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变心 > 063 我和她必须一起

    此版本为防.盗.章,各位小仙女晚点再来刷,不会重复收.费,抱歉给大家带来不便。

    沈赫没有说假话,之后的几天他确实是去出差了,不过他在与不在,于温凉而言毫无影响,她的生活、工作和要做的事不会因任何人受到牵绊。

    又看眼便签条上的地址,温凉把便条放进兜里,面前的电梯门在这时开了。

    “温凉。”

    听见这道陌生的女声,温凉抬头应声朝看电梯内看去,冯梓珊正站在里面,身上穿着干净平整的白大褂,妆容与初次见面时一样,淡雅清丽。

    温凉礼貌的冲她点了下头,踏进电梯。

    她有些意外冯梓珊也是这里的医生,但她没有问,别人的事与她无关,她都不感兴趣。

    “你是心外科的?”冯梓珊的问话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刻滑过温凉耳际。

    温凉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金属门,门上倒映出她淡漠的脸,身边的冯梓珊满面悦笑。

    温凉又点下头。

    “我是骨科,我们也算是同事。”冯梓珊说,唇边小小的梨涡又深了几分,让她看上去特别亲切善良。

    温凉不说话,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

    “我们加个微信吧,以后联系起来方便些。”冯梓珊拿出手机,打开>

    “我没有微信。”温凉立刻说,声音淡淡。

    冯梓珊一愣,这年头就连卖葱的都有>

    她内心冷笑一声,脸上笑容不减,“哦,那手机号呢?”

    “我手机坏了,等过几天换了新的再给你。”

    说完,电梯抵达了一楼,温凉对冯梓珊道了声再见,便率先走出电梯。

    冯梓珊藏在心里的冷笑浮上脸庞,望着温凉从容的背影,双眸中的笑意褪尽,散发阴戾的光。

    周末晚上,温凉陪沈国连参加一个宴会,到了地方才知道是冯梓珊父亲冯永荣的生日宴。

    冯家与沈家是世交,家族中人也有姻亲关系,沈国连与冯永荣早有意让沈赫与冯梓珊也联姻,只是之前冯梓珊在德国留学,沈赫心思又全在“盛世”上,便一直拖着没提,现在时机成熟了,两人便再次说起这件事。

    一旁听着的冯梓珊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站在旁边的沈赫。

    沈赫一手插在裤兜,另一只手擒着红酒杯在轻晃,俊朗的脸庞浮现和煦的微笑,姿态却是漫不经心。

    冯梓珊不确定沈赫有没有在听他们说话,或许听到了,但不知他会是什么态度,于是笑道:“爸爸,沈叔叔,你们可别随意拉郎配,沈赫眼光高着呢,他可看不上我。”

    说着,再次看向沈赫。

    沈赫神色不变,轻呷红酒。

    “怎么会呢,你这么优秀,只怕是你看不上他。”沈国连笑起来,他是很满意冯梓珊的。

    “就是!你哪里配不上?我看你们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冯永荣有些不满女儿妄自菲薄,她可是他的骄傲。

    “是啊,你们两个从小就青梅竹马,所有人都说你们般配,以后结婚肯定也是恩恩爱爱的。”冯梓珊的母亲从旁附和,心里也是一百个愿意让沈赫成为自己女婿。

    冯梓珊转眸,目光越过她身后,脸上笑容变得更为愉悦。

    知道定是沈赫,温凉继续淡定的向前走。

    “刚才去哪了?沈叔叔在找你呢。”冯梓珊笑盈盈问与温凉前后脚走到她跟前的沈赫。

    沈赫执起桌上的一杯红酒,轻刮了下嘴唇,“去露台抽了根烟。”

    “是嘛。”冯梓珊笑道,看眼温凉,“还以为你们在一起呢。”

    沈赫啜口酒,但笑不语,温凉面容波澜不惊。

    “等下你没事吧?”冯梓珊又问。

    沈赫挑眉。

    冯梓珊往下说:“我朋友给了我2张音乐剧的票,我们一起去看。”说着,她打开手包,从里面拿出2张票子。

    沈赫一眼没瞧,举起酒杯,对着灯光轻轻摇晃,“不去了,我还有事。”

    冯梓珊手一顿,抬头,“什么事?很重要?”

    沈赫勾勾唇,没说话。

    默了2秒,冯梓珊善解人意的一笑,“好吧,下次。”把票子放回手包,“那你能送我回去吗?我车送去保养了。”

    “我不认识,以前没见过。”陈庆儿子蹙眉摇头。

    “长什么样?男的女的?”温凉语气不禁急切。

    “男的,长得很高,很帅,还很有钱的样子。”

    温凉沉吟2秒,转眸看向已是一具冰冷尸体的陈庆,“不知道。”没有确凿证据,她不会妄下断言。

    陈庆儿子泪眼豁然一闪,“我想起来了,那天你走后不久,有个人到过我

    冯梓珊手一顿,抬头,“什么事?很重要?”

