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一品江山 > 第三五七章 祥瑞(下)
    -

    司马光才意识到事态严重,如今赵宗绩尚在广西……虽然那里已经停战,但没有正式缔约之前,他还不能返回京城……就连陈恪也被支出汴京,己方正处于最薄弱的时期。

    虽然王雱时常有取而代之的想法,但连他自己都承认,值此前景不明的困难时刻,只有陈恪才能将赵宗绩旗下这支松散联军捏合在一起。

    “仲方知道了么?”司马光问道。

    “起先只以为,这是一桩逸闻,所以没通知他,待发现对方另有打算时,已经来不及再等他回信了。”王雱是巴不得独撑大局,不然怎么展现自己力挽狂澜的能力?

    “嗯。”司马光缓缓点头道:“殿下回京之前,我们得设法拖延。”说完心中苦笑,就算回来了又能怎样?

    说实在的,他其实有些后悔了。

    如今赵宗实大势已成,己方纵使小有所获,也已经无关大局。别看中枢八公中,似乎有四公与赵宗绩相善。但细究一下,欧阳修、包拯之辈,皆是只知道得罪人,不知道团结人的忠耿孤臣,曾公亮、王珪之流,又是明哲保身的慎独君子,这样的人物纵使再多,也不及一个韩琦能搅合。

    中枢之外,赵宗绩一党就更没有胜算了。

    但谁让他当年不耐闲散冷置,靠着陈恪倾销解盐的计策,才一举洗刷了耻辱,让官家和相公们刮目相看。后来事态的发展。更是出人意料,没藏讹宠竟然被李谅祚干掉。西夏主动向大宋求和。

    这其中西夏内部的权力斗争才是主因,但以大宋朝唯我独尊的尿xìng。自然将全部的功劳,都归于司马光之身。

    于是几年前还被人耻笑的司马光光,摇身变成了妙计安天下的国之干城,前途不可限量。

    这一切,都始自陈恪那条妙计……官场上最怕的,就是欠人人情。司马光无疑欠了陈恪一个天大的人情,结果被他稀里糊涂拉上了贼船。

    如今司马光简在帝侧,为官家心腹之要,自然身价倍增。回想起陈恪当年趁自己失意时的投资。如今可谓一本万利,倒也真佩服这厮的眼光……呃,这样说好像有些自恋……

    无论如何,他已经因为苏辙的事情,被定xìng为赵宗绩一党了。虽然有些追悔莫及,可司马光很清楚,自己没有别的路了——再去投靠赵宗实非君子所为,名声毁了,这官也做不得了。中途抽身倒也不是不可以,但已经得罪了人家。将来rì子难熬不说,也没个盼头。

    司马光太熟悉那种滋味了,实在不想再来一遭。

    想来想去,也只有横下心,一条道走到黑了。若是能杀出一条血路,自己就是铁打的前程,金铸的名声。

    若是败了……司马光苦涩的一笑,心道,大不了致仕回家。修我的《通志》去!

    王雱走后,司马光合上书稿,收入匣中,还上了锁。似乎短时间内,不打算再拿出来了。

    站起身来,司马光长叹一声,心说,陈恪啊陈恪,但愿如你所言,秋里就会有大转机。否则老夫,唉,可就被你坑出蛋黄喽……

    见司马光举止反常,年仅十二岁的司马康有些畏惧道:“父亲,你要干啥?”

    “康儿啊。”司马光慈祥的望着司马康道:“你想不想去看麒麟啊?”

    “想……”司马康唯恐被家训严苛的老爹教训,忙回头道:“不想。”

    “那为父就自己去看了。”司马光板着脸,走到门口,看着摸不着头脑的儿子,才哈哈大笑道:“傻小子,还不跟上!”

    “遵命,爹爹!”司马康眼中放光,赶忙连蹦带跳的跟上。

    ~~~~~~~~~~~~~~~~~~~~~~~~~

    两rì后是早朝。

    百官今rì的议题,不再是兵农河工之类的国政大事,而是已经运抵京城南门外的瑞兽麒麟……那货其实前天就抵京了,但钦天监说,后rì才是黄道吉rì,因此还需再等上一等。

    但百官不能再等了,那神兽的气场已经笼罩京城,让他们一个个sāo动不已。从那麒麟如何神威不凡,说到来rì出迎时的礼节,最主要的是,官家要不要亲迎……有人说,官家贵为天子,神兽再神也是个兽,哪有出迎的道理。但更多的人却反对说,天子者上天之子也,世间出瑞兽,正是上天给天子的讯息,官家不看兽面看爹面,也得亲迎一番。

    众官员在那里讨论的热火朝天,赵祯却显得意兴阑珊。也对,官家这辈子还没郊迎过谁呢,如今宝贵的第一次,却要献给个兽兽,换了谁也快乐不起来吧。

    但和赵祯打了二十年交道的富弼、韩琦却看出不对来了……以赵祯的xìng情,只有对此事极度不感冒时,才会作此态度。

    韩琦自然不会吭声,富弼便轻声问道:“敢问陛下意下如何?”

