妈的,差点就一箭划破了我的脸,还以为这些新兵不会发现我的动静的,没想到,他居然听到了我的马蹄声,他是狗还是人啊。”

    不过,卡林马上就在脸上堆满了笑容,亲热的拉着凯洛的手说到:“其实,不用麻烦了,我来这里,只是想和您商量一个事情。”

    凯洛紧紧的抓住了卡林的手,微笑着说:“您请说,请说,一切都好商量,您不进大帐么?已经有人去准备好酒了呀。”

    卡林似乎没有在意凯洛的举动,笑着说:“把酒送来这里就好了,我喜欢站在天空下欣赏自然的美景的时候喝酒的,帐篷么,都有一股子皮革的味道,我可是不习惯的。。。唔,首先么,我对于我的下属消灭了‘绿野兵团’的神情表示歉意,由衷的歉意,凯洛大人。”

    凯洛愣了,他突然醒悟到,卡林刚刚见面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他顾不上追问这个问题,而是紧张的掩饰起来:“天啊,您说什么呢?‘绿野兵团’正在往这里前进呢,您怎么可能和他们交手呢?”

    而周围的士兵已经sāo动起来,‘绿野兵团’都已经被干掉了?那么他们算什么啊,人家可是正规的jīng锐的军团啊,装备jīng良,训练有素,而自己呢?如果史马特帝**可以消灭他们,那么干掉自己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卡林一脸纯洁的看着凯洛:“不可能吧,我们的人打扫战场的时候,一共有两万六千七百八十二具尸体,其中黄金骑士十九个,白银骑士六十七个,青铜骑士一百九十五个,黑铁骑士大概是四百七十八个,正好符合我们所知道的情报里面的,‘绿野兵团’的情况呀,难道不是么?”

    凯洛说不出话来,人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他还能怎么样?新兵们谁不知道,‘绿野兵团’就是号称帝国南部的私人军团中正规骑士最多的兵团,人家如果不是真正的消灭了整个‘绿野兵团’,怎么可能知道低级的黑铁骑士的确切数目?

    新兵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凯洛的脸sè也越来越难看,不过,他心里还是在冷笑着:“你让士兵们知道了‘绿野兵团’的覆灭又怎么样?你已经到了我的营地,你还能跑出去么?该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卡林笑眯眯的,一脸神秘的说到:“这个么,我想和您商量一点事情。”

    凯洛加大了手上的力气,微笑着点头:“您说吧,什么事情呢?难道您要向我们投降么?或者要背叛史马特帝国,要求我们庇护您?”

    卡林一脸的不愉快,他大声嚷嚷起来:“什么呀,我可能做那样的事情么?我为什么要投降?我们起码打了一个胜仗呀,我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祖国?我正在追求陛下的小公主。。。诶,这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不是么?”

    凯洛摆出了一脸冷酷的神sè,死死的盯着卡林:“那么,尊敬的阁下,您到底想说什么呢?您身为史马特帝**的统帅,如果不向我们投降,您孤身一人来我们的大营干什么呢?”

    卡林一脸的郁闷:“天啊,要我怎么说出口呢?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想撤退了,但是请您配合一下好么?”

    凯洛呆了,周围的士兵也呆了,此刻围观的士兵越来越多,大家都听到了卡林的话,那些站在远远的后面没有听到的人,也都从同伴那里得到了转述,顿时都低声的唧咕起来。

    卡林叹息着说:“清风平原是贵国最大的粮食产地之一,应该说是不愁没有粮食的,可是我们来错了时间呀,我们赶到chūn天来的,结果,地里的粮食居然才刚刚发芽,怎么我出发的时候,没有人告诉我粮食是秋天才能收割的呢?这个,我们粮食不够了。”

    凯洛渐渐的露出了笑容,他大喝起来:“天啊,卡林阁下,您把我当傻瓜么?您也许不知道粮食的重要xìng,但是您的下属将领不会提醒您这一点么?您想要用这么简单的招数欺骗我么?”

