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江山为谋 > 第七十六章:昏睡三日见离魂
    我满心疑虑,却无人可问。楚任羽一直跪在那儿一动不动,我便就站在那儿看着他一动不动。

    大抵过了许久,久到连我这一缕魂魄都觉得站得累了,可楚任羽还是没有动。

    我走到他身前,望着他,发觉他的眼睛一直看向前方,一眨也不眨。

    我便伸出手去,在他面前晃动了半天,也没见他有任何反应。此时方才忽然想起,他是看不到我的。

    这诡异的一切,好像是时间静止了一样。四处只有云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所以只能通过楚任羽的举动来辨别一切。

    正当我的心情百般压抑之时,却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在跟我说话,“你的执着会害了所有人。”

    我回头望过去,难道这个人是能够看到我的吗?那如此想来,我倒是遇见了一个同类。不知道她中的可也是寒冰蛊呢?

    我转过身去,本是想跟她好好交流一下中蛊心得,殊不知却看见了与我一模一样的面孔。

    “你是谁啊?”出乎预料,看到另一个我站在面前,我心里百般抵触,一点好感也没有。现在我知道了江云看到与自己长相相同的一张脸是个什么滋味了,肯定是厌恶。没人会希望天下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

    “我是楼素素。”她平静地看着我,虽然容貌相同,那眼神却是不一样的。楚任羽曾经说我的眼睛里藏着一团火,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形容,反正不是对面这人眼睛里的样子。

    “可笑,你若是楼素素,我又是谁?”话说出口,我才后悔,问她问题如同在照镜子,好像是自问自答一般。

    她忽而掀起袖子,给我看她的右臂,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看,我们不是一个人。”她将右臂向内一翻,右肘地方有一块很小的红色胎记,但我很确定,我身上并没有这块胎记。

    她说的没错,我们不是一个人。

    可如若她是楼素素,我又是谁?

    “你可知道我们为何长得一般模样?我可是你的同胞姊妹?你为何在这里?我又为何在这里?”我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她,一时间没有顾忌,便全都说出口来。

    她嘴角忽而闪过一丝嘲讽地笑意,“世人都说你有大智,可在我看来,你一直都那么蠢。错过一回,却还要再错一回。”

    听了她的话,我对她顿时更是讨厌之至,你又不认识我,怎么知道我究竟是智是愚?“你这话说的真是有趣,咱们并不相熟,你这些话都是从何说起?”

    她没有回答我的任何一个问题,眼神却忽然黯淡了几分,道:“倘若你真是要以楼素素的身份好好活下去,那便安分一点,别再那么固执,别伤害他们。”

    听了她的话,我顿时更懵了。我哪儿固执了,我又是伤害到谁了?况且我就是楼素素,什么叫我要以楼素素的身份活下去?难道是这面前的女人,知道我失忆以前的事情吗?

    “你别再教训我了,你现在只需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知道我失忆前发生了什么?”倘若她知道,那时机正好,我只需让她告诉我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我便可以找回记忆了。

    她正要开口作答,忽而一阵强大的力量再将我吸走。我自是不肯,眼看着就要得到答案了,我怎么能走呢?于是,我便努力蹲坐下来,与这股力量做抗衡。

    “是”,她说完这个字,又顿了顿。

    我心里着急,你是没看到有力量要吸走我么?你说你有话倒是快些讲啊,在肚子里酝酿什么呢?

    最终我还是没有等到那个让我无比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便再倒吸了一口气之后,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是眼眶红肿的翠儿,眼圈乌黑的楚任羽,还有坐在一旁冷着脸的黄明燕。

    趁我昏睡蛊毒发作的时间里,这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们都围在一起,愁苦成这个样子?看吧,没有我,他们什么事儿也办不成,肯定都是着急让我赶紧醒过来,帮他们破案呢。

    我笑着开口,却发觉嗓子几乎已经失声,发出来的只有零星几个音调,嘶哑,空洞。

    现在我笑不起来了,一脸愁苦的人显然已经变成了我。

    “你终于醒了,倘若你再不醒,本王就要去阎王殿抓人了。”楚任羽瞪着眼睛,我都瞧见他眼睛里的红血丝了。这是熬夜了吗?本来他就是大病初愈,怎么还熬夜呢,难不成是为了我吗?