    沈赫勾勾唇,没说话。

    默了2秒,冯梓珊善解人意的一笑,“好吧,下次。”把票子放回手包,“那你能送我回去吗?我车送去保养了。”

    “为什么要报警?”陈庆儿子不解。

    有些话温凉现在还不方便说,只能迂回的问:“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你们?”

    陈庆儿子想了想,摇头,“没有,只有开发商的一个人,那人之前也来过几次,和我们谈拆迁的事。”

    “除了那人,没有其他人了吗?”温凉心存狐疑。

    “你爸呢?”沈赫轻瞥她眼。

    “他和我妈还要去别的地方。”

    沈赫想了下,点头,又啜了口酒。

    温凉正打算寻个借口走开,兜里的手机正巧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她走去一边接,没听几句,脸色骤变,“我马上过来。”

    匆匆扫了眼会场,没有看见沈国连,来不及再找他,温凉给他发了条消息,也没有与冯梓珊打招呼,快步离开会场。

    “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冯梓珊不解的望着已走出会场的温凉。

    沈赫视线也对向门口,浅眯眼眸,轻舔下嘴角。

    温凉到太平间的时候,里面已是哭声震天。陈庆全身盖着块白布躺在冰库里,他的父母和儿子正抱他的尸体痛哭流涕。

    温凉走过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才刚查出一点头绪,当事人就自杀了。

    “什么时候的事?”

    听见温凉声音,陈庆儿子抬起头,年轻白净的脸庞挂满泪水,“今天下午。”他哭泣的道。

    “事发前,你们没有察觉到一点异样吗?”温凉觉得事情不可能这样巧,其中定有蹊跷。

    冯梓珊掩住欣喜,只浅浅一笑,“你们说了可不算,是吧,沈赫?”

    她顺势将球抛到沈赫那里,心提了起来。

    “我的婚姻我作主。”沈赫勾起抹意味深长的笑,看向沈国连身边,挽着他手臂的温凉。

    冯梓珊眼睑猛一跳,笑容刹凝在嘴角。

    沈国连也微微变了脸色,侧首看眼温凉。温凉面容毫无波澜,仿佛并没接受到沈赫的这个眼神。

    “你们看,我说吧。”冯梓珊重展笑颜,一派心无芥蒂的,捏着手包的手暗暗收紧。

    见沈国连和自己丈夫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了,冯梓珊母亲笑着打圆场,“沈赫还年轻,珊珊也才刚毕业,倒是不急,不如让他们先培养培养感情,等过1、2年再说。”随即把话题扯到别的上面。

    沈国连和冯永荣也不再盯着这话题不放,顺着冯梓珊母亲的话头聊开。

    “抱歉,失陪一下。”温凉对他们礼貌的说了句,去向洗手间。

    沈赫立即搁下酒杯,不跟他们任何一个打招呼,也朝洗手间的方向去……

    夕阳西斜,将大地铺满一层金色。温凉走出楼道,停下步子,回头看这栋有着近30年房龄的居民楼,视线向上,在5楼的某个打开的窗户定格。

    窗户玻璃裂了好几条缝,用透明胶带粘合固牢,窗台上晒着一床陈旧的被褥。

    想到被褥的主人此时正躺在床上,面色腊黄,肌肉萎缩得快只剩一把骨头,房间内充斥着令人作呕的秽物味,温凉深吸口气,却压不住内心的沉重与愤怒。

    她一定要调查到底,揭露真相。药物是救人的,不是害人。

    瞥见地上一道修长的身影慢慢向她靠近,温凉立即收起所有情绪,转过身,见到来人,她脸庞掠过明显的诧异。

    “你怎么在这里?”沈赫单手插兜,嘴笑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走到她跟前。

    刚停好车,他就认出前方楼前站着的人是温凉。他疑惑,这一带是正待重建的老城区,许多楼都被拆了,居民也大多迁往别处,只有少数几户因条件没谈拢还钉子户着。

    他来这里是因为这个重建项目是由“盛世”和他表哥的天悦集团共同合作的,刚才下飞机他表哥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视察工程进度。温凉到这里来做什么?

    温凉为竟在这里遇见沈赫觉得有些糟心,没回答,别开眼,提步欲往自己车去。

    沈赫挡住她去路,斜瞥了眼居民楼,“有朋友住这儿?”

    “让开。”除了让他消失,温凉不认为自己还有什么与他可说。

    沈赫不为所动,笑舔了下嘴角,“上次回去,老头没说你吧?”

    温凉抿唇,冷睇着他。沈赫挑眉,一副了然的样子,“把他睡服了。”

    “你踩到狗屎了。”温凉面无表情。

    沈赫微怔,低头,温凉快速越过他,上了自己的车。

    脚下是一片干净的地面。沈赫失笑了声,抬起头,温凉的车已开了出去。

    他转头看向居民楼,锐眸虚眯,思忖片刻,他打电话给秘书,“给你5分钟,把祥和街11栋3单元所有住户的资料发给我。”

    与以往跟自己交待工作的态度不同,这次老板严肃的过分,秘书神经高度紧张起来,不敢怠慢半分,在限定的时间内将沈赫要的资料发到了他邮箱。

    

----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