    卡林一脸的无辜,呆呆的看着凯洛:“欺骗?您在侮辱我么?我从来不欺骗人,要知道,我最辉煌的纪录是一个晚上周游于三个贵夫人之间,就是因为我的诚实才打动了她们的芳心呀,您要侮辱我么?。。。天啊,如果不是帝**务大臣的儿子要和我争夺领兵出征的权力,我至于只带了半个月的粮草就跑出来么?”

    凯洛被卡林说得呆呆的,卡林低声诅咒起来:“该死的沙巴斯特,他居然敢和我抢夺这个统帅的位置,早知道就该让他跟随我从军,然后我找机会砍了他脑袋了,真是该死的家伙。。。你们的‘铁血战堡’,实在是太小气了,里面的粮草才够我们吃三十天的,现在我们出兵都快一个月了,没有粮食,你叫我们怎么玩啊。”

    凯洛不解的吼叫起来:“不可能,‘铁血战堡’里面有足够十万大军吃十年的存粮,怎么可能?”

    卡林叫骂起来:“还不是你们的那个狗屁沙林上将,我给了他一千万金币的好处,他就出卖了‘铁血战堡’,可是他手下的那些士兵全部哗变,人跑了不算,还把粮草都给烧光了,我到城里的第一天,足足啃了一天的爆米花,你认为那个滋味很好么?。。。我最喜欢的还是dì dū的小羊排呀。”

    凯洛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sè,脸上挂满了笑容:“原来如此,我们梵蒂帝国的士兵,是大陆上最优秀的呀。。。可是,您难道不能请求你们dì dū补充粮草么?”凯洛身边的骑士们都觉得滋味不对,卡林可是对方的统帅啊,凯洛怎么和他讨论起对方的战术来了?似乎卡林绕着圈子就把凯洛给套进去了的感觉啊。

    卡林一脸的仇恨:“要dì dū运送粮草?难道您不知道史马特帝国的后勤部门是军务大臣看管的么?他怎么可能给我送粮草?他上次补充了我足够三万匹战马吃三年的草料,但是一颗米都没有送来,他还说什么粮草粮草,给了我草料,和粮食也差不多嘛,难道要我吃草打仗么?我可是高贵的魔法师呀,那该死的老王八,等我回去,非勾引他最年轻的那个小妾不可。”卡林突然口出粗言,却让一群当兵的听得心里很是舒服,原来贵族也会骂人呀。。。

    凯洛恍然,他微笑着:“可是,如果您退兵,就这么撤退好了,为什么还要我配合呢?”他是下定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把卡林留在大营了。

    卡林一脸的委屈,几乎都要哭出来:“兵书上面说,退兵的时候,一定要让敌人不敢追赶,可是我这次只带了十万士兵出来,你们这里看起来起码有上百万人,怎么能够不追赶呢?没办法,我只好过来和您商量一下了。而且,而且我的军功还不够啊,本来,我回国后,父亲准备让我进法师协会的,可是么,现在是不行的呀。”

    凯洛眨巴了一下眼睛,微笑着:“酒来了,您喝一杯吧?”

    卡林丝毫没有贵族的风度的,抓起一瓶子酒就灌了下去,随后随意的用长袍的袖子擦擦嘴角,低声说起来:“所以说嘛,您配合一下,我们大家都有好处嘛,一百万个金币,如果我能够进入法师协会,我就给您一百万个金币,怎么样?”

    看到旁边的军官、士兵们诡异的神sè,凯洛正义凛然的吼叫起来:“天啊,您在贿赂我么?大庭广众之下,您要贿赂我?这是对我的侮辱,我是不能容忍的,亲爱的阁下,我请求和您决斗。”

    卡林嘴巴一撇:“不干拉倒,我不是骑士,我才不决斗,决斗只能在骑士之间进行,哼,你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么?。。。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我们退走的时候您不追击我们,然后在‘铁血战堡’下烧一把火,最好能够烧死我一万来个士兵,我就可以给父亲说,梵特帝国用绝对优势的兵力攻克了‘铁血战堡’,逼我撤军,但是我也杀伤了起码一百万梵特帝国的军队,这样的话,陛下一定会奖赏我的。”