    首相发话,而且问的是皇帝,嘈杂的大殿立刻针落可闻。赵祯愣了一下,方回过神道:“呵呵,寡人想起来,司马爱卿今晨所呈的一篇赋。”顿一下道:“名字叫《交趾献奇兽赋》,是吧,司马爱卿?”

    “是。”司马光搁下笔,起身作答。

    众人闻言不禁暗骂,果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都想等着典礼时再进贺表,却被这厮拔了头筹。

    “爱卿的赋自然极好,可寡人却对其开头的《进表》更感兴趣。”赵祯淡淡道:“你念给诸位大臣听。”

    “遵旨。”司马光接过胡言兑送来的札子,便沉声念道:

    “臣光言:今月有诏官民皆可往观交州所献异兽曰麒麟者。二十五rì,臣携幼子前往一睹,臣愚不学,不足以识异物。窃以麟瑞兽也,旷世而不可见。其于经有名而无形,传记有形,而去圣久远……”

    大殿上回响着司马光那义正言辞的声音。百官听他描绘所见异兽的形状……脖子像熊、嘴巴却像鸟,猪头马身,像牛却有角,似象却有鳞,它的力气很大,xìng情却温柔,大概远方所产,因此图书上都查不到。

    话锋一转,司马光想象了群臣的恭维如cháo云云,然后又设想了皇帝的回答:‘这怪兽,生五岭以南,出沼泽之滨,得它来,吾德不为之增,纵它去,吾德不为之减……不如改迎兽为迎士,将养兽之费用于养士……’

    意思是,我们现在虽然搞不清楚这货到底是不是麒麟,却弄的全国鸡飞狗跳的。如果不是麒麟,就会让番邦小国看我们的笑话,就算真的是麒麟,那也是人家送来的,不是自己出现在我大宋土地上的,那是人家的祥瑞,跟咱们没啥关系。

    所以,依臣愚见咱们还是不要认了,将其奉还交趾得了。当然,为了显示我大宋的风度,可以对交趾使者‘赠以金银,赐以诏书,嘉其惠意’,如此‘四夷宾服,天瑞可自至也’……咱们还是等祥瑞自己来吧,不稀罕这别人送来的。

    如此,交趾小邦也没法看我们笑话,而我们也不失怀远之策,善莫大焉。

    最后,司马光也没忘了拔高一下道:以后只要皇上‘正心以为本,修身以为基’,天下自然就会‘三光澄清,万灵敷佑;风雨时若,百谷丰茂’。那才是真正的祥瑞啊!

    群臣听得目瞪口呆,赵祯却赞许的点头道:“诸位爱卿意下如何?”

    群臣还是目瞪口呆,连韩相公也变了脸sè……他本以为把陈恪调出京城,赵宗绩一党就没了魂儿,想不到这司马光竟蹦了出来,而且这水平比陈恪还要高!

    对这件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事情,司马光的处理意见可以说是既得体又全面,汤水不漏,完美无瑕!

    原本热闹的讨论戛然而止,百官竟没人敢反驳司马光,因为这厮牢牢占据了道义的高度,竟让人无从反驳!

    所谓‘一鸟啼之,百鸟希声’,就是指的现在这个场面吧……

    ~~~~~~~~~~~~~~~~~~~~~~~

    一场场面宏大的迎接祥瑞仪式,就这样不了了之,叫汴京百姓好生失望。

    然而更失望的是韩相公,他jīng心策划的‘借祥瑞请立太子’计划,已经完全准备就绪,却这样胎死腹中……

    “司马小儿!”韩相公罕见的失态了……当然是在他自己的值房中……他将茶碗摔了个粉碎,朝几个噤若寒蝉的心腹怒吼道:“胆敢几次三番坏我大事!”

    “相公息怒。”参知政事吴奎硬着头皮道:“官家不见那麒麟,咱们就不能做文章了吗?”

    韩琦冷静下来,是啊,所谓祥瑞不过是个由头,给百官请立太子找个出口。这个借口不行,便换一个就是了。

    “不能放过司马光那厮!”韩琦先定下基调,这才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属下这法子,却是可以一石二鸟,力挽狂澜的。”吴奎也不容易啊,都干到参知政事了,在韩相公面前还得伏低做小。

    “少卖关子。”韩琦啐一口道:“有话快说……”好歹后一句没蹦出来,让吴奎暗暗庆幸,不至于太下不来台。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