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修真仙侠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终极军事帝国 > 第一一零章 那一抹血花飞溅的韵余
    第一一零章那一抹血花飞溅的韵余

    这日,yan阳高照,万里无云,早上**点钟的太阳总是如此朝气蓬勃,迎着和煦的net风,一万多义军踏着有序的步伐,有节奏的向着台北艋舺行来

    李战一身戎装,骑着高头白马,jīng神十足。行走大军之前,远远的,他就见到无数小鬼子跪在地上,而跪着的鬼子身后站立着的,正是他先前派来对鬼子缴械,并排除一切鬼子可能出现的反骨行为的一千义军。

    伴随着清脆的马蹄声,李战被胯下的骏马渐渐带到了艋舺城下,眼前的鬼子已是越的清晰。

    多身着旧式日军制式土黄sè军装的鬼子们整齐的排成数排跪在城n之外,一个个脱了军帽,像斗败的公jī一般低着高傲的头颅,双手缚于身后,双眼麻木无神,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除了耻辱,还是耻辱。

    â€œå•ªâ€ï¼ŒæŽæˆ˜ä¸€æ‹é©¬èƒŒï¼Œé©¾ç€é©¬ï¼Œçªç„¶åŠ ï¼Œé£žå¿«çš„朝距离自己不过一里的鬼子跪着的前方急赶去,以致于身后跟随他一起骑马行进的军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李战给甩得老远。

    â€œåâ€ï¼Œä¸€äººï¼Œä¸€éª‘,李战飞来到下跪着的鬼子面前。此刻,李战的心中,有股说不出的畅快。现在,整个台湾所有的鬼子全部跪在他眼前,这是他从未想过的,即便昨日中田英寿前来投降,他也不曾认为此番情景可能出现眼前。可就在此刻,台湾仅剩的多被自己打得完全丧失了反抗意识的鬼子们却是一个一个或愤恨或­èŒ«æˆ–耻辱的跪在自己脚下。这种感觉,李战无法形容……

    åœä¸‹ï¼Œæ³¨è§†ç€çœ¼å‰å±ˆæœäºŽè‡ªå·±çš„鬼子,李战极为激动,却是不知该做些什么。身后,一万多义军有力的踏着地面,惊起一阵巨大的声响

    â€œå“ªä¸€ä¸ªæ˜¯å„¿yù源太郎?给我站出来!”骑着骏马,来回在跪着的鬼子面前踱步良久之后,李战忽然高声问道

    â€œæŽï¼ŒæŽå°†å†›ï¼Œæ‚¨ææ€•è¿˜ä¸çŸ¥é“,儿yù源太郎,他不在此处啊,我,我是后藤新平,台湾代理总督。”在翻译将李战的问话又复述了一遍之后,一个戴着黑边原框老式眼镜的中年男子颤巍的站了起来,极为诚恳的看着李战。

    â€œçº³å°¼ï¼Ÿå„¿yù源太郎不在此处!你算那颗葱?还他吗是台湾总督?我知道儿yù源太郎就在你们之中,现在!立即!马上叫他站起来回话!”儿yù源太郎不在?开什么玩笑,李战以为眼前这鬼子定是儿yù源太郎的替死鬼,儿yù源太郎那厮不肯现面,莫非是有什么隐情?

    â€œæŽå°†å†›ï¼Œå„¿yù君确实不在此处,半个多月前,他就已经回国了……”见李战不相信,后藤新平复又上前几步,恭敬的俯身对李战鞠了一躬,在义军的枪口之下,倒也显得从容。

    â€œå™¢ï¼Ÿé‚£ä½ çš„意思是儿yù源太郎怕了老子,早就逃回日本了,现在这里你是老大?”李战仰头玩味了笑了一下,bī视着后藤新平,语气极尽羞辱之感。

    â€œå¯ä»¥è¿™ä¹ˆè¯´ï¼Œæˆ‘原是台湾民政长官,儿yù君回到国内重新调回军部任职后,我便被任命为台湾代理总督了。”后藤新平依然极为恭顺的回答着李战。