    凯洛冷笑:“你们没有粮食了,如果我现在进攻,你们就是死路一条,这种虚张声势的事情,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

    卡林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那么,就按照沙林上将的意思做了,我带来了十万士兵,一万魔法师,加上城里投降我们的五万士兵,我们连夜开战好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不如死得让你们难受些。。。就好像我的初ye一般,反正要失去的,所以我找了七个小姑娘,轰轰烈烈的失去了呀,这是我做人的信条,如果不能活下去,就美丽的、灿烂的死亡吧。”

    凯洛呆了,如果真的是沙林带领大军冲过来,而且是沙林亲自指挥的话,这五十三万许大军,不够他吃的呀,一大群的绵羊,无论如何不可能和一群狮子比较的。人家可是有十六万人,其中还有一万可怕的魔法师。。。

    在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所有的军官到士兵都清楚,自己这支军队在这里的吓唬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如果吓不住敌人,那么敌人就可以吃掉自己。。。脑筋正常的人,是不会用十六万人攻击五十多万人的,可是,如果对方没有粮食了,又害怕自己跟着他们追杀的话,临死一博的可能xìng,是很大的。尤其沙林本来就是帝国出名的猛将,否则也不会让他镇守‘铁血战堡’啊。

    凯洛沉默了半天,终于叹息说:“我无法信任您,所以,请您留下吧。”他的手,猛的加力,干脆的就抓住了卡林的腕脉。

    卡林尖叫一声:“天啊,好疼,我的手断了。。。该死的,对于一个优雅的魔法师,能不能有点风度?”

    凯洛被他一声尖叫吓了一条,有点讪讪的稍微松了点劲,是呀,对方不过是一个魔法师而已,何必这么紧张,自己可是最高阶的骑士,按照自己的实力,在这种距离下,哪怕就是最高级的魔法师,也逃不过自己的拳头的,何必紧张呢?

    卡林嘴里嘀咕了几句,想来是在问候凯洛的母亲、nǎinǎi等人物了,这才说到:“我可以发誓,以我们信奉的神发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智慧之神(yīn谋之神)在天上看着呢,如果我说的是假话,我不得好死。。。您留下我又有什么用处呢?最多收到我父亲的一笔赎金而已,可是这赎金我都可以给您呀,我的几个情人是公爵夫人,她们给我的金币足够支付我的赎金了。”

    凯洛刚要开口,卡林又快速的说到:“而且,沙林那个王八蛋和我说过,如果我在天黑之前不回去,他就自动取得军队的控制权,然后开始对你们的攻击行动。那个杂碎是军务大臣的人,巴不得杀死我呢,他才不会顾及我的生命,他一定会带人杀过来的。”

    凯洛沉思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卡林小心的说到:“其实,只要你们放一把火,然后割破一点点士兵的胳膊腿什么的,在城墙上涂抹上血渍,这样就变成你们经过血战夺回了‘铁血战堡’啊,是不是?而我,我大量的杀伤了你们梵特帝国的有生力量,我回去也是有大功的呢。”

    凯洛猛喝到:“开玩笑,就你们可以大量的杀伤我们的军团么?”

    卡林马上解释到:“天啊,我可没有污辱你们军队战斗的意思,不过,毕竟我们现在拥有‘大陆第二城’呀,这可是你们自己建造的,号称永远不可以被攻克的城堡呀,是不是?所以从情理上来说,我们大量杀伤你们的军队,是可能的。尤其您到时候报告上去说,经过血战,牺牲了三十万或者五十万或者六十万士兵后,您终于夺下了城堡,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就那抚恤金么。。。嘿嘿,吃空头也能吃几百万金币吧?”

    凯洛脸上挂起笑容,不自觉的点点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行为实在太容易让士兵们误会了,连忙端正了面容,喝到:“吃空头?你当我是这么无耻的人么?我们梵特帝国的骑士,难道能做出这样的行为么?”

    卡林耸耸肩膀:“您不要?那么送给我好了,我准备买一款最新式的珠宝送给我的小公主的,合作不合作随便。反正您没办法关押我,我可是一个高级法师呀,你们梵特帝国缺少优秀的法师人才,没办法封印我的力量的。哼。。。”

    凯洛吼叫起来:“如果我现在杀了你呢?”

