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综]我有特殊的抱大腿技巧 > 第11章 梁祝篇

最快更新[综]我有特殊的抱大腿技巧最新章节!

    “我也……我也和秦京生有过争执!这可如何是好?”旁边的人听了吴忠英和王蓝田的对话后细想了想,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是不是该感谢秦京生的不杀之恩!”荀巨伯摸了摸脖颈,感叹道。入学没几日他便当众讽刺秦京生是个只知阿谀奉承的小人来着。

    ……

    场面有些失控。学子们细细回想了下,与秦京生有过摩擦和争执的竟然过半了。他们想想就觉得后怕,怎么肯再让秦京生留在书院,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发疯害了他们的性命。那些和秦京生没甚么交集的人也是虎躯一凛,他们想的是,若是以后不小心得罪了秦京生,岂不是他们也危险了!

    “逐出书院,送交官府!”

    “逐出书院,送交官府!”

    ……

    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大家便都挥舞着手臂高声叫嚷起来,从刚开始零零散散的几声到后来声势愈大,整齐划一。

    “山长,夫子,请再给学生一次机会,学生知道错了!学生真的知错了!我愿意道歉,对,道歉,让我怎么做都可以,只是别将我赶出去书院去!”秦京生根本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他猛地在朝前跪爬了两步,而后砰砰磕着响头,力道大的只一瞬间便将额头磕出血来了,眼泪和鼻涕也一同涌了出来,那模样真是狼狈又可怜。

    山长见他这样子便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的确是有些同情秦京生,但他也不会因为同情就罔顾众学子的意见将他留在书院。先不说这些学子背后的势力一旦发动起来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就说秦京生这个性子,也着实不便留在这里了。就如苏方慕所说的那般,若是以后他与人有嫌隙,再一时冲动做下害人性命之事,那书院的百年声誉就全毁了!

    “程夫子、马夫子、陈总管,你们怎么看?”山长扭头问道。

    “万松书院不需要这等害群之马!我觉得应该逐他出书院!”程夫子道。

    “我同意程先生所说。”马夫子道。

    “我也同意。”陈总管表态道。

    秦京生听到父子们如此一致的回答后不由得瘫在了地上,周围的一切声响都好似远离了他一般,只能看到山长的嘴一张一合的。可就算听不到,他心里也很清楚,山长这是要将他赶出书院了。

    “……事情闹到了这般田地,书院也无法留你,不过也不会让你背上被逐出书院名声,对外只称你是自愿退学。”山长见秦京生那么哀痛欲绝的模样,心里着实有些不忍,语气越发的温和起来了,他道:“以后……以后你将心胸放开些,莫要再做这种糊涂事了!”

    说罢,山长长叹了口气,面色有些灰暗的转身离开了。程夫子等人见此事已有定论了,也就没多耽搁,一前一后的追着山长的脚步去了。

    原本跟秦京生关系还可以的几人见秦京生神情呆滞的瘫坐在地上,多少有些同情,便上前去扶秦京生。谁成想他们刚碰到秦京生的手臂便被他狠狠甩开了。

    “滚,给我滚!”秦京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眸子,脸面狰狞而恐怖,他咬牙切齿道:“想看我笑话?做梦,做梦!”

    “你这是属疯狗的啊?我们好心扶你,你却这样对我们!”其中有一个人脾气比较火爆,听了秦京生这话哪里还忍得住,愤愤然说道。

    “好心?!呵呵,你们这也算好心?!当时我被责难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是跟着其他人一块儿喊着将我赶出书院,交到衙门去吧!”秦京生冷笑道。

    “你,你——”那几个人皆是脸色涨红的模样,指着秦京生说不出话来,最后纷纷甩袖而去。

    “你也别得意,迟早有一天,迟早有一天……”秦京生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站着的无甚表情苏方慕,目光跟淬了毒一般。

    “想对方慕下手?你也得有命活到那个时候!”马文才的眸光一直黏在苏方慕的身上,又怎么会发现不了秦京生那怨毒的眼神,他走到秦京生跟前,抬脚将他踹倒在了地上,而后用靴底在秦京生的手指上狠碾了几个来回,语调阴森的说道。

    秦京生的家境虽说算不上富裕的,但他也是个从没受过苦的,这回被马文才踩着手指碾,痛得哀叫了几声便晕了过去。

    还没散去的学子们看到极真切,绝大部分人不敢管也不想管。就梁山伯这么个实心眼的,见马文才这手段着实过激,眉头紧皱,想要出言阻止。祝英台一见梁山伯露出那般神情便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忙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道:“大哥,你就是太心软了!秦京生可是要害方木性命的人,刚刚也是他先出言威胁方木,马文才下狠手的,他这是咎由自取,你莫要掺和此事了!”

    梁山伯一听说秦京生又出言威胁苏方慕,登时没有开口规劝马文才的想法了。不过他又实在见不得马文才那副阴狠模样,便转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最后秦京生是被两个仆役抬着送出了书院,模样着实凄惨了些。他在离开书院后便跟所有人断了联系,他的同乡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就这样,苏方慕很是过了几天安生日子,白日里勤学苦读,晚上与马文才一同温书习字,日子虽枯燥了些,但是极充实。不过这一日,平静的日子又起了些小波澜。

    倒也不是苏方慕和马文才碰到了问题,是祝英台,最近她和梁山伯闹起了别扭。

    “明明是我救了那个卖花儿女,可她偏偏找上山伯报恩!”祝英台气呼呼的冲到苏方慕他们寝舍,拉着苏方慕诉委屈道:“这回山伯竟然为了她抛下我先走了!”

    苏方慕在听祝英台讲了他们初识的经过后,说道:“这个小莲不会是喜欢上梁兄了吧?若是真心报恩,怎么会单单寻梁兄呢,出面为她解围的可是你!”

    “对吧,我就说嘛!”祝英台猛点了点头,露出一副见到知音了的神情,说道。

    “所以……你吃醋了,是不是?”苏方慕笑道。

    “你——你浑说些什么,我与山伯,只是……只是兄弟之情!”祝英台那张极俊俏的脸蛋儿上飞上了一片红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好,好,只是兄弟之情。”苏方慕很顺从的点了点头,不过脸上显露的却是揶揄的笑意,直将祝英台笑得羞恼了,站起身来闹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正在这时候,马文才推门进来了,见祝英台整个人贴在苏方慕的背上,瞬间阴沉了脸色,说话的时候语气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