    黄明燕没有说话,走过来坐在床边,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暖啊。

    “小姐,您已经昏睡了三天了,您若是再不醒过来,奴婢真以为您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您都要吓死奴婢了。”翠儿呜呜痛哭,头发散乱,像是被人怎么着了一样。

    哭什么呢,担心什么呢,不过是三日而已,又不是真的死了。

    等等,三日?为什么我会昏睡了三日?上一次中寒冰蛊,若是我未曾记错,不过一日就醒过来了啊。难道这寒冰蛊的毒性也是会改变的,随着时间,也会变得越来越厉害吗?

    “明日本王就去跟父皇请旨,即日大婚。大婚之后,本王便陪你去阴阳楼找千秋雪,替你将这蛊毒解了。”黄明燕的嗓子似乎也干哑了不少,说起话来都没有平日里有磁性了。

    “水”,我发出了一个单调的音节,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我都昏睡了三日,就想不起我会口渴吗?这嗓子说不出来话,八成就是干渴造成的。

    翠儿听了我的话,连忙跑去取水,我为了看清他们几人,还要一直撑着身子,也真够累人的。

    缓了一会,身体的知觉似乎渐渐恢复,黄明燕扶着我坐了起来。

    接过翠儿递给我的水,连饮几口,才终于能小声说出话来。

    “你们说我昏睡了三日?”我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询问道。

    他们不约而同地点头。

    “可我怎么觉得只有一日呢?我昏过去后,人就冷得厉害,如同掉入冰山雪地之境,而后过了许久,我才感觉到一阵暖流入体。我知道肯定是燕王替我运功来着,但我当时就觉得不大对劲儿,那暖流越来越热,到了后来,已经如同炙烤的火焰,在灼烧我,疼得钻心。我当时就想开口跟你们说一声,别再运功了,可赶紧停下来吧,我真是疼得厉害。可我也开不了口,没力气开口。”我自顾自地讲着,只见他们几日的眉头越皱越紧。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皱什么眉头?别担心,你们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我刚才说那话也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若不是你们我还醒不过来呢。”我连忙开口解释着,我之所以会什么话都讲,是因为打从心底里就没将他们当外人。

    “素素,这寒冰蛊中在你身上,之所以会反复发作,是因为那施蛊人在你身体里中了蛊虫。随着那蛊虫越长越大,它发作的频率也会越来越高,你这身上的蛊毒也会越来越深。这三日你昏迷之时,本王跟燕王翻阅了不少相关史料,发现这寒冰蛊极有可能是一种古老的寄生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蛊虫会越来越厉害。上月十五你是昏睡了一日,这月十五你是昏睡了三日,直到下次,很可能你会再也醒不过来。”楚任羽的表情异常严肃,比他聊起自己的生死还严肃。

    有没有这么吓人?还蛊虫?我身体若是真有一条虫子,我自己会不知道吗?我并未曾将他的话多么当真。

    “羽王爷,我昏过去的时候,每次都会魂魄离体。上一次,我的魂魄走回了家乡,看见了我娘。这一次,你猜我看见谁了?”我望见这个能够跟我说话,与我交流的楚任羽很是激动。要知道,刚才在一段漫长的时间里,楚任羽都是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的,那可是让我郁闷了好久。

    “楼素素,本王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你当个真,上点心行不行?你还能见到谁,难不成是见到鬼了?”楚任羽脸拉得老长。

    我笑,“你猜错了。鬼我是没见到,可我见到你了。我看见你穿着一袭白衣跪在阎王殿上,跟什么阴司大人说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话。那阴司大人还叫你无常。哎,你说你穿着一身白衣裳,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索命的白无常啊?”

    楚任羽瞪我,“一派胡言。楼素素,你给本王听好了,赶紧跟燕王拜堂成亲,然后去把这身上的寒冰蛊解了。本王赶着回南楚,没有多少闲工夫跟你耗下去,知道么?”

    我委屈地撇嘴,我明明都是说真的,没有半句谎言,他怎么不相信呢。

    “对了,我不光看见你了,我还看见个女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说她也叫楼素素。”我像是献宝一样,把自己能想起来的事儿都说了出来,可显然,他们都以为我在说胡话。

    “不过是梦罢了,素素,无需如此当真。翠儿,你服侍你家小姐梳洗,然后去膳房给她取碗粥,三日没吃东西,肯定饿坏了。本王还有公事处理,晚些再回来。”黄明燕嘱咐完这些话,便起身离开了。

    可是“无头鬼”的案子吗?若是,我也想跟着一起去。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