    卡林翻翻白眼:“一个骑士绝对不允许杀死自己的俘虏,这是你们帝国骑士守则上写着的。尤其,一个骑士不允许杀死一个无力反抗的俘虏,否则将会被剥夺自己的骑士封号以及爵位。。。唔,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死了,沙林那个王八蛋会很高兴得到我的军权的,嗯,是这样的。”

    不等凯洛回话,卡林又说了起来:“您拘禁我,用我来换我家族的赎金,更加不可能了,我说过的,天黑之后,沙林就取得了控军权。”

    凯洛缓缓的松开了卡林的手,拉着自己的几个下属,那几个黄金骑士走到远远的地方商议去了。

    卡林笑嘻嘻的看着四周衣甲不全的士兵,再次拎起一瓶凯洛的勤务兵送来的好酒,‘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附近新兵中的酒鬼心里叫骂起来:“该死的家伙,魔法师不是不喝酒么?这家伙怎么喝得这么快?简直和我们差不多了。”

    良久之后,凯洛缓缓的走了过来,低声喝到:“兄弟们,你们有意见么?”他必须征求士兵们的意见,该死的卡林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偏偏这又是一个见不得人的,需要双方达成某种默契的计划,凯洛可不想让士兵们误会自己的人品。

    出乎凯洛意外的是,新兵们脸上都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德行,似乎不要打仗了,他们轻松了很多。凯洛心里大气,这些家伙巴不得这样啊?不过,凯洛心里也是有点害怕,如果不是卡林过来说出了这个稀奇古怪的计划,自己带着这样的军队和沙林带领的军团对上,肯定死定了嘛。

    看到士兵们都没有异议了,凯洛露出了笑容:“那么,卡林阁下,请您正式的发誓吧。”

    卡林一本正经的跪倒在了地上,按照史马特帝国拜神的礼节,身上冒出了淡淡的青sè的魔法气息的,隆重发誓到:“以智慧之神的名义,在凯洛将军配合我们撤退,让我得到足够的军功,可以晋升到法师协会后,我们全军撤退,离开‘铁血战堡’,不得对梵特帝**发动任何的攻势,如有违犯,则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并且让我被天下所有的美人儿抛弃,这辈子都追不到我的小公主。”

    雷他们被卡林古怪的誓言弄得差点笑起来,幸好他们反应过来这里是军营,这才控制住了自己的笑意。卡林拍拍衣服上灰土站起来,笑着说:“好了,您也给我一点点的保证吧,您不需要发誓么?”

    凯洛单膝跪倒在地上,拔出自己的长剑大声吼叫到:“我们双方按照协议办事,你们让出‘铁血战堡’,我们不得追击,我以骑士的荣誉,我家族的荣誉,我的鲜血担保我誓言的真实。”

    卡林大笑起来,手脚飞快的把勤务兵端着的几瓶好酒搂在了怀里,转身就往外面走,很多士兵想要拦截他,但是凯洛微微挥挥手,他们顿时又停住了脚步。

    卡林狼狈的抱着一堆子酒瓶,挣扎着爬上了马匹,随后对着凯洛打了个眼sè。凯洛飞快的走了过去,却听到卡林yīn笑着说:“如果我是您,我会把围观的士兵全部派上前线,让我杀死的。。。我杀死了他们,多少是点真正的功劳,而您弄死了他们,也省得今天的事情被人发现呀。。。唔,我胡说八道的,神啊,饶恕我吧。”

    卡林的腿一夹马肚子,骏马顿时缓缓的奔驰了起来。凯洛深深的注视了一阵他的背影,面带微笑的回转了大营。

    卡林坐在马上,低声的嘀咕着:“神啊,卑鄙和龌龊,是您教授给我的。。。唔,我发的誓言,可不能做真呀,那些梵特帝国的白痴,难道不知道我们史马特帝国的贵族,发出的誓言都可以当青菜吃掉么?实在是笨透了。”

    ;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