    â€œå‘µï¼Œå‘µå‘µï¼å„¿yù源太郎,你这***,回国了?有意思,还真他吗是日本第一智将啊,连不久之后老子会打到台北都猜到了。怎么?怕了?留个替死鬼?这算什么事儿!”听完翻译官转述后藤新平的话,李战仰天长啸,原来,一手策划了甲午清日战争的儿yù源太郎早就从自己手上逃跑了。

    â€œé‚£ä¹ˆï¼ŒæŠ•é™ï¼Œæ˜¯ä½ çš„意思咯?”原本还面目狰狞仰天大吼的李战忽的面目一紧,表情瞬间回复,盯着后藤新平,抚了抚下巴,怪声怪气道

    â€œæ˜¯ï¼Œæ˜¯ã€‚战场之上,正面打不过,投降本就是正常之事,想来以李将军留学西洋多年的经历,必定对西洋各国战争投降受降之事极为了解,同时,以您大清国将军的身份,想来也不屑于杀战俘吧?”后藤新平仍然不太相信李战真会如昨日承诺般不杀自己一兵一卒,开口激道。

    â€œå˜¿å˜¿ï¼Œä½ å€’是有趣。是,我昨日是说过,只要台北所有日本人全部跪在城外迎接我,那我便不杀一人,可,只要被我在城内找到一个未跪在城外的日本人,那么……嘿嘿,嘿嘿……”李战抚着下巴,瞟了眼跪在自己身前的多鬼子,笑得极为邪恶。

    â€œèµ°ï¼Œå…ˆè¿›åŸŽçœ‹çœ‹ï¼Œå¤§å®¶æ‰¾æ‰¾ï¼Œèƒ½å¦åœ¨åŸŽå†…找到鬼子。”留下半数义军待在城外,兼具在此看守已经缴了械,且双手被缚毫无反抗之力的鬼子之后,李战双腿一紧,用力夹了一下胯下的白马,带着义军,打头进入台北艋舺城中。

    ä¼—多义军涌入城内,扬起阵阵灰尘,城外,仍旧跪着的鬼子们一动不动,无数沙粒扑面而来,沾满了军装,进入口鼻,鬼子们好生狼狈!

    å…¥å¾—艋舺,李战自然是在几十亲兵的跟随下直奔总督府而去,而手下的军官们则分别带着自己的部下对整个艋舺城进行全面搜索。虽然鬼子已然投降,可有无潜在威胁,李战却是不敢保证,拿下城池之后,维持秩序与排除危险,一直是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

    æžä¸ºè¿…的,进入艋舺的义军便对整个县城展开行动。大街上,大队大队的义军维持秩序,控制场面,各个集市、商铺、会馆、烟馆等到处都是义军出入的影子,一时之间,整个艋舺,充斥着义军。好在城内的百姓倒也配合,整个行动极为顺利,一番细致排查下来,义军没有现任何可疑之处。台北的百姓,虽不同于南台湾被拿下时百姓的那种激动,但台北百姓眼神中闪动着的亮光,义军将士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â€¦â€¦

    ä¸€ä¸ªå°æ—¶ä¹‹åŽï¼Œæ€»ç£åºœã€‚

    åŒå¤§çš„会议室内,李战独自坐在里面,摩挲着实木方桌,第一次放纵的倚靠在座椅背上,双脚jiao叉搭在桌上,点上一根在总督办公桌内找到的雪茄,吸了一口,那淡蓝的气体在口中转了一圈,又吐了出来。口中喊着雪茄,身体随意的摆放,此刻,李战的感觉是如此的惬意。自打穿越之后,李战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轻松,好似站在云端,享受netbsp;“笃笃笃”,伴随着敲©n之声响起,几名军官行了进来,李战则几名军官入©n之前便将那副慵懒的姿态收了起来,此刻,他正站在窗前,chou着雪茄,望着窗外,皱着眉,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â€œå°†å†›ï¼â€ä¼—军官入得会议室。

    â€œæ€Žä¹ˆæ ·ï¼Ÿâ€æŽæˆ˜ä¹Ÿä¸è½¬èº«ï¼Œä»ç„¶èƒŒå¯¹ç€ä¼—人,看着窗外。

    â€œé™ˆè£å·²ç»å¸¦äººæŽ¥ç®¡å°åŒ—各处了,我们对艋舺全面搜查过,没有现一个倭奴。”徐成回答。

    â€œå™¢ï¼Ÿè¿™åŽè—¤æ–°å¹³å€’是听话,当真是所有台北的鬼子全跪在©n口了,呵呵。”李战呵呵一笑,有些意外。

    â€œå°†å†›ï¼Œæ‚¨çœŸçš„不杀那些鬼子,他们可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畜生啊!难道就这……”李战抬手,身后的声音戛然而止,正激动说着的贾贵识趣的闭嘴。

    â€œæˆ‘何时说过要放过那些鬼子?我记得我只说过,若是所有鬼子全部跪在城外迎我进城就不杀他们。”李战转身,盯着贾贵。

    â€œå¯ï¼Œå¯åŸŽå†…没有现一个鬼子啊!”贾贵急道。

    â€œåŽ»å¤§ç‰¢é‡Œéšä¾¿æ‰¾ä¸€é‡åˆ‘犯,减去辫子,套上鬼子军服,你会做吗?”李战语气平淡之极。

    â€œä¼šï¼Œä¼šï¼å°†å†›æžœç„¶é«˜æ˜Žï¼â€è´¾è´µæ¬£å–œçš„点头。

    â€œå…µä¸åŽŒè¯ˆï¼Œé¬¼å­å‚»ä¸æ‹‰å‡ è‡ªå·±ç¼´æ¢°æŠ•é™äº†ï¼Œæˆ‘自然是要收下这份大礼的,不动一兵一卒全歼他们,总比大动干戈要好一些。况且外面跪着的小日本根本就算不得是人,承诺也就无从谈起,走吧,随我一起去灭了这群鬼子。”李战面sè平静,似在谈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ä¸Šåˆåç‚¹åŠï¼Œè‰‹èˆºè¥¿©n城外,多跪在此处近两个小时的鬼子被义军士兵驱赶着集中在了一起,几十挺马克沁摆放在距离他们不过一百米的前方,鬼子们已是知道了自己将要面临的结局。

    â€œæŽæˆ˜ï¼Œä½ ä¸ªçŽ‹å…«è›‹ï¼Œä¸å®ˆæ‰¿è¯ºï¼Œç«Ÿç„¶è™æ€ä¿˜è™ï¼Œä½ è¦é­å¤©è°´çš„!”正被驱赶的鬼子当中,后藤新平大声的对着李战嘶吼。

    åŽè—¤æ–°å¹³å–Šç€ä»€ä¹ˆï¼ŒæŽæˆ˜å¬ä¸æ‡‚,但不用想也知道他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此时,站在城头上,用看蝼蚁的眼神扫了一眼动作极其缓慢,明知自己即将面临死亡的鬼子,李战的心没有一丝波动。侵略者,就应该得到这样的下场!

    ä¹‰å†›é©±èµ¶è¢«ç»‘着前行的鬼子集中期间,几名试图反抗或是逃走的鬼子无一例外全都遭到无情的格杀,望着那些行尸走rou般行走到机枪枪口之下,满眼空dong的鬼子,李战大手一挥,霎时间,“咚咚”之声大作,几十米的距离,几十挺重机枪的扫shè,李战没有去计算整个过程用了两分钟还是三分钟,总而言之,当他眼一闭一睁之后,原本还站着的多鬼子已有近半变成了满身疮痍的尸体。而且,更多的鬼子还在持续的倒下。

    æ— æ•°é£žå‘鬼子的子弹,将一具具身体dong穿,动脉破裂溅起的血液飞出老远。屠杀!真正的屠杀不过如此!

    çƒˆæ—¥å½“空,可李战眼中所见,却是那一抹血花飞溅的韵余……
---- 章节列表 下一